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殺手奶爸>第一百四十九章 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 餌!

小說:殺手奶爸| 作者:傾城白鶴| 類別:同人競技

對於蘇星海來說,陳鋒這顆炸彈還好辦,關鍵是小傢伙這顆炸彈,扔不得,卻又不能坐視不理,才是最麻煩的存在。,趙家、左家、張家雖說明面上顧忌他的存在,暫時無所動作,但,誰又能保證他們不在暗地裡搞動作了!?

雖然近些年來蘇家的實力確實強大不少,不管是在商界還是京城,都有著極高的威望,但是蘇星海自己心裡清楚,那些擁有百年傳承底蘊的古老家族,不是他蘇家這種才站穩腳跟幾十年的家族能夠比擬的。說句不好聽的話,在這種傳承了幾百年的古老家族面前,蘇家就是個還未斷奶的嬰兒。以蘇家目前的實力,想和這樣的龐然大物抗衡簡直就是異想天開,更何況是同時面對幾大家族了!?

所以,目前的當務之急,就是讓小傢伙這個不穩定因素,變成穩定因素。而能解決這個問題人只有一個,那就是陳鋒。蘇溪雨在滬海之所以能夠安然無恙,全都是因為他的存在,這一點蘇星海心裡比誰都清楚。這也是為什麼明知陳鋒這個男朋友是假的情況下,還沒有當面拆穿的原因所在。

因為只有陳鋒,才能讓幾大家族忌憚,甚至連龍焱都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由此可見陳鋒的強大絕非一般。

「看來這個女婿我還非認不可了。」

其實從內心身處,蘇星海是不願自己閨女和陳鋒這樣的人走得太近,因為那太過危險,他不想自己的女兒陷入這場危機之中。雖然這樣的結果是他萬萬不想見到的,可既然現在已深陷其中,那也就別無他選,只能想辦法留住陳鋒。而留住陳鋒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蘇溪雨嫁給他,除此之外,他想不出任何一個可靠的辦法。

過了良久蘇星海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微微一嘆,隨後又深深吸了口氣,目視前方,喃喃自語道:「這個事兒不能拖,得越快越好好埃」

說完蘇星海想都沒想,便掏出手機,撥了出去。

「喂,慕青,有個事兒我想和你商量商量,就是小雨和陳鋒他們倆的事,我覺得還是儘快定下來的好。哎呀,這事一句兩句電話里也說不清,這樣吧,我現在就回去,咱們當面。」

與此同時,張家大院。

「家主,真的有必要這麼做嗎!?可是我想不明白,既然我們的目標是那孩子,為何不趁機摸進蘇家別墅,將那孩子帶走了!?」張晉福微微一欠身,恭敬說道。

「呵呵,晉福你也有想不明白的事!既然你不明白,那我就告訴你吧。」張博雲微微一笑,轉身看了眼張晉福,緩緩說道:「這麼做當然是有必要的,之所以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挑起左家與他的矛盾,讓他們相互自相殘殺,我們好坐收漁翁之利。至於,為什麼不趁機摸進蘇家別墅,將那孩子帶走。」

說完張博雲頓了頓,遂又回過頭來,瞥了眼張晉福,幽幽嘆道:「就算我們摸進蘇家別墅,帶走了那孩子,難道你天真的認為我們能做到萬無一失,百分百的保證不透露半絲消息!?到那時,你覺得我們張家,能擋住陳鋒那幾近瘋狂的報復!?即便能夠擋住那瘋狂的報復,也必定是兩敗俱傷的結果,這不是我所願意看到的。」說完張博雲站起身來,向前走了幾步。

其實張博雲做這麼多,其目的就是為了壯大張家,若是能夠成功,不說能躋身四大帝字型大小家族,最起碼也能與之相抗衡。若是最後因為一時疏忽大意,讓張家陷入萬劫不復,甚至就此覆滅,那可不就得不償失了,這種賠錢的買賣他張博雲是不會做的,也不可能做!

聽了張博雲的話,張晉福眉頭微皺,想了想這才開口說道:「能擊退血鑽榜排名第三的骷髏,和排名第四的狂徒,足以說明其實力深不可測,這樣的人確實不能輕易得罪。」

「所以,這個陳鋒只要一天不死,我們就一天得不到那孩子。既然如此,何不讓陳鋒和左家拼個你死我活,然後我們在乘其不備,從背後給他們在補上一刀,豈不是一箭雙鵰,一石二鳥之計1說完張博雲微微一笑,扭頭看向張晉福,道:「現在你明白我為何要這麼做了吧1

「明白,明白了。高,高呀,家主這招實在是高呀。」張晉福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沖著張博雲豎起了大拇指,哈哈大笑道:「既能得到那孩子,又能除掉左家和陳鋒,可謂是一勞永逸。家主,這可是一箭三雕,一石三鳥之計啊1

只是過了片刻,張晉福的眉頭又再次皺了起來,雖說這一石三鳥之計可行。但,陳鋒豈會輕易上當,以他的能力又怎會看不出,這其中的端倪,誰又能保證陳鋒會乖乖上鉤了!?

想到這裡張晉福不禁臉色微沉,看向張博雲沉聲道:「可是家主,這陳鋒會輕易上當嗎!?」

「呵呵,這個你放心吧1

張博雲回過身來,向前走了幾步,來到石桌前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隨即嘴角一咧,神秘一笑,道:「放心吧,陳鋒他會乖乖上鉤的。」

雖然不知道張博云為何會如此確定,但是在得到他的肯定后,張晉福的心卻是鬆了下來。

「對了,晉福,事情都安排好了吧,這件事不容疏忽大意,可千萬不能出紕漏呀1張博雲看向他,雙眼微微眯起,一臉的嚴肅之意。

「家主還請放心,這些我都以安排好了,絕對不會出先紕漏。」張晉福一欠身,看了看張博雲面露猶豫之色,遲疑片刻,還是張口問道:「家主,既然只是放出個餌,為何要派出三名『狂暴者』,這代價會不會太。」

「嗯。」

張博雲一擺手,眼露寒光,沉聲道:「哼,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