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三百零六章 一個戰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六章 一個戰壕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一次東華羽凡沒有急吼吼的再去尋找李霸天。`

腦子裡面不斷循環著九麟離開時說的那句話,總覺得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

緩緩的坐在九麟之前坐過的椅子上面,東華羽凡吐出口氣。突然,身體變得緊繃了起來。

一道熟悉的氣息出現在了她的身後,儘管東華羽凡沒有回頭,也沒有用神識探查,也第一時間就知道身後是何人了。

她一直都在逃避,不想要面對他,沒想到她到了極東之外的大海還是遇到了他。

突然,東華羽凡想起了一句戶:世界再大,距離再遠,該相遇的倆個人還是會遇見。

她沒有回頭,風傾塵也沒有貿然的上前。

他恢復了所有的記憶,自然也記得和東華羽凡相處的種種。

無論是從前的她還是現在的她,其實性格都沒有太大的變化,所以他才會一次一次的被她吸引。

可是,就是因為恢復了從前的記憶,而東華羽凡此時並不記得那些,所以心裡既高興又害怕。高興的是他可以和東華羽凡多相處一段時間。害怕的是,他不知道東華羽凡何時會記得他對她做過的那些事情。

一是忐忑,不敢上前。

他下凡歷劫,自然知道歷劫之人是誰,所以自願封印記憶,希望能夠在再次重逢中領悟突破桎梏的可能。.`

聖人云:太上忘情,最下不及於情。

忘情絕不是無情,而是有情的,可是有情卻不為情牽、不為情困,要把情處理得豁達洒脫。他做不到對東華羽凡的感情豁達洒脫,因此走了一條錯誤的道路,選擇了無情。

雖然他的修為確實增長很快,因為修為高深,他無往而不利;但是從選擇無情那一天開始,心魔已生。執念已成繭。若不破繭重生,根本無法抵抗來勢洶洶的天劫。

思及此,他便無臉出現在的東華羽凡的面前。

因無法領悟太上忘情至高之境,選擇無情。卻終被無情驅使。世間萬物,有得有失,因果循環,陰陽循環。

心魔雖然被滅於天威之下,但因已鑄成。結的果哪怕再苦,他也必須要吞下。

東華羽凡感覺背後有一道目光緊緊不放,而對方卻沒有想要上前的想法,嘆了口氣,正準備回頭。

突然覺得識海驀地刺痛,一副熟悉的畫面在腦中一閃而過。

天地黯然失色,只餘下一女子身染鮮血,胸口處一柄劍刃如秋霜,寒光閃閃。那凄美的臉上滿是驚詫,絲飛舞。黛眉深鎖,唇邊大片的殷紅。饒是如此,也不難看出其風華絕代的姿色。

東華羽凡跌坐在原地,捂住有些沉悶的胸口。`

這個女子她很熟悉,在魔界之時,也正是因為她看見風傾塵與她相擁才負氣離開。

那時未曾多想,如今想來,突然覺得有些恐怖。

雖然只有一閃而過的印象,但是就好像原本就屬於她的記憶,深深的印在了識海當中。甚至東華羽凡還能感同身受的知道此事她心裡的苦澀,不甘以及幽怨。

這股感覺,死死的抓著她的胸口,讓她都快要喘不過氣了。

東華羽凡連忙默念幾遍清靜經。那股沉悶的感覺才漸漸消失不見,這才感覺心裡舒服了一點。

「你既然來了,為什麼不敢見我。」東華羽凡微微側頭,眼睛並沒有朝身後看去。

突然,耳邊傳來一道輕輕的嘆息。那氣息越來越近。

心裡驀地跳動的很快,東華羽凡壓下心裡的異樣。依舊不為所動,垂下頭,不知道想些什麼。。

直到看到一雙腳出現在眼帘,這才微微抬了抬頭,並沒有看見風傾塵的臉,只停在了胸口之處,便頓住了。

睫毛輕輕顫了顫,東華羽凡承認,她有些膽怯了。

從魔界離開后,東華羽凡無數次的想過她和風傾塵重逢時候的場景。但是從沒有想到會是如今這般境地,她居然會膽怯見到他的臉,他的眼睛。

東華羽凡相信時間果然是治癒世間萬物的良藥,心裡雖有膽怯,卻沒有那股衝動的異動了。

誰人都不是年紀輕輕,只顧眼前不顧以後,風傾塵身份是謎,她對他知之甚少,而他亦是什麼都沒有告訴過她。那一腔心動和愛戀早就沒有最初那麼濃烈了。

但是到底算得上在這裡之後初次萌動的愛戀,說真的完全放下也是不可能的,不然也不會臉抬頭對視都不敢。

「你最近可還好。」風傾塵低著頭,只能看到東華羽凡微翹的睫毛,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東華羽凡輕笑了一下,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心裡泛著一絲苦澀。

什麼叫好,什麼叫不好呢?

難道她說自己很好就真的算很好了?說不好,他又能做什麼呢?

好不好只有自己才能夠體會,不過既然風傾塵都問了,東華羽凡自然說道:「很好。」

隨後,再次回歸安寂。

***分割線***

李霸天將頭伸出去,看著兩個相對無言的傢伙,心裡暗暗著急,對著旁邊那個悠閑的九麟問道:

「你不是帶我去看什麼好東西嗎?就這個?」

「這難道不好玩?」九麟挑了挑眉,淡淡的瞥了一眼那邊說道。

李霸天轉過頭癟了癟嘴,居然局勢不利他,他也不好反駁什麼,免得到時候有說不出來話。

可是他沒有想到風傾塵居然在這裡,李霸天雖然性子驕傲,但是也知道審時度勢,風傾塵的修為比他高太多,他不可能與對方匹敵。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李霸天就是不太喜歡風傾塵,以前是迫於對方修為高,況且東華羽凡的對他似有在意。

如今東華羽凡的表情明顯沒有了那種悸動,李霸天自詡自己好歹也算是閱花無數了,或許東華羽凡一時之間無法釋懷,但是修真無歲月,哪裡會有人真的花個幾百上千年一直記著某些人的。

就算記著,也會慢慢的變淡,最終埋在心底最深處亦或者忘記。

「他們都這麼保持了大半天了,好歹也說句話呀。」李霸天看了半天,忍不住嘟噥的說了一句,見九麟一臉沉思的模樣,翻了個白眼,繼續道:「他們這樣不累,我都覺得累,要不然我去攪合一下。」

李霸天說完,見九麟沒有表示,也不再管他,直接踏步就往東華羽凡的方向走去。

「回來,人家的事情,你瞎摻和什麼呀?」九麟沒好氣的將東華羽凡給提溜到旁邊。

李霸天再次翻了個白眼,到沒有說什麼,只是心裡捧腹。

人家?他和東華羽凡的關係恐怕比那麼風傾塵還要親密吧,好歹他們也是一個戰壕的人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