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靈異實錄>第1538章 點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38章 點菜

小說:我的靈異實錄| 作者:羅橋森| 類別:

「差不多就行了,啊,大兄弟。」老闆一面說著,一面眼帶笑意的對我說著。

我想,老闆肯定是誤會了,誤以為我在這裡盯著這個屍體的其他見不得人的地方看,但實際上,他似乎是沒有發覺到,剛才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不成,這個女屍是假的?

因為,在我剛才進來之前,我明明是聽到了老闆的聲音,他在和一個人說著什麼話,雖然說我聽不清楚老闆跟人家說著什麼。

那這麼說來的話,這個老闆剛才就一直和這個女屍體說話?

算了,我不能想太多,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晚上我可不想再做什麼夢了。

於是,我連忙洗了洗毛巾之後就和老闆說:「那我就先出去了。」

「行,趕緊去吧大兄弟,我還要幹活呢。」老闆一邊說著,一邊把我支了出去,自己要把門再關上。

我拿著那個涮洗過了的抹布,出來想再擦一擦桌子,可是當我出來之後,我看見大廳裡面,已經是有幾個人在那裡安安靜靜整整齊齊的坐好了。

我數了數,一共是四個人,兩個男人,兩個女人,就坐在這一張桌子旁邊,這些人的裝扮,與現代人也不一樣,穿著的就像是一百年前的人穿著的那種衣服,雖然說不是那種清朝的官服,但是,卻也是那種長袍,灰色的,黛青色的。

我看著這些打扮奇怪的人,知道他們肯定也是來路不明的,所以,我提前在心裡給自己打了打氣,沒事的,什麼樣的人你還沒見過,加油。

這樣想著,我就勇敢的走了過去。

不過,這些人倒也真的是,進來了都不知道說一聲,這得虧是我現在出來了,要不然的話,還指不定他們在這做出來什麼事情呢。

「幾位,您吃點什麼?」我熱情的上前招呼道。

「哦?這裡來新人了?」其中一個中年男子,穿的是黛青色的長袍,看著我,和其他幾個人說道。

「嗯,是啊,我是新過來的,看來幾位是本店的老顧客嘛,哈哈哈。」我也絲毫不露膽怯的,跟他們熱情的客套著。

「老顧客,不是一般的老,都吃不到這裡的新鮮東西了。」另外一個穿著藍色長袍的中年男人插嘴說。

「哈哈哈,新鮮東西,小店這裡天天都有新鮮的花樣,您看幾位,是要吃什麼新鮮東西?」我客套著說道。

「你這裡都有什麼新鮮東西啊?」那個穿著黛青色的長袍的男人,一邊把眼睛半眯著,一邊問到我。

我心裡想:糟了,我還忘了背這裡的菜譜呢,這樣可讓我怎麼報菜名?

這下可怎麼辦?

我靈機一動,想到,起碼不能冷場,更不能讓人家看出來,自己有多麼的慫,於是,我緊接著笑臉相迎,說道:「這個還是看幾位客官的口味,這裡包子饅頭都有,炒菜做湯也有,看您們幾位想吃什麼?」

「炒菜,都有什麼炒菜啊?」另外一個中年女人說道。

我急得直冒冷汗,我手頭上現在也沒拿菜譜,又不知道老闆這個酒店裡面,究竟有沒有菜譜,這下可怎麼辦?

我片刻,沒有說出來一句話。

「哎呀,算了算了,你也就別在難為新人了,讓我看,咱們就簡簡單單的吃點就行了,怎麼樣?」一直坐在角落,沒有說話的那個中年女人說道。

「行,那就聽你的,簡簡單單的吃點。」穿著黛青色的長袍的中年男人說。

「那咱們,就要一份這裡的特色?」中年女人說道。

「好,要你們這裡的一份特色。」穿著黛青色的長袍的那個男人對我說道。

「特色?」我嘀咕了一句,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這個酒店的特色是什麼。

但是,我的小聲嘀咕似乎是讓他們幾個人聽見了,於是,那個穿著藍色長袍的男人說道:「就是那個叫,『神農不見首』。」

「好,『神農不見首』一份,我一邊念叨著,找了一支筆,拿起來桌子上的一個本子,記了起來。」

「那咱們吃什麼飯?」坐在角落裡面的那個中年女人說道。

我想,這幾個人真奇怪,四個人就吃一道菜,或許是這幾個人,生活不是很富裕吧。

「嗯,咱是吃紅饅頭呢,還是吃肉包子?」那個穿著黛青色長袍的中年男人問道其他三個人的意見。

「紅饅頭吧,怎麼樣?」另外一個穿著藍色長袍的人說著。

「好,就紅饅頭吧,包子都吃膩了。」其他兩個女人說道,表示同意。

「紅饅頭?」我心裡又開始犯嘀咕了,這饅頭就饅頭了,怎麼還得要紅饅頭,再說了,饅頭不都是白的嗎?

似乎是我的小聲嘀咕,又引起了他們幾個人的注意。

兩個中年女人,只是看著我笑,不正常的那種笑,但是沒有說什麼。

「四個紅饅頭,夥計。」穿著黛青色長袍的男人跟我說道,看來,今天應該就是他做東了,我想。

「好,那還需要什麼嗎?」我殷勤的問道。

「不要了,暫時就這些,抓緊點時間。」那個穿著黛青色的長袍的男人說道。

「好。」我一邊應和著,一邊就轉身,準備給老闆報菜單去。

「哎呀,這個看起來不錯,咱們今天能換換口味了。」

正在我轉身離去,剛走了沒幾步的時候,我彷彿是聽見了後面的人,議論了這麼句話。

我感覺到非常的不對勁,聽完這句話之後,彷彿是我的整個神經都緊繃了起來,但是,我想起來老闆之前早就跟我打過招呼,他跟我說過一句話,無論遇到什麼情況,都不要心慌,先過來找他,有什麼不懂得隨時問。

想到這裡,我擦了擦臉上的冷汗,拿著那張只寫了沒幾個字的紙,到了后廚。

來到后廚之後,我剛要推門,但是,突然我又就想到了剛才看到的那個場景,所以,我又把那剛要推門的手縮了回來。

我只是敲了敲門。

「怎麼了?」裡面傳了出來老闆的聲音。

「有客人來了。」我說道。

「他們點的是什麼菜?」老闆問道。

「點了一個咱們的特色菜,叫『神農不見首』,還點了四個饅頭。」我回答道。

「饅頭要紅饅頭還是白饅頭?」老闆緊接著又問道。

「紅饅頭。」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過去吧。」老闆說道。

於是,我就退了下去,想著剛才的這一番對話,果然,這個饅頭在這裡,還真的是有紅饅頭和白饅頭之分呢,我想。

可是,究竟這個紅饅頭長得是個什麼樣子,白饅頭長得又是個什麼樣子,除了顏色之外,還有色花那麼其他的不一樣的嗎?

我不知道。

但是我想,不管怎麼樣,等到一會上菜的時候,我既可以看到紅饅頭,又可以看到這個特色菜了,到時候,自然就會真相大白。

我來到這個廳裡面,看了看幾個人,也沒有怎麼聊天,而是非常的安靜地坐在那裡,什麼話都沒有說,並不想普通的人那樣,到了飯店裡面,坐下之後,就可以寒暄,說三道四,扯東扯西,能扯到天南海北,聲音也是那樣的大,那樣的聒噪,那樣的讓人心煩!

但是,這裡的人,沒有那種閒情逸緻,坐在這裡之後,就這樣安靜地坐著,偶爾的說兩句話,也是非常的小聲,不會讓任何的人聽見。

這樣的人,雖然不會讓人感覺到心煩,但是,卻讓人感覺到,非常的恐怖。

這種恐怖,是一種可以讓人毛骨悚然的恐懼,是一種由內而外,發自骨子裡面的恐懼。

我才不願意和這種人坐在一起呢,我想,就算是和他們坐在了一起,也聊不來,而且,他們說話好奇怪的。

於是,我就找到了之前和老闆吃飯的那個百合廳,在那裡面坐了下來,這裡能夠讓我找回來一些最初的自信,能夠讓我找到最開始來到這裡,感覺到的那種歸屬感和安全感。

我坐在這裡,沒有等到五分鐘,老闆就叫我了。

「大兄弟,快過來。」我聽到了老闆的聲音之後,連忙跑了出去。

我聽見聲音是從后廚裡面傳出來的,所以,我就來到了后廚。

我沒有直接進去,而是依然在門口外面,我弱弱的問道:「怎麼了,老哥哥?」

「大兄弟,你進來,幫忙上菜了。」老闆喊道。

「好。」我一邊說著,一邊推開了門。

當我推開門的那一剎那,我驚呆了。

我明明看到,就是剛才的那個沒有頭的屍體,依然是完整的,只不過,現在已經被煮熟了!

我看見那個屍體的上面,還冒著熱氣,整個身體,顏色都已經變了,變成了那種煮的紅紅的那種顏色,一些地方的瘦肉,已經甚至是煮的紅得發黑了,就像是平時吃的那種做熟了的豬的肉,基本是一種顏色的。

這個味道,散發出來的,還是比較香的,就像是煮的什麼豬肉,牛肉,差不多的味道,但是這個肉的味道,還稍微的有些不一樣,帶著一種澀澀的味道。

「快,別愣在那裡了,趕緊過來搭把手。」酒店老闆看到我過來了,還是愣在那裡,於是連忙叫到。

「嗯,好。」我二話沒有多說,知道客人在外面等著。

「你抬那頭,我抬著頭。」老闆一邊說著,一邊把這個屍體的腳那一端,自己抬了起來,並且示意我,讓我抬起來那一頭,也就是沒有頭,從肩膀往下的那一頭。

我靠,我本來就害怕,還非得讓我抬這一頭。

我閉上眼睛,絲毫不敢看。

「喂,大兄弟,你倒是抬起來啊,閉著眼睛做什麼。」老闆有些著急的催促道。

「好,來了。」我強忍著心裡的恐懼,硬撐著頭皮,就走了上去,看到這黑漆漆的一個大窟窿,本來是個血窟窿,現在煮熟了,只是黑漆漆的一個,我竟然感覺,不像剛才那樣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