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品修真邪少>第2554章 泄天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54章 泄天機

小說:極品修真邪少| 作者:花好月圓| 類別:

「天聾地啞……竟然要付出這樣的代價……」葉凡禁不住吃了一驚,預言術修鍊的人少之又少,真正能窺見天機的,付出的代價也著實驚人。

他還記得當初聖界的步亦舒想突破造化時,在石橋世界中卻沒有找到合適的推演大道。

推演大道不僅難求,難煉,想要有所成就代價也更加高昂。

天聾地啞,單是聽著這個稱號,便知他們的境遇,一個聾一個啞,這是天譴還是什麼?

「白前輩要我找到你,他們有話要和你單獨講。」艾焚笛輕聲道:「過了這片谷地,再往前,你看到那處岩漿了沒有?」

「他們棲身在那裡?」葉凡有些奇怪,那裡怎麼能居祝

「是,白前輩曾說,渡苦渡厄渡自身,方能最終得到解脫!也許這是他們與眾不同的一面吧,大預言術不是誰都能修鍊的。」

「這倒是……」奇人異士往往有其特殊的地方,葉凡暗暗尋思著見到天聾地啞之後,也要詢問他們幾個問題。

兩人在暗夜中蜿蜒行走,途中又有幾波人熱情招呼,艾焚笛極佳的人緣,在虛懷谷中得到了展示。

葉凡漸漸明白,想長久居住在谷中非常容易,幾乎沒有任何限制,無拘無束,來去自由,可獨居,也可與同道同住同樂。

「谷中大概有多少修士停留?」葉凡邊走邊問。

「可能三千多修士吧1艾焚笛答道:「沒有人計算過。」

「谷主在哪裡居住?」

「居無定所,可能在那些人群中,也可能不在谷中。」

談話間,艾焚笛和葉凡距離那處岩漿地帶已經很近。

「到了,白前輩只見你一個,我就在這裡等吧1熱浪撲面,艾焚笛指了指熔岩噴發的方位,停下了腳步。

「那好。」葉凡朝著火舌噴吐的方向快步行去。

熾熱的火山灰尚未完全冷卻,踩著一層層軟又燙的岩灰,葉凡循著轟隆隆的響聲步入地下裂縫。祖界的熔漿溫度更為恐怖,汽化后高達十萬度,液態狀態下的岩漿也有上萬度的高溫。

幸好,葉凡不懼高溫洗禮,但一般的造化境修士沒有法寶加持,進入這裡定會有性命之憂。

一串深沉的傳音忽然深入神識海中:「總算讓我們等到了!道友,請直行1

這是天聾地啞中的一位!

葉凡沒有釋放出神識感知去探查,這是對兩位前輩的尊重,他只是點點頭,快速下行,沿著流淌的火山熔岩,一直深入數百米深的地底。

直到眼前被熾熱通紅的熔岩河流填滿,他看到了兩道震撼的身影!

其中一人頭朝下,腳朝上,倒懸於岩漿之中,任由那高溫摧殘著肉身,紋絲不動。

他的身軀被岩漿衝擊,猶如即將融化的鋼鐵,泛起了赤紅鎏金的色彩。

這道身影僅僅在腰間圍著一條布袍,那布袍可抵擋這裡上萬度的高溫而不化。

另外一人的修行方式沒有這麼激進,但他周圍的虛空在瘋狂扭曲,無數支離破碎的殘影在飛速地掠過,似乎是在推演著什麼!

天聾地啞,果然不是常人。

「兩位前輩,我到了,不知前輩有什麼事要和我探討。」葉凡知道其中一人是聽不到的,便以傳音的方式,先試探著與那位岩漿中的身影接觸。

果然讓他猜對,岩漿中的身影也傳音過來,正是剛剛那個聲音。

「老夫二人有天機與你商談,此事關係到祖界乃至整個宇宙。你能來到這裡,也證實我等推算無誤。老夫白哲,這是師弟黑諺,此番你我三人相遇,是唯一一次,也是僅有的一次機會……」

「為何是唯一?」葉凡聯想到了一種不祥的可能。

「長久以來,我師兄弟二人以窺探未來、推演天機為畢生修鍊之道,越是接近世界真實的邊緣,越發感覺到人力渺小,回天無力,更可怕的是,有一種力量在阻礙我們推演,剝奪我們的感知,想要隱瞞未來將要發生的災難。」白哲的傳音透出濃濃的無奈與憂慮。

「那麼前輩推演出了什麼?」

「我看到了大災難,祖界崩潰,宇宙毀滅,萬界不存……修士殞落,無一生還……」白哲剛剛說完這話,虛空中一道驚人的雷霆驟然亮起,閃電穿透岩漿煙霧,直接擊打在虛懷谷中,落在這片岩漿池裡,濺起驚濤駭浪沸騰的火光與電芒!

葉凡面色劇震,毫無疑問這是對白哲的警告!

是誰?是什麼力量在掌控這一切?難不成八荒神的觸角能伸到祖界?

他馬上又否定了這個念頭,不可能!如果是八荒神,他還能安然活到現在?況且驚夜很篤定地說過,造物者不可能踏足祖界。

那這道雷霆又是什麼特殊力量?來自何方?

連白哲的傳音都能洞察,這不像是人力能夠辦到,即便是造物者,也沒有這個能力。

「看到了吧?只要老夫說出天機,天道之力便會加以橫生阻攔1面對警告與威脅,白哲仍然在按照自己的思路敘說,不懼危險。

「如果前輩預見的是未來不可避免的災難,那我能夠做些什麼?」葉凡發出了疑問,同時他也不想白哲被那種未知的無形力量擊垮,嘗試著以迂迴的方式,去探討這個問題。

「阻止它發生,如果祖界崩潰,宇宙消失,結果你可以想象。」白哲傳音道:「在這無數災難中,我看到了你,因此只有你能改變這一切1

轟——

又是一道霹靂轟下,驚動虛懷谷中不少狂歡的修士。

人人都知道白前輩、黑前輩所在的苦修之地位置,那裡發生了什麼事,竟會引來雷霆霹靂?

葉凡同樣再次一驚,白哲所說的事,真的會發生么?自己有什麼能耐去改變未來那場災禍?

「我的時間不多了,你仔細聽好!所有的災厄源頭在——」

白哲這最重要的秘密尚未講完,他的肉身突然分崩離析!崩碎的血肉骨頭被沸騰的岩漿衝擊,瞬間化為烏有!

驚人的異變之後,只餘下了那件布袍翻滾在火舌中。

「祖……」最後一個神念傳來,白哲的神魂也在那未知的力量下崩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