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第1680章 來生小姐,這幅畫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80章 來生小姐,這幅畫叫

小說: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作者:追夢人Love平| 類別:

舒允文心面吐槽著,兩眼盯著冢本數美,一句話也不說。

幾秒鐘后,冢本數美扛不住壓力,頭往下一壓,然後掰著手指道:「……好吧,我承認我是想拿你信箱里的一封信,那是君惠小姐寄來的邀請函——不過我發誓,我絕對沒有拆開看的意思,我只是……只是擔心綾彩子會搗亂,把那封信拆開,所以想先代為保管,等你回來以後再交給你……」

冢本數美話落,雲一惠理子懷裡的綾彩子猛然間抬頭,一雙大眼裡眼神兒迷茫,彷彿在說「關我毛事」。

舒允文看著冢本數美的樣子,愣了幾秒鐘后,「噗」地笑出聲來,然後兩手捧著冢本數美的臉:

「數美醬……」

「唔……」冢本數美眨了眨眼,「你幹什麼?」

「你知不知道……」舒允文嘻嘻一笑,揉起了冢本數美的臉,「……你現在的樣子超級可愛啊1

看著這一幕,麻生加繪里、蘿莉哀都是一臉無語——

MMP!你們這倆貨秀起恩愛來沒完了是吧!

╯‵□′╯︵

……

晚上七點鐘,米花町,毛利偵探事務所。

樓上的起居室內,剛剛回家的柯南和小蘭、毛利大叔圍著桌子坐下,一起吃著晚餐,說著一些閑瑣的話。

小蘭對柯南在莫斯科的遭遇非常好奇,一直問個不停,然後后怕地拍了拍胸口道:「……真是沒想到,柯南你在莫斯科居然遇到了這麼危險的事情,早知道就不讓你去莫斯科了——還有柯南,你一定要記住了,以後再遇到這種情況,一定要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絕對不能亂來,明白了沒有?」

「嗯嗯,我明白的1柯南笑眯眯地點了點頭,緊接著又說道,「其實小蘭姐姐,和京極真哥哥相比,我遇到的危險根本不算什麼的——我聽人說,京極哥哥直接被捲入黑幫交火中去了……」

「啊?黑幫交火?京極同學他沒事吧?」

小蘭擔心地問了一句,柯南則立刻點頭道:「放心吧,京極哥哥他一點事都沒有!~」

話說起來,在俄羅斯的時候,那些住吉會的人似乎還說,京極真的表現優越,下手乾淨利索,給了好幾個重傷兄弟一個痛快,打算把京極真吸納入會,擔任行刑人什麼的來著……當然,柯南不太相信京極真會幹出這種事情來,所以就略過不提了。

除此之外,住吉會的人也說了舒允文那傢伙當初也在現場,只不過他們卻對發生的事情諱莫如深,提都沒提……

柯南腦中正亂想著,忽然感覺自己被人推了推,緊接著小蘭的聲音傳來:「……柯南,我正問你話呢!你到底要不要去?」

柯南回過神兒來,扭頭看向小蘭,奇怪地問道:「什麼去不去?」

「真是的……我剛才說的話,你都沒在聽嗎?」小蘭不滿地撇了撇嘴,然後又重複道,「……九州電視台那邊邀請爸爸上一檔名叫《名偵探的對決》的節目,要去沖繩那邊解決一起謎案,服部平次是爸爸的對手——你到時候要不要一起去啊?」

「謎案?和服部哥哥的較量嗎?」

柯南聞言兩眼一亮,緊接著連連點頭道:「這麼有趣的事情,我當然要去1

話說,既然是名偵探的對決,那他肯定不能缺席啊!

畢竟毛利大叔和服部平次之間的對決,說到底的話,就是他和服部平次的對決嘛……

……

晚上七點鐘,米花町。

一幢西式的別墅內燈火通明,舒允文跟在來生三姐妹身後,一邊在走廊內走著,一邊觀察著牆壁上的畫作。

來生淚站在最前方,一邊踩著小碎步,一邊向著舒允文介紹道:「允文大人,這幢別墅內掛著的,都是我父親的畫作,有的是我父親留下來的,有的是我們姐妹偷回來的,我們收拾整理后,放到了這裡……」

「唔,是嗎?」舒允文隨意地點了點頭,同時開著,心不在焉地打量著四周的畫作——

話說,在上流社會的圈子裡廝混了一段時間,舒允文的藝術鑒賞水準還是可以的,來生三姐妹她們父親的作品確實都頗為優秀,堪稱大家之作。

只不過,這些畫作再怎麼優秀,在舒允文看來也不過就是一張廢紙而已!

舒允文真正想看到的,是像《天罰》一樣的巫器!

舒允文無聊地打量著周遭的畫作,來生瞳似乎也看出了舒允文的異常,忍不住問道:「……允文大人,您覺得我父親的作品怎麼樣?」

話說,在狠狠地嚇唬了一通來生三姐妹后,舒允文終於「大發慈悲」,放過了她們三個,之後又說自己是她們父親的粉絲,所以要求看一下她們三個搜集的畫作。

在見識過舒允文有多「邪惡」后,來生三姐妹自然不敢反抗,老老實實地把舒允文帶到了她們收藏父親畫作的別墅……

只不過,看舒允文現在的神情,怎麼像是一個假粉絲?

來生三姐妹心面嘀咕著,舒允文則隨口應付道:「嗯……你們父親的作品都挺不錯的嘛,藝術水準極高!~」

舒允文話音落下,來生三姐妹彼此對視一眼,然後伸手一指前面的大門道:「允文大人,那邊是我們自己的布置的展示廳——我們父親的一些佳作,都被收藏在裡面……」

聽著來生三姐妹的話,舒允文兩眼一亮,笑著說道:「是嗎?那我可要好好欣賞一下了!~」

舒允文說著話,快步走進了展示廳內,只見四周的牆上掛著二十多幅漂亮的油畫。

和外面掛在走廊上的那些油畫不同,這裡的油畫保存的明顯要更加完美,除了空間足夠大外,還都加了玻璃護罩和恆溫器。

舒允文開著,兩眼飛快地在那些油畫上掃過,緊接著瞳孔一縮,目光落在了一幅油畫上,認真地觀察了幾秒鐘后,眯了眯眼開口問道:「來生小姐,這幅畫叫什麼?」

舒允文眼前的這副油畫,是一件巫器!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著筆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