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第三百七十九章 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九章 秘密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小說

可是偏偏此人身上的陰穢之氣飛鏟更多濃郁。`樂`文`小說`l`

彷彿整個人很長一段時間都身處於陰穢之地一樣。

如今沒有將對方消滅,他們和郡王之間的交易就沒有達成。東華羽凡前幾天沒有王弟消息的時候或許還能夠沉得住氣,可是如今既然對方已經出想過一次了,心裡也是想著能夠快點結局了。

所以這段時間都是故意將修為壓在結丹期的樣子,希望這樣能夠將那位王弟引過來。

也不知道東華羽凡是人品大爆發了還是怎麼樣。

居然還真的讓她遇到了,並且時間並沒有過許久。

很有可能被劍天臨猜中了,此人很有可能是憋不住了。

整個王宮裡面的大多數供奉幾乎都已經怕他了,他能夠找到的也只能是這裡了。

所以這一次他選擇了看上去最弱的東華羽凡。

也不知道是該讚歎他運氣好呢,還是該表達出自己的同情。

在對方破門而入的一瞬間,東華羽凡就將靈氣罩升起,他雖然不懼對方身上的陰穢之氣,但是不代表她就像體驗一下。

同時為了防止對方逃走,東華羽凡直接激活了陣盤。

王弟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發現自己進入了天羅地網當中。當下還有誰很么不明白,頓時憤怒的怒吼了起來。

可是雖然憤怒還在,可是卻並沒有說一些很失去理智的話,只是不甘地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一個都那麼心甘情願的幫助那個廢物,明明我什麼都比他強。」

東華羽凡安靜的坐在椅子上面,並沒有說話。

身處於陣法當中的王弟看不到東華羽凡。所以臉上的悲憤和不甘倒是真真切切的擺在東華羽凡的面前。

實際上,東華羽凡也能夠理解。身處於這樣一個環境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若是這件事情發生在繁天大陸的話,估計此時抓毛的就是那位郡王了。而此人則會因為極好的資質進入大門派,成為某位尊者的弟子。

只能說時勢造人。

「明明我修鍊的速度那麼快,可是他們只會看到那個廢物。明明單靈根才是天才,為什麼這個世界的人會將五靈根當寶」

王弟的精神似乎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說著說著聲音就降低了不好。可是饒是如此東華羽凡還是清楚的聽到了。什麼叫做這個世界的人將五靈根當寶,難不成他不是這個世界的

東華羽凡心裡狐疑,遂問道:

「沒錯。單靈根才是天才,你是怎麼知道的。」

東華羽凡說話的同事,一邊帶著一絲木系靈力探入了陣法當中,感謝木靈力的作用。居然輕易的讓對方毫無防備。

王弟的精神比較的低迷,垂著頭。神色有些茫然,喃喃的說道:

「為什麼到哪裡我都會被人看不起,我哪裡差了我原以為上天讓我穿越到這裡是給我的補償,可是為什麼明明我資質這麼好。卻不被人重視,這該死的世界,該死」

王弟說著說著。眼中微微泛紅,原本被東華羽凡木靈力安撫的心情。頓時變得暴躁了起來。

一瞬間,東華羽凡便感覺到對方身體裡面的陰穢之氣彷彿突然一下被激活了一樣,變得異常的活躍。

圍繞在王弟的周圍,躍躍欲試。

猛地,陰穢之氣朝著周圍的地方蔓延。陣法雖然能夠困住對方,卻沒有辦法困住這些陰穢氣息。東華羽凡伸出手,一道透明的靈氣罩頓時出現,將他整個人籠罩在裡面。

心裡卻是五味雜談。

這不是一本書中的世界嗎為什麼還有人穿越進來。

按理說也不科學呀,她穿越進來是因為這個身體的主人的名字和她差不多,可是這個人難不成也是如此,還是說這個人並沒有看過原著。

東華羽凡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涅槃大陸會比較重視五靈根,東華羽凡思來想去也覺得很有可能是因為功法的緣故,可是她如今沒有看過涅槃大陸的人修鍊的功法,因此也沒有辦法知道真實究竟是什麼。

「你從哪裡習來的禁術」東華羽凡見對方眼中的血紅消散了幾分,這才開口問道。

可是哪裡知道,對方突然起了警惕之心。

或許知道自己說多了失言了,索性也不再多說什麼,居然和東華羽凡玩起了沉默了。

「你不怕我殺了你」東華羽凡比較好奇,實際上,並不是來自同一個地方都能夠成為朋友的。她能夠和李霸天成為朋友也只是特殊罷了。

畢竟不是同一個物種。

可是眼前這個男子,東華羽凡也僅僅是在心面過了一遍,便沒想過放過他。

雖然她不清楚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少的穿越者,這些人是否都是和他一樣來自同一個地方。但是她可不會因為對方很有可能是老鄉就放過他。同是穿越者,很容易就發現對方的身份。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王弟臉色突然變得冷漠了起來,語氣也是淡淡的,彷彿剛剛那個咆哮的人不是他一樣。

東華羽凡歪著頭,有些不明白。

難道每一個穿越的人都會以為自己是主角嗎

要知道這本書裡面,東華羽仙才是主角啊,她才是天道的寵兒埃

無論是東華羽凡還是李霸天,儘管都是穿越的,但是他們無一不是想著擺脫天道的挾持。擺脫配角這個稱呼,雖然如今沒有和女主有什麼衝突,但是東華羽凡有一種預感,她和東華羽仙遲早都會有正面衝突。

「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東華羽凡也不想跟對方嗦,若說是以前,對於這麼一個活生生的性命,她或許會猶豫一下,可是如今心裡卻是半點漣漪都沒有。

說完,東華羽凡手中直接彈出一道冰錐,以她如今的修為,一道冰錐雖然不至於要留地方的性命,但是也足夠讓對方去掉半條命了。

可就在冰錐靠近對方面前的時候,王弟猛然開口喊道:

「等等。我用一個秘密來換取我的性命。」

東華羽凡一個念頭,冰錐就化作了雪花消散飄散在王弟的四周,卻並沒有消失或者掉落在地上。

王弟猛地吞了吞口水,對方這一首玩的實在是嫻熟,也確實震懾到他了。

這些雪花別看漂亮,可是每一片雪花所散發出來的寒氣都讓他渾身不舒服。

面對生死之間的時候,他還是不想死。畢竟好死不如賴活著。若是死了,還能不能回到原來的都不一定。

況且,體驗了這種唯心主義的實力,他是真心不想再回到唯物主義的世界去了。

「能不能換,也要看你的秘密有沒有作用。」東華羽凡清冷的說完,王弟卻稍稍鬆了口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