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六十八章 白起背水一戰,張飛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六十八章 白起背水一戰,張飛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網,無彈窗!

戰報上寫著兩道軍情。

其一,陳軍兩路出兵二十萬,夾擊交州以北等郡城。

其二,交州蕭銑派兵五十萬出來抵抗。

白起看了看,只是冷笑道:「本以為殿下誇大了,竟想不到這蕭銑更是誇大了,居然敢捏造出五十萬之詞,真是可笑。」

文鴦卻眉頭微微皺起,沉聲道:「以殿下的兵力,約莫在七八萬左右,而交州卻足足有將近二十萬的大軍,這一倍多的差距擺著,殿下真的拿得下來么?」

白起沒有說話,只是按劍起身,那深邃如淵的目光,如同虎狼般地凝視著掛在側壁上的地形圖。

沉吟片刻,白起冷然開口道:「吾將軍那裡準備得如何了?」

文鴦拱手道:「三千強弩已經造好,其餘各種攻城器械也已經造好了。」

聞言,白起先是目光瞬間冷絕若冰,再是嘴角慢慢勾勒起一抹冷笑,那是殺神般的冷笑。

「桂陽夏侯稱的情況如何?」

文鴦略微沉吟,開口答道:「最近交州這帶警惕都很高,夏侯稱是夏侯淵之子,此人少年射虎,膂力冠絕三軍,擁兵五萬鎮守桂陽,連接南康郡。」

「原來如此。」白起若有所思地一笑,撫了撫嘴角的須絨,然hu將目光拋到了文鴦的身上,冷然問道:「那你怕么?」

文鴦冷哼一聲,狂霸道:「縱是他百萬兵馬,我一人一槍一馬,亦敢殺他個七進七出,教世人知道,南陽關前有趙子龍,桂陽城下有我文次騫1

「說得好1白起亦是狂笑一聲,慢慢拔出了手中那泛著星星點點銀光的寶劍,狂然道:「點齊七千兵馬,擇日隨我進發桂陽1

「此番若能成功,當教天xi知我白起狂名1

數日後。

建安郡。

總兵府。

夏侯淵坐於主將位置之上,正輕輕啄著杯中之酒,一副意氣風發地樣子,毫不在意桌上的那一份份急報。

「將軍,這是前線急報,您趕緊看看吧。」

一個副將湊上前來,朝夏侯淵提醒道。

夏侯淵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個副將,然hu猛地一腳將其踹飛數丈之遠。

「我呸,廢物。」夏侯淵對著躺在地上痛苦掙扎副將吐了一口唾沫,然hu似笑非笑地將將台上的情報撕了個粉碎,冷笑道:「陳軍不過兩萬之眾,我建安有四萬大軍,怕他個鳥蛋?」

副將持好那即將掉落的頭盔,畏縮地低聲道:「可是末將聽說,那趙子龍能大戰李元霸全身而退,那張飛更是憑藉一己之力破了一字長蛇陣,怕是不得小覷啊將軍。」

夏侯淵飲盡杯中之酒,卻覺得甚不得,猛地將酒樽擲到了副將的身上,指桑罵槐道:「趙子龍和張翼德,一個山包子,一個屠豬戶,你覺得這種土雞瓦狗能奈我何?」

「是是是,夏侯將軍天xi無敵,是末將有眼無珠,是末將多嘴了,末將這就告退。」

副將摸了摸臉上被砸的一個印記,忌憚夏侯淵的勇猛,嚇得魂不附體,唯唯諾諾地退了出去。

見副將走後,夏侯淵心中生起一股無名之火,猛然一腳把將台踹翻,一字一頓地罵道:「兩軍尚未交戰,就怕的要死,全都是廢物1

「兄長何故如此?」

就在此時,一聲如同清脆如銀鈴般聲音響起。

一個黃衣少女矜持地站在門口,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在各人臉上轉了幾轉。

這少女容貌秀麗之極,當真如明珠生暈,美玉瑩光,眉目間隱然有一股書卷的清氣。

此女便是夏侯淵之妹妹,夏侯蘭

夏侯淵定睛一看,看見了夏侯蘭,卻是一拂戰袍,怒氣消了大半。

夏侯蘭慢慢走進門來,看見翻倒的案台,又嗅到了那滿屋的酒味,不禁秀眉暗簇道:「兄長,你莫不是已經忘了大哥的話?」

夏侯淵冷哼一聲道:「我自然沒有忘了,大哥讓我戒酒,戒躁。」

聞言,夏侯蘭秀眉簇地更深,責備道:「那兄長既然知道,又何故要飲酒,何故要對下發如此打脾氣,兄長可要銘記用兵之道埃」

夏侯淵沒有還嘴,只是鬆了一口氣,輕輕拍了拍夏侯蘭的玉肩說道:「妹子,你就別管怎麼多了,二哥知道怎麼做了,我們夏侯家就你這麼一個女的,這裡兵荒馬亂的,你還是回南海郡吧。」

夏侯蘭搖了搖頭,輕咬朱唇道:「我不回去,兄長們都在沙場上浴血奮戰,我即便不能,也要親身體會將士們的生活。」

「那」

「不好了!將軍1

夏侯淵還想要說什麼,卻被一聲急促的交換聲所打斷,一個親兵匆匆地跑進總兵府。

「何事如此慌張?」夏侯淵依舊淡定地問道。

親兵抖了抖不正的盔甲,慌慌張張地說道:「將軍,大事不好了,陳將趙雲,張飛在城樓下叫陣,讓將軍下去與他們決一死戰。」

夏侯淵冷笑一聲,不屑地說道:「緊閉城門,讓他們叫,就當狗在叫。」

親兵卻畏畏縮縮地看了一眼夏侯蘭,嚇得不敢說話。

夏侯淵看出貓膩,一把將親兵提到了半空之中,厲然喝道:「那賊廝是不是還說什麼?」

親兵膽怯道:「末將不敢,不敢說。」

夏侯淵本是性急之人,拔出腰間佩刀喝道:「你若不說,老子第一個要剮了你。」

夏侯蘭亦是問道:「他們還罵了什麼,你儘管說來便是。」

親兵這才說道:「那那趙雲倒是沒有說什麼,只是那張飛,他說若將軍不敢與他一戰,等他拿下建安城后他就」

「他就什麼1夏侯淵如同猛獸般地又是一喝,喝得親兵心寒膽喪。

親兵畏縮道:「他就要把將軍全家女眷給送到青樓去,給將士們發泄。」

「大膽張飛1夏侯淵登時氣得青筋暴起,一把將親兵扔飛出去。

「兄長勿要動氣1夏侯蘭急忙上前勸阻,生怕夏侯淵意氣用事。

「呼,張飛小兒欺我太甚1

夏侯淵深吸一口氣,拿出了bngq架上的大鐵槍,朝兩旁將士喝道:「是可忍,孰不可忍。眾將隨我出城,本將軍今日一定要生擒這張飛小兒,然hu把他剁成十八段喂狗1

PS:

未完待續。

~~網,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