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七十二章 猛將出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七十二章 猛將出世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第四名,西楚霸王」

聽到此,陳恬不禁心頭猛地一顫,難不成是那個千古無二的戰神?

「第四名,西楚霸王項羽。」

「果然是西楚霸王項羽,羽之神勇,千古無二,今日轉盤竟然想不到會碰上項羽1

陳恬猛地一拍案台,站起身來朝殿外走出。

望著漫天煙雲,心頭不禁百感交集,若是真的抽到了項羽,自己又是否能夠真的駕馭,若是抽不到項羽,日後成為了敵人,自己又當怎麼辦?

項羽,這個怪胎般的戰神,衝鋒陷陣,一往無前,勢如破竹,無人能擋。

正史可能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但演義卻又要遜色於隋唐的怪癖演義,怕當今世上也就只有李元霸,姜松等人能敵了吧。

「既來之則安之,罷了罷了,想這麼多幹什麼,繼續呈上名單,本宿主還有什麼人。」

「第五名武將,南宋抗金將領,岳家軍頭號猛將高寵。」

「我擦,居然是高寵,這個挑滑車,闖營殺得金兵無人敢當的蓋世猛將,今天運氣碉堡了埃」

陳恬雙手一拍,登時笑顏逐開。

「下面為宿主抽取人物,請稍等」

「恭喜宿主獲得南宋抗金將領高寵,高寵四維如下,武力:103,智力:55,統率:70,政治:33,潛能未知,植入身份為趙雲隨行副將,請宿主注意查看。」

「嗯,高寵也算值了,103的武力,剛好比過了裴元慶,也算彌補了我心中的一個空缺,看來子龍無憂也。」

陳恬心中想著,卻又想起裴元慶,不禁有幾分黯然神傷,裴元慶尚未立下大功,甚至連媳婦都沒有娶,就已經戰死沙場,真是難逃命運。

「由於啟動轉盤,將隨機亂入歷史上的一人,請宿主注意查看。」

「亂入人物為南北朝時期,蘭陵王高長恭,高長恭四維如下,武力:95,智力:78,統率:88,政治:60,植入身份為高長恭後人,如今隱居於江東一帶,請宿主注意查看。」

「好在沒有給其他反王送溫暖,看來本宿主要抽點時間去招募一下民間的能人義士了,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穫。」

陳恬只能淡然苦笑。

與此同時,戰場上殺氣凜冽。

槍來刀往,馬踏塵沙。

只見戰團四周,勁風四掃,刃氣衝天,四濺的怒濤之力,只將周遭的地面刮出道道的溝痕。

趙雲已經和夏侯淵纏鬥了四五十回合,面對趙雲槍出如龍的攻勢,夏侯淵前期還能以力道拼之,但越到後面,夏侯淵敗勢愈來愈明朗。

緊咬牙關,夏侯淵也並非蠢到以性命相拼。

「去1

夏侯淵暴起一喝,趁機拿出鎧甲短袖中的暗鏢,當空擲向了趙雲。

「喝1

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趙雲早已計算到了夏侯淵定會出陰招。

伴隨著趙雲一聲厲喝,手中銀槍如閃電般遞出,狂瀾巨浪般的勁氣迅的凝聚,形成一束旋轉放射似的渦流直刺而出。

鏗!

一聲簌然巨響。

兩道流光相撞,金屬交鳴之聲響徹遍野。

趙雲的銀槍狠狠撞碎了夏侯淵的暗鏢,轉而朝夏侯淵疾風般刺去。

夏侯淵奮力一挑,震開趙雲的銀槍,怒喝一聲便轉身勒馬沖入己方軍中。

「趙子龍,有膽量的話,跟我來陣中一戰1

耳聽夏侯淵的話語,趙雲冷然不語,只是長舒一口冷氣,凝望著夏侯淵逃竄的身影,卻沒有縱馬追去,而是直接殺散了弓箭手方陣。

然後與張飛合兵一處。

望著張飛臂膀上的箭傷和滿身的鮮血,趙雲將銀槍一收,撕下背上的白袍遞給張飛,說道:「翼德,收兵吧。」

張飛面目猙獰地凝視著眼前布列的夏侯淵大軍,滿腔怒火再熊熊燃燒,但他卻只能強硬地點了點頭。

因為他很清楚,今日自己手臂受了傷,而且敵方兩倍兵力於自己,若是要蠻幹,無疑是找死。

「他娘的,等張爺爺傷好了,一定要親手宰了這個王八蛋,收兵1

「縮頭烏龜,戰不敢戰1

「縮頭烏龜,戰不敢戰1

「縮頭烏龜,戰不敢戰1

就在全軍要退之時,梁軍突然齊聲嘲諷,聲勢狂妄如日中天。

放肆的風嗖嗖狂吹,夏侯淵滿臉猖狂,提高凜冽笑道:

「土雞瓦狗!一個山包子,一個屠豬戶,也敢打我大梁的主意,還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樣子!滾回你的揚州,不然今日便把你們一個個收拾了1

「夏侯淵!你他娘的1

第一次被敵將這麼羞辱,張飛登時火冒三丈,想要握起丈八蛇矛再次衝上去,卻又崩裂了傷口,差點摔下馬來。

趙雲只得緊緊握住手中銀槍,指節作響,雖然自己不怕夏侯淵,但這兵馬之事,身為主將,又豈能逞匹夫之勇?

就算自己能在百萬軍中殺了夏侯淵,然後又全身而退,但自己的部下該怎麼辦?

不僅是趙雲張飛如此,陳軍全部都是怒火中燒,想要發作。

「大丈夫能屈能伸!全軍撤退三十里安營紮寨1

趙雲無奈只有退忍,一聲喝令,只得讓全軍退下。

「我不甘心,梁賊欺吾等太甚1

「我恨不得殺了他,抽他的筋,吃他的肉1

「寧當戰死沙場,也不要後退一步,被人罵作縮頭烏龜1

一聲令下,並無將士願意聽從,反而是怨怒之氣更重,恨不得就要和梁軍拚死一戰。

「這是軍令!全軍撤退!如有違抗者,軍法處置1

趙雲厲然加重的語氣,以命令逼壓將士,雖然他也很想上前一戰,但他知道今天無論如何,這口氣必須咽下去!

這一聲令下,陳軍才開始退兵,但卻是怨聲連天,士氣崩潰。

望著陳軍撤退,夏侯淵厲然狂笑:「什麼常勝將軍,我看狗屁不如,帶著一幫鄉野村夫,也敢來戰場丟人現眼,趕緊滾回家繡花去1

「一忍再忍,豈能三忍!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1

怒火狂燒,一道猛如金色烈火般的暴風從陳軍陣中狂飆而出,那一柄赤金的槍鋒,閃爍了此間天地。

一股恐怖空前的氣勢,瘋狂逼近!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