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三百零二章 宮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 宮殿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朝著前面走去。

東華羽凡心裡帶著淡淡的疑惑,之前那個修的那麼仙境的花園周圍,周圍居然沒有人居祝

想著那棟黑色的高樓,東華羽凡眼中帶著沉思。

前面是一片樹林,每棵樹上都掛有一顆碩大的夜明珠。沒想到海水裡面的樹木居然也能夠長的這麼茂盛,看著前面隨著水下暗流搖擺的樹木,東華羽凡更加的看不懂了。

這周圍沒有什麼魚類,幾乎沒有任何能夠移動的生物了。當然,身後那片水草不算的。

要說活物的話,可能就只有在水底花園看到的那些漂亮的魚了。

仗著修為比之前高了點,東華羽凡直接從水下樹林裡面穿了過去,期間也沒有遇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分割線***

「放老子出去,你特么誰啊?」

「喂喂喂,聽到沒,聾了?」

……

李霸天不斷地拍打著將自己關在裡面的籠子,若是普通的鐵籠它早就打開了

可是這籠子怪得很,他越是用外力去毀壞,這籠子居然還會自動的縮校試了幾次之後,李霸天也只能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可是對面坐著的那人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似乎李霸天的大喊大叫一點都沒有影響道對方一樣。

不僅如此,李霸天試著將雷電之力放出來,結果也沒能穿過籠子,而是子禁錮在了籠子裡面。

奈何人家修為別他高,身上還有一股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拜一拜的衝動。

李霸天何事這麼憋屈過,一直以來都是肆意妄為的主,如今沒有了束縛。狂妄的性格是一點都沒有收斂。

海妖淡淡的瞥了一眼越來越小的籠子,對於海族裡面居然會出現這樣的一類而詫異,不過就算是在差異,這麼幾天也有些乏了。

不過海族好不容易出現一個好苗子,他倒是不想對他做些什麼。

畢竟這些年海族能夠開啟靈智的海妖已經很少了,更別說那些血脈比較純粹的海族了。

若是再這麼下去,海族遲早會凋零的。

他可不想海族在他手裡的時候就這麼衰敗了。儘管他也呆不了多久。按理說各人有各人的緣法。可他還是不忍心看著海族衰敗下去。怎麼說整個海族的數量都比人類要多,可不能讓人類看不起呢。

實際上,他對於李霸天的天賦神通還是很感興趣的。

海族裡面各種各樣的天賦神通都有。可唯獨沒有雷電之力的。

李霸天的到來,猶如為海族注入了一道新鮮血液一樣。雖然最開始將它弄過來的目的不純,但是它已經決定要好好的培養李霸天了。

「你不用白費勁了,她沒來。我就不能放你出去。」

見李霸天總算是消停了下來,海妖難得的開口說道。

李霸天瞪了瞪他。他不傻,這句話一聽就有貓膩。

可是他也沒貿然的開口說些什麼。

海妖所指的她到底是不是東華羽凡還不知道,可是若不是東華羽凡幹嘛要將他關起來。

還是說,這海妖有所圖。

他低頭沉思了起來。東華羽凡身上究竟有什麼可以讓人家想得到的。想了想,除了東華羽凡的空間之外,似乎也沒有什麼可以被別人看上的東西了。

李霸天其實並不是特別清楚東華羽凡身上究竟有什麼好東西。對他來說。空間就是東華羽凡最大的保命利器,這世上除了東華羽凡本人之外。就只有他和小青知道了。

因此,李霸天說道:

「他?誰啊?」

「呵呵。」

海妖知道李霸天想要套話,如今東華羽凡沒有過來,他也不想透露太多的事情。不僅是東華羽凡沒來的,風傾塵照樣沒有來。海妖沉思起了自己的事情,便不再搭理李霸天了。

李霸天見他低斂著頭,眼睛微微閉上,心裡嘆了口氣,知道對方不想再跟他說話了。

等養足了精神,再次吼了起來。不過海妖的耐心和定力那是相當的好,李霸天喊得嗓子都沙啞了,海妖都沒有皺一下眉頭,連眼角都沒有抬一下。

另一邊東華羽凡總算是再次看到了一座高大的宮殿。

周圍沒有任何的守衛什麼的,若不是這座高大的宮殿看上去並不破舊,東華羽凡都要以為這裡是不是什麼遺址了。

推開門,東華羽凡悄然的走了進去。

海妖驀地睜開眼,眼睛朝著某處看去,嘴角輕輕彎著一抹笑容。

「來了。」

說完這兩個字,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李霸天一直關注著海妖,自然聽到海妖口中喃喃的兩個字,頓時一驚,喊了一句:「誰來了,誰……」

結果再一看,椅子上面哪裡還有什麼人影,早就不見了。

連一點水流波浪都感覺不到。

自然,李霸天也知道此人的實力深不可測,雖然他也擔心自己的小命,但是李霸天察言觀色的能力那是一流。

一看對方的樣子就知道海妖沒想過要他性命。

不然借他一千個膽子都不敢在高階海妖面前說大話。

走入宮殿,說實話,東華羽凡還真有些失望。

外面的花園布置的那麼好看,宮殿裡面卻是光禿禿的,別說什麼海草了,就連一點綠意都沒有看到一丁點。

到處都雕刻著她看不懂的壁畫。

沿著長廊往裡面走去,越到裡面,東華羽凡就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彷彿似曾相識,又好像這個地方她冥冥之中來過一樣。仔細的看著長廊周圍的壁畫,東華羽凡腦子裡面轉的飛快,彷彿腦子裡面有一個齒輪一樣,開始不斷地旋轉。

莫名的,東華羽凡用手撫上了身旁的壁畫。

壁畫上面畫的東西她都看不太懂,很多都比較的簡單,幾筆勾畫完成的。可是她就是有一種很眼熟的感覺。

記憶中似乎並沒有看到過這種畫面才對,可是那股熟悉蠢蠢欲動,彷彿隨時都要宣洩出來一樣。東華羽凡強制性的將這股感覺壓下,狐疑的繼續往前面走。

這一路所看到的都沒有重複的,雖然東華羽凡看不懂,但是也能夠看出來壁畫裡面似乎有一個女子。

哪怕描的兩三筆,頭髮只有一劃,但是她還是看出來這是一個女子。但是由於畫的比較的抽象,東華羽凡壓根就沒看懂。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