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我的靈異實錄>第1568章我隱身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68章我隱身了

小說:我的靈異實錄| 作者:羅橋森| 類別:恐怖靈異

先不要管那麼多了,我想,目前的當務之急,我要去找王山。

因為,我敢肯定,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肯定是發生了,絕對不是夢遊,現在我的口中,還殘留著昨天晚上跟王山喝的那個黑茶的香味。

既然是這樣的話,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定是真的,而王山,也一定就在這個醫院裡面。

於是,我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褲子上面,衣服上面的塵土,便打開房門,徑直走了出去。

這裡的這些病房,長的基本都是一個模樣,從外面看,根本就區分不出來,如果說是通過病房號區分的話,我從來都不太在乎這些,而且昨天晚上都那麼晚了,樓道裡面又是那麼的黑暗,王山的病房號,我連看都看不太清楚,我又怎麼能記住?

這可怎麼找。

「有了!1

一個念頭在我的腦海當中,一閃而過。

昨天晚上,我是通過洗手間,從那裡面出來之後,走到了王山的病房,那麼現在我先去找那個洗手間,然後在從洗手間那裡的位置,憑著自己的感覺,加上一些記憶,找起來是不是會更容易,更有線索一些?

對,就這麼辦,我簡直是太聰明了。

走了幾步,我就來到了洗手間,說到這裡,我又想起來昨天晚上在這裡看到的東西,以及在這裡發生的事情,所以現在趁著天亮了,我很想再次進去,探個究竟,看看裡面究竟是個怎麼一回事?

於是,我便又走了進去。

我首先想要看的,就是那面鏡子,我想看看那個人,是否還在裡面。我來到那面鏡子面前,發現鏡子裡面的那個人,已經不見了。這個點了,在什麼樣的人,他也不敢出現了,我想。

之後,我又看了看那個有趣的,昨天晚上差點就把我嚇掉了魂的手掌印,看著它我就覺得好笑,這誰這麼不文明,搞了這麼一出在這,大半夜的還挺嚇人的。

在之後,我又看了看廁所裡面的那些門,這個門依然是整整齊齊的,不管裡面有沒有人,這些門還都是要麼緊鎖,要麼虛掩著的。

我又來到了最裡面的那個,昨晚我看到裡面一個女人的那個便池,看到這個警示牌依舊是綠色的,說明裡面應該沒人,門是虛掩著的。

不過,即便是這樣,我也沒有貿然就進去,而是事先敲了敲門。

「有人在裡面嗎?」我依舊是不怎麼放心,於是便開口問了問。

許久,裡面沒有人應答。

我想,這下可以推門進去了,裡面絕對沒有人了。於是,我便直接就打開了門。

「我去你奶奶的!1裡面竟然還是那個女人蹲在那裡,就連姿勢都是一樣的,衣服,頭髮,第一眼看上去,全部都是一模一樣的。

我的心面咯一下,破口大罵,但是聲音不是很大。

「裡面有人怎麼不吱一聲呢?」我一邊埋怨著,一邊就把那個門給迅速的關上了。

不過,一種奇怪的感覺,漸漸地溜進了我的腦海。

我再次打開那個門,發現那個人,一動不動,頭朝下,趴在自己的腿上,那個姿勢始終沒變。我推了她一下,沒有反應,竟然是死的!!

「天吶,死人了,有沒有人!1我一邊大聲喊叫著,一邊跑了出去。

我在整個樓道裡面,發瘋了一樣的喊叫,可是卻沒有看到一個人出來!!我想,去護士站,去那裡找護士,她們一定應該知道怎麼處理,讓她們聯繫醫院去處理。

我行色匆匆的來到了護士站,這裡有護士值班,還好,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樣。

於是,我走近,連忙對護士說道:「不好了,不好了,醫院死人了!1

小護士依舊是低著頭,自顧自的做著自己的事情。

「喂,護士同志,我沒開玩笑,廁所那裡出事了,死人了,你們能不能來個人看看,處理一下!1

可是,兩個護士就如同沒有聽見,甚至沒有看見我一樣,依舊是自顧自的忙活著。

這兩個護士,沒有一個是我眼熟的,直到現在,我也沒有見到昨天晚上到我病房裡面的那個小護士。

「護士,出大事了!1我邊喊著,一邊下意識的推了護士一下。

可是,這個護士卻奇怪的拍了拍我推她的那個地方,自言自語道:「奇怪,什麼東西。」

不過說完之後,她又自顧自的忙起了手頭上面的工作,沒有做過多的理會。

「這,這是什麼意思?」我心裡莫名其妙,搞不清楚護士為何什麼會是這麼個反應。

「這可怎麼行,醫院裡面都死人了,你們幾個都不知道。」我暗暗地怒罵,接著,我一把就拽住了護士的衣袖,然後拚命地把她從裡面我那個外拖。

「誒?哎?」小護士一邊掙扎著,一邊對另一個護士說,「幫幫我,什麼東西再拖我?哎,你快搭把手埃」

而另外一個小護士,只是安靜地看著她,不明真相。

我拚命地拽著那個小護士,把她從裡面拽了出來。而那個小護士,卻一邊掙扎著,一邊叫另外一個護士拉她一把,說有個什麼東西在拽著自己走。

而這時候,另外那個小護士終於忍不住的笑了,笑的前仰後合,說道:「哎呀,李姐,你可真是會演戲呢,這是跳的什麼舞蹈嗎?太逼真了,厲害啊,哈哈。」

「你快拉我一把,有個東西一直在拽我,救我啊,快!1

可是另外一個小護士,不但是沒有救他,反而是笑的更開心了:「我記得邁克爾傑克遜,不是有個什麼玻璃舞,什麼繩子舞,都是這種風格的,無中生有,李姐,看不出來嘛,你還是個舞蹈高手。」

我這才明白,原來這兩個小護士,根本就看不見自己。

我鬆開手,看了看自己的雙手,自己完全可以看得見啊,也可以聽得到自己的聲音,可是這兩個護士是怎麼回事,不僅是看不見我,也聽不見我,就好像是我隱身了一樣。

這下可好,自己難道變成了鬼魂?

難不成以後都不會被他們看見了?

我慌了,我不會是真的死了吧!!

不對不對,我不能這樣想,呸呸呸,凈胡說八道,該掌嘴。

我順便打了自己兩巴掌,這種不吉利的話,真是不能亂說。

不過,他們都發現不了自己了,這下可應該怎麼辦呢!!這樣下去總比不是個辦法吧。

正在我犯難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讓我興奮的人,那個人就是,王山!!

我見到了他,激動無比,可是他好像是也沒有看見我,而倒像是著急的左顧右盼著,尋找著什麼東西。

既然誰也看不見我,那麼我乾脆就冷靜的在暗中觀察。

我發現王山走到了護士台,著急的對護士說:「護士,護士啊,出事了。」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剛才被我拖著走的那個小護士一臉愕然地問道。

我倒,王山反應的問題,是不是也是廁所裡面死人了的問題,是不是跟我一樣。

「護士啊,我,我兄弟不見了,怎麼突然之間就失蹤了。」王山氣喘吁吁地說道。

「怎麼回事,這位先生,您不著急,慢慢的說。」小護士安慰道。

「昨天,昨天晚上我一個兄弟來找我,聊了一晚上,可是今天早上,不見了,全都不見了!1

他的兄弟,難不成是在說我?

「怎麼回事,是失蹤了嗎?」小護士問道。

「是啊,失蹤了。」王山說。

「您怎麼就確定是失蹤了呢,說不定是人家早走了呢?沒有跟你說罷了。」另外一個小護士說道。

「不可能的,他如果要走,最起碼要跟我說一下,打個招呼的,可是這連個招呼都不打,而且關鍵是,我們是下半夜才睡的,這一大早,天還沒亮的時候,我就已經找不到他了,昨天晚上還是他把我叫醒的呢。」王山很著急的說。

「那,是這樣,先生,您現在這裡做一下登記,您的病房號,以及消失人姓名,時間。」小護士說著,便拿出來一個小冊子,遞給了王山。

我小聲嘀咕道:「我就在你們身邊,你們都看不見我,還去哪找?」

可是,王山就像是聽到了什麼一樣,突然之間抬起頭,停止了手寫。

但是兩個小護士,依舊是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難道,王山可以聽到我說話?

我又試探了一下,輕聲的叫道:「王山,王山。」

王山眼睛看向四周,搜尋著什麼一樣。

「王山,你能聽到我說話嗎?」我再次說道。

而小護士看到王山這一個異常的舉動,便禮貌的問道:「哎,先生,您怎麼了?」

王山激動地說:「我,我好像是聽見我兄弟的聲音了,他再叫我。」

「啊?我們怎麼什麼都沒有聽到。」小護士嘟著嘴說。

太好了,王山竟然可以聽得見我說話!!

「王山,你聽我說,我就在你右邊。」我說道。

果然,王山往右邊看去,說道:「張岩,你在這嗎?我怎麼看不見你。」

「我在的,我就在這,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早上醒過來,就已經回到了自己的病房。」我說道。

「哎呀,兄弟,我能看見你了。」王山突然向我伸過來一隻手,可是,卻觸摸不到我,中間如同隔離了一層透明的玻璃樣。

「真的嗎?你聽我說,你要救我啊!1我看到王山可以看到我,可真是太好了!!

而在一邊的小護士,卻一把拉住了王山,說道:「先生,請您冷靜一下,要不然我先給您掛個號,給您確診一下,是不是精神出了什麼問題?」

可是,王山卻一把甩開了小護士,自顧自的說:「兄弟,快說,到底發生什麼了,我應該怎麼救你。」

而小護士看向我,卻依舊是一臉驚訝的說:「這根本什麼都沒有啊,先生,您怎麼了?」

「是這樣,我好像是跟你出現在了不一個世界,王山,你要麼請個風水大師來幫忙看看。」我盡量保持冷靜的跟王山說道。

王山知道我有很多鬼點子和很多不凡的經歷,王山問我:「張岩哥,說說你的經歷吧,風水大師什麼的,其實不是多麼重要。」

我一愣,我一直感覺王山有事情要問我,但沒想到會是問我這個問題。

我沉吟了一下,說到:「確實,風水大師現在一時半會也找不到,不如吹吹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