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三百六十章 震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震懾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

東華羽凡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狀況。

劍天意和劍天臨兩人沒有率先出手,他們的實力倒是還在,可是這麼多人都盼著他們出手,這讓他們非常的不舒服。

東華羽凡嘆了口氣,取出靈劍來。

反正她也不是專門的劍修,再則,靈器對別人來說很奢侈,對她來說倒是還好。

所以倒是不介意。

不過這寒鐵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弄斷的。

東華羽凡用盡全力劃去,也不過一道小小的划痕,若想要將這個弄斷,憑他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

因此東華羽凡對著劍天意和劍天臨兩個人使了使眼色,兩人雖然很不爽另外幾個不出手的人,卻還是取出了自己的劍。他們有實力在,倒是好辦多了。

可饒是如此,此地對修為有壓制,兩人就算是修為還在,能夠使出的也不過之前的四分之一。不過這樣也比他們好多了。

樊若美見此,也不好意思站在一旁了,取出自己的武器,雖然不是靈器,但是也屬於極品寶器的行列了。用來砍寒鐵還真的是暴殄天物了。

厚癮冷眼旁觀幾人的反應,將所有人的反應一一記在心面。

眾人的反應其實只管的將幾個人的性格特點的都暴露了出來,而他正好可以因為這些人的性格特點來抓住他們的弱點。他向來不愛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任何的情況他都寧願掌握在自己的手裡。

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

有了眾人的努力,速度倒是快了許多。

饒是如此,大家也是花了將近一天的時間才將這個寒鐵弄斷。

這可是好東西呢。

這些人後面這麼賣力的原因,其實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想要分一杯羹。

這玩意拿回去可以加強煉製在自己的武器上面。也可以提升武器的品階和威力。同時,這個也能夠煉製武器,寒鐵可是煉製攻擊武器的好材料,特別是密度越高就越是難尋。

如今這麼一大堆,對於修真者來說,無疑巨寶了。

一個拳頭那麼大小的寒鐵,就能夠配合著其他的材質煉製出一把品階不錯的武器。若是煉器師品級很高的話。尋到的材質更加珍稀的話。武器的品階說不定能夠達到靈器甚至極品靈器。

修士之間戰鬥除了看修為和經驗之外,很大程度還是需要依靠武器的。

一把好的武器能夠輕鬆的將戰鬥的局勢扭轉。

寒鐵一斷,厚癮就閉上了眼睛。似乎感覺不到幾人眼神的炙熱。

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正在回到身體裡面,可惜時間太過久遠,他的實力早就退落到了幾乎喪失殆盡的邊緣了。

可只要他活著,一切都不是問題。

雖然這裡的靈力被壓制。可是他卻絲毫沒有收到影響,肩胛骨兩端早已經和肉長在一起的寒鐵還是鬆動了起來。殷紅的獻血瞬間染紅了他身上唯一的長袍。可是他卻沒有任何的表情。臉上冰冷的彷彿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更加感覺不到疼痛一樣。

樊若美瞪大了眼睛,之前的炙熱一掃而空。

突然有些害怕的往後面退了兩步。

這人對自己可真下得了狠手。

帶著血肉的寒鐵緩慢的從他的身體裡面抽身而出,厚癮神色淡然,當寒鐵完全抽出身體的時候。他彷彿如釋重負一般。

隨手將寒鐵扔在一旁,隨意的掃了一眼眾人。

眾人只覺得渾身一滯,就連呼吸都停止了。

好恐怖的眼神。緊緊是一個眼神就能夠讓他們後背發麻。就不知道對方的真實實力究竟是怎麼樣的了。

東華羽凡估計他應該還不到全盛的時期,只不過是氣勢上比較嚇人罷了。估計真是的實力可能並沒有那麼恐怖。不過就算是如此東華羽凡也不敢招惹對方。

很有可能對方心裡有幾萬種弄死他們的辦法。

明明沒有看到對方施展什麼法術。可是幾人分明高的看到,對方肩膀兩邊的血窟窿突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慢慢的恢復。

不過片刻,血不再流,兩邊的傷口恢復了原樣。除了臉色稍微蒼白一點,對方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而後,就看到厚癮站起身,隨意的整理了一下衣衫。

東華羽凡吞了吞口水,當他坐著的時候,看著並不算高,可是一站起來,目測至少有一米九幾的樣子。

混搭著這麼瘦弱的身材,東華羽凡真的擔心一陣風過來會不會將他吹走。

厚癮漠然的看了一眼他們,突然踏起步伐就準備過來,他沒有開口說些什麼,腳直接踩到了水潭上面。東華羽凡還以為對方是準備游過來。

可是奇異的是,他竟然是踩著水面過來的。

沒有沉下去,水面沒有任何的波紋,彷彿這上面有一層無形的屏障在支撐著他一樣。

看著這一幕,幾人均是目瞪口呆,要知道這裡可無法使用靈力啊,居然能夠做到這樣的狀況,這還是人嗎?

可是東華羽凡卻不這麼想,他覺得此人很有可能已經是強弩之末,如今這麼做也不過是為了震懾住他們罷了。

畢竟他活了這麼久,對於這些人來說,可以算得上是移動的活寶藏了。若是不用斷手段震懾一下,被這些他認為的螻蟻挾持的話,只怕他寧願自己沒有被救出來。

果然,他的這一手確實是將幾人震懾到了。

原本還有些小心思的有些人,頓時歇了這份心思。

厚癮走過去,他們自覺的讓出了一條道。

東華羽凡就站在他側面,正好看到對方眉眼間一閃而過的皺眉。

她不知道對方是故意還是無意的,她並沒有想要將對方怎麼樣。也不覺得挾持她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就算是有什麼好處的話,也是離開之後的事情了。況且,她也根本沒這麼想過。

若沒有對方帶路,他們也沒有辦法出去。

厚癮的餘光一直在注意著東華羽凡,確定對方看到自己皺眉頭沒有突然上前為難,心裡沒來由的鬆了口氣。

他確實在硬撐,這些人他不信任。可是唯獨一個人除外,他閱人無數,無論別人偽裝的有多好,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對方是什麼心思。

可是,東華羽凡的神色清明,就算對方真的看到了他的勉強,也一定不會說出去。

果然,他稍加試探,東華羽凡發現了,可是竟然連神色都沒有過改變,更是假裝沒有看到一樣。

這讓他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又為自己此時的實力有些無奈。

但凡他的實力有一層在的話,也不至於如此狼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