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二百八十七章 緣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七章 緣由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重頭戲來了,聽雨緩緩的走了出來,用手微微的擋住了自己的臉。

另一個丫鬟是最先看到出來的聽雨的,頓時驚恐的望著走過來的女子。

她和聽雨朝夕相處,哪怕此時聽雨將整個臉擋住,她都能夠認出來眼前的人是誰。

心裡頓時只有一個想法:

「完了。」

不過到底是相處了這麼久,聽雨除了想要飛上枝頭之外,她們兩個的姐妹情倒是不假。

因此,著急的對著聽雨使眼色,可是聽雨此時滿心滿意都被書生吸引了,哪裡看得到昔日好姐妹的眼神。

紅著臉,眼帶春色,掀開帘子,緩緩的朝著書生走去。

書生原本還帶著期待的神色,可是看著走出來的人影,顯然不是自己所看到的那一抹清冷。

頓時臉色大變,可是多年來偽裝的好脾氣讓他沒有立刻發作,而是淡淡的說道:

「你怎麼在這裡?她人呢?」

另一名丫鬟頓時嚇得『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說道:

「少爺饒命,聽雨不是有意了。」

聽雨見好姐妹如此,儘管心裡不安,可是也還是希望少爺能夠看到一夜情緣的份上原諒她。

可是她到底高估了自己在少爺心目中的分量。實際上他們這些下人在主人心裡的分量並不重,伺候的人沒了可以繼續找。哪怕伺候的時間再久,也容不得下面的人背叛和欺騙。

聽雨如今也有些惶恐了起來,將手放下來,也跟著跪了下來,不過背挺得直直的。眼中帶著不甘和害怕。

這件事其實可大可小,只要少爺不追究的話,就是小事,可若是少爺不高興的話,那麼打殺了她都是小事。說不得還會連累原本就無辜的聽雪。好歹她們在一起那麼久,聽雨倒是不想自己的好朋友被連累。

「少爺,和聽雪沒關係。婢子仰慕少爺。都是婢子的錯。」

書生鐵青著臉,沒想到和自己滾了一晚的居然是一名低賤的丫鬟。而正主卻不知所蹤。

此時不僅是打了他的臉,更是不將他簡府放在眼裡。

要知道。自從仙人入住簡府之後,簡府便直接一躍成為整個鎮上最有名望的存在了。

如今居然被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當面打臉。

不過書生想來喜好美色,雖然聽雨姿色一般,但是身段卻不錯。配合著這一件衣衫,倒是多了一份妖嬈。書生神色稍微緩和了一點。心裡卻在回味昨晚的的味道。

發現除去聽雨的樣子,滋味倒是不錯。吃慣了山珍海味,偶爾吃一道野菜也別有一番風味。

因此只是淡淡的對著他們揮了揮手,說道:

「算了。下去吧。」

兩人頓時鬆了口氣,聽雪趕緊起身拉著還有些不情願的聽雨趕緊出去了。

一出去聽雨就拍了拍胸口,她還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可是轉向自己的小姐妹。結果對方確實一臉春色,似乎是認定了她從此以後就過上了錦衣玉食的日子了。

興奮的抓著聽雪的手。說道:

「聽雪,少爺沒有怪我,是不是說他已經接受我了。」

聽雨看著聽雪完全忘記了之前在鬼門關命懸一線的緊張,心裡微微有些失望。

兩人雖然是好姐妹,但是如今各自的命運已經不同了,關係著自己的性命,聽雨也知道孰輕孰重。

不過作為朋友,還是應該要有一句忠告的:

「少爺雖然沒有怪罪,但是還有夫人那一關,希望你能好運吧。」

說完,也不再和聽雨說些什麼,嘆了口氣,直接離開了。

東華羽凡看了一眼,有些無語,沒想到這書生居然就只是生氣了一下就完了。此人心思深沉,不過也幸好是凡人,若是修真者的話,估計就是一個到處禍害姑娘的貨色了。

聽雨因為聽雪如此心裡微微有些不舒服。

當兩人的地位已經不同的時候,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

等到聽風聽雪出去之後,書生的臉色頓時大變,狠狠的拍了拍身旁的木床,『嘩啦』一些,木床就碎了。

東華羽凡詫異,沒想到這人的身體素質還不錯,力氣居然如此大。心下有些狐疑了起來。

按理說書生已經過了二十歲了,哪怕是資質很好,其成就都不會太大了。畢竟修鍊的話,越早就越好。

再則,此地是凡人界,靈氣稀薄,有靈根的人也十分的少,幾乎沒有。因此便將這道懷疑壓下,見書生走了出去,這才離開了。

回到閣樓,黑影已經不見了。

黑袍老者頹然的坐在椅子上,攤著手,不知道在想什麼。

東華羽凡直接過去坐在椅子上面,說道:

「你準備去報仇了?」

黑袍老者嘆了口氣,深深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說道:

「我存在的意義便是為了報仇,若沒有了仇恨,只怕我已經消失了吧。」

東華羽凡點點頭,若有所思。

「簡府於我有恩,還請前輩能夠手下留情。」

黑袍老者見東華羽凡不說話,緩緩的站起身,然後說道。

東華羽凡輕笑了一下,說道:

「修真者不得對凡人出手,我自然清楚,不過……」

東華羽凡說道這裡,話音一轉,看著黑袍老者繼續說道:「我很想知道,為什麼他身上會有你身上的氣息。」

黑袍老者嘆了口氣,知道不可能瞞得過東華羽凡,這才說道。

原來她被正道人士追殺逃到了凡人界,靈魂不穩,正好有一個身受重傷的凡人出現。雖然修真者不能傷害凡人,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什麼未來了。也幸好出現的是一個身受重傷的,此類人正是虛弱的時候,她若是附在身上的話,倒是很容易隱藏自己的氣息。

原本她可以趁著這個時候將對方奪舍了,可是到底還是畏懼天道以及內心不安,因此放棄了。

後來這男子正好是簡府的老爺,因被仇家追殺,才會如此。

兩人相似的經歷,讓她決定在簡府蟄伏下來。畢竟她如今已經是靈魂了,不需要呆在靈氣充足的地方。

因此選了一個合適的時候顯露在人前,稍微施展了一點神跡,便取得了簡府人的信任已經如今的地位。

凡人世界相對單純,簡府和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好處,因此也是相安無事。她在這裡呆了將近二十年,而那名書生正好也算是她看著長大的。

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孩子沒有出生便成了怨靈,所以對於那個書生多了一絲好感。

又因為看著書生長大,等到書生六歲的時候,就給他側了靈根。只可惜只是一個五靈根都算不上的偽靈根,這樣的就算是修鍊,頂上天也不會到築基期,還不如不修鍊。在凡人世界富貴的過完一生也比在修真界當螻蟻好。

可書生從小知道她身上不凡的本事,對於這種本事自然很崇拜。她知道書生的成就不會太大,因此便施展了醍醐灌頂之術,但就算這樣,也僅僅是讓他修為達到鍊氣期一層而已,反正就算是修鍊也不會有什麼太高的成就,她如此倒也算給了他一份機緣了。

因此哪怕沒有辦法施展法術,身體素質倒是不低。

這也是為什麼他身上會帶有一絲怨氣還有陰氣了。

可又因為有靈根,多多少少也會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