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六十九章 最瘋狂的猛獸,不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六十九章 最瘋狂的猛獸,不是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建安城下。,

金戈鐵馬,滾滾煙塵。

風從北來,風中夾雜著殺戮的滋味。

一面面深紅色的戰旗,如一道道的血色的波濤不斷翻滾著。

那面「張」字和「趙」字大旗顯得格外耀眼。

在陳恬加大軍餉的狀態下,陳軍顯得格外精神煥發,士氣衝天,森森鐵甲耀寒了蒼穹。

雖然只有兩萬兵馬,卻足足有百萬大軍的雄姿。

陳軍陣前,一騎黑鬃馬與照夜玉麒麟相互仰天長效,宣告著它們的不可一世。

照夜玉麒麟上的趙雲,身披銀甲銀袍,手執一柄銳若寒芒的龍膽亮銀槍,冷峻的目光橫掃千軍萬馬,彷彿百萬大軍如若無物。

黑鬃馬上的張飛,怒目圓睜,身披獸頭連環鎧,一席黑袍如若旋風橫掃開來,手中一桿丈八蛇矛散發著獵獵殺氣。

慢慢地,城門打開了。

數千蕭軍聞訊出城,向著陳軍如烏雲壓地一般推進而來,止步於兩百步外。

前方處,一騎彪將飛奔而出,夏侯淵來陣前與陳軍對峙。

只見夏侯淵身披黑甲,坐胯黑鬃馬,手提一柄黑桿長刀,猙獰冷峻的臉上閃過一瞬不屑,朝張飛厲聲喝問道:「黑蠻張翼德,今日你可是來找死1

張飛冷然一笑,譏諷道:「我當蕭軍有什麼大人物,卻只不過是一個泛泛之輩夏侯淵,趕緊滾一邊去,別擋著張爺踏平此地1

夏侯淵登時勃然大怒,眼珠子幾乎要爆出來,猛然大喝道:「張飛,你這狗賊,那日城下繞過你們一命,今日非要來找死1

張飛狂笑道:「你爺爺我百萬軍中取敵將首級有如探囊取物,你這土雞瓦狗,還不快滾一邊去,在這丟人現眼1

趙雲輕輕一夾馬鐙,提槍上前恭敬說道:「夏侯將軍,如今天命所渠,我大陳必將戰無不勝。」

「錢塘王早聞夏侯將軍威名,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夏侯將軍倒不如獻管投降,則兩軍相安無事,你我當可舉酒相對。」

「陳賊,欺我太甚1夏侯淵起得牙齒咯咯作響,舉起寒光凜冽的大刀,狂然吼道:「三軍將士聽令,斬張趙二人首級者,賞金萬兩,官升四級1

一聲令下,夏侯淵雙腿猛地一夾馬鐙,獵獵刀鋒捲起一陣狂風,彷彿一道黑色的流光朝陳軍狂撲而來。

「殺啊1

常言道: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身後狂吼的士卒,受到主將的氣勢渲染,皆是大呼喊殺,如激潮一般在夏侯淵馬蹄之後湧來。

看著來勢洶洶的蕭軍,趙雲微微鬆了一口氣,沉聲道:「翼德,蕭軍來勢洶洶如同猛獸,我看倒不如已退為進吧?」

「哈哈,子龍別慫1

張飛狂飲了一口烈酒,仰天咆哮道:「最瘋狂的野獸,不就是你我么?哈哈,三軍跟張爺我殺出去1

一聲震天暴喝,驚起狂風大作。

張飛雙腿猛地一夾馬鐙,手提丈八蛇矛,攜著萬餘人馬,迎著蕭軍狂沖而來。

嗅著空氣中血腥的前奏,趙雲毅然地挺槍縱馬,帶著自己的萬餘人馬,亦是朝蕭軍兩翼俯衝而來。

沙場之中,兩股猛烈的激流無所避免,頃刻間轟然相撞,那一瞬間濺起的血光,幾乎在蒼穹上空,掀起了漫空血霧。

兵甲紛飛,戰旗紛倒。

趙雲白袍如同白虹貫飛場控,手中銀槍四面八方的刺出,踏著長長的血路,攜著摧枯拉朽之勢碾殺向前,一路所過,只將飛濺的人頭和四散的鮮血留在身後。

鮮血染紅了蒼茫大地。

蕭軍中的夏侯淵身先士卒,如一柄鋒利無雙的巨刃,轟開血路,戰刀扇掃而過,將兩名當頭撞至的敵騎,攔腰斬為兩截。

他手中一柄染血的戰刀,四面八方盪出,肆意的收割著陳軍的人頭。。

而低頭狂沖的張飛,則無需再管什麼方位,只需孤身一人,肆意的橫衝直撞,把陷入混亂的敵卒,撞個人仰馬翻,殺個天翻地覆,輾出無數道血路。

斷肢與折損的兵器漫天揚起,鮮血如雨點般濺落,在一片肢離破碎與嚎叫聲中。

張飛與夏侯淵兩馬相遇。

「拿首級來!!1

同樣殺紅眼的兩人,也不答話,各自挺起武器,縱馬如同狂風而來。

「檢測到張飛激蠻橫潛能,武力+3,對敵軍或者敵將造成群體威懾,容易使對付陷入反狀態,基礎武力1oo,當前武力上升至1o3。情宿主注意查看。」

「什麼,張飛的潛能觸發了?莫不是他已經和夏侯淵交上手了?」

腦海中接收到系統的信息,審視軍情的陳恬微微一怔,思緒翻滾如潮,已經浮現出戰場那兩軍交戰的一面。

轉瞬之間,兩馬相交。

「夏侯小兒,看張爺的鐵矛1

張飛喉頭一滾,雷喝一聲,粗如碗口的雙臂驀然抖動,寒光一閃,方天畫戟帶著壓倒性的氣勢,狂轟而至。

望著那丈八蛇矛的殘影,夏侯淵竟已驚駭的感覺到,排山倒海般的氣壓如幾乎一堵無形的巨牆,向著自己狂壓而來。

來不及多想什麼,張飛已經攜著天地為之一顫的力度與力勁狂掃而來,強大的氣息壓得夏侯淵只能被迫提起大刀提防。

鏗!

張飛的鐵矛狠狠地撞擊在了夏侯淵的大刀之上,沉悶攸長的金屬轟擊聲隨之傳出,響起了曠野之上,飛濺起的火星耀如白晝之光,不斷灼烤著亂軍將士的眼眶。

鐵矛與大刀同時彈開來,張飛猶如一道疾風一般擦邊而過,那氣息好似洪荒猛獸般狂烈。

「嘶,果然小覷了他,萬人敵終不是浪得虛名。」

狂猛的力道,順著刀柄傳向了夏侯淵的雙臂,只覺虎口發麻,五臟疼痛,胸中氣血更是翻滾如潮。

張飛勒馬轉身,看著夏侯淵那副狼狽的樣子,暴喝道:「夏侯小兒,你可敢與我再戰三百回合1

「我不能輸,我也絕不會輸給這麼一個屠豬戶1

自尊心的火焰狂燃,催動著夏侯淵忘記了身心的傷痛,怒吼道:「屠豬之徒,今日我就要奪你萬人敵之名號1

「檢測到夏侯淵觸發」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