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七十三章 高寵大戰鐵面刀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七十三章 高寵大戰鐵面刀將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誰敢傷我將軍1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那獵獵槍鋒,即將橫掃夏侯淵頭顱的時候,一聲咆哮猛然響起。

赫然間,一道凜冽的刀氣,猶如神龍覆海,吸盡周遭的冷氣,形成一道銀色的鐵幕,轟然劈向了高寵。

高寵那瞳孔瞬間一驚,只覺一股鋒銳無匹的刃氣刺來,一股壓倒性的氣息湧起,寒意撲面罩來!

這一刀,凜冽程度絕對超過了一切的威脅,這也是高寵生平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恐怖的刀法。

無暇空想,高寵當即凌空迴轉槍鋒,雙臂暴起將碗口粗的槍桿硬生生往上撐,與那撲來的刀刃撞擊在了一起。

一青一金,兩道流光瞬間相撞,空氣中發一聲耳欲聾的激鳴,濺出的火星耀如日光。

兩匹戰馬同時因為受到巨大的反彈力,仰天長嘯連忙後退。

高寵深吸一口氣,知覺雙臂微微一麻,當即驚奇地朝眼前望去,只見來者身著一身鎧甲,手中挺著一把寒光流轉的快刀,臉上戴著一個黑色鐵面具。

高寵那奮力一撐,如深海下的暗流一般,蘊藏著無堅不摧的狂力,鐵面人亦是覺得雙臂一麻,雷擊般的力量從雙臂灌入體內,意圖攪動他內腑。

高寵拉住馬繩,厲然挺槍喝道:「你是何人,報上名來1

「哼,你也有資格知道我是誰?」

鐵面人輕笑一聲,渾身散發出一股冷傲之氣,那種感覺,猶如北地極冰一般的陰森,寒人骨髓。

鐵面人手中寒刀慢慢刮過地面,撕開一條裂縫,然後捲起塵沙指向了高寵的面具,傲然道:「鼠輩,報上名來1

高寵依然冷傲面對鐵面人,心中的怒火,猶如風中的殘絮紛飛起來,冷冷突出四個字道:「殺你之人1

夏侯淵乾咳一聲,吐了一口淤血,朝鐵面人說道:「雲兄,此人武藝高強,怕是敵不過1

「哼。」鐵面人依舊不屑的冷笑,絲毫不把夏侯淵的話放在耳里,然後朝夏侯淵說道:「將軍還是速速去城樓上,看末將怎麼親手斬殺了這土雞瓦狗之徒1

「唉,好吧1夏侯淵無奈點頭,又瞥了一眼高寵,便捂著胸口朝後方城門馳去。

「夏侯淵哪裡走1

高寵怒喝一聲,手中金槍猛然挺起,縱馬如飛朝夏侯淵追去。

「沒臉見人的傢伙,今日便用你的首級來祭我的刀1

鐵面人狂然一喝,轉眼從夏侯淵身旁抹過,寒刀一橫,封住了高寵的追擊路線。

「那高某今日便只能先斬了你的首級1

高寵渾然無懼,深吸一口氣,金槍擎起,手臂青筋爆漲,一槍猛烈地朝鐵面人狂壓而來。

剎那間,鐵面人驀覺驚濤駭浪般的凶氣,瘋狂的向他襲卷而來,那凶氣之強烈,彷彿竟已干擾到他的精神,壓迫得他幾乎有窒息的錯覺。

心神震撼時,鐵面人手中的寒刀,赫然已化作一道扇形之面,挾著毀天滅地般的狂力,向著高寵的金槍劈來。

吭!

鐵面人那一刀,蘊藏著無堅不摧的狂力,高寵那一槍,吞吐著毀滅一切的霸道。

兩股力道相撞,一聲振耳欲聾的金屬撞擊,火星飛濺如星。

錯馬而過。

高寵只覺胸中氣血一盪,由兵器灌入體內的大力,直攪得他血氣動蕩,不得不輕吸一口氣,方才壓制下去。

此時高寵的目光中,不由掠過一絲異色。

自他方才出陣以來,一槍秒敗夏侯淵,而眼前這個鐵面人,竟能震撼自己的氣血。

一招交手,高寵便知這鐵面人的武道極強,超越了夏侯淵之流的存在,甚至不在趙雲,張飛等人之下。

勒馬回身時,高寵金槍一指,豪然道:「沒臉的狗賊,你果然有些斤兩,高某已經很久沒有痛痛快快打一場,今天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話音未落,高寵已縱動戰馬,再如金色流火一般,狂射而上,勢氣無人能擋。

鐵面人雙手有些發麻顫抖,那目空一切的眼中,竟已閃過了震撼。

本以為高寵不過是趁人之危之徒,卻不想今日竟逢如此強勁的敵手,這高寵的武道,竟是超乎他想象的強。

甚至,他隱隱覺察到,這個高寵的武道,竟似略在自己之上。

就在鐵面人驚異時,鷹目中,高寵猛狼般的身軀,已瞬息撞至。

那柄金色的重槍,如大磨盤般狂攪而出,槍鋒過處,吸盡了空氣,氣流從四面八方向真空處飛射而來。

形成了一道寬闊的無形刃幕,挾裹著毀滅一切的力量橫推而來。

但高寵那輕視之言,卻是立即深深激怒鐵面人,將他剛剛產生的一絲忌憚,頃刻間燒荊

面具下的臉在抽動,那深邃的瞳孔中怒火爆燃,緊握寒刀的雙手,關節在咯咯作響,鐵面人驀的一聲低吼,那巨塔般的身軀再度狂射而出,瞬間又撞至了高寵跟前。

「插標賣首!我要你的狗命1

伴隨著一聲悶雷般的暴喝,鐵面人手中的寒刀,斬破空氣的阻隔,挾著狂瀾怒濤之力,狂轟向高寵。

轟。

又是一聲轟然巨響。

金,青兩道流光,再度相撞,金屬交鳴之聲響徹遍野,巨響的餘音在所有人的耳膜中震蕩。

高寵和鐵面人同時縱馬後退,震起的氣波揚起了道道塵沙,驚得十步之內的士卒紛紛被掀倒。

一擊之下,鐵面人只覺巨浪般的狂力,順著刀柄直灌入身體,侵入內臟,如同沾了水的皮鞭,直抽得他五腑劇痛,氣血翻滾。

高寵亦是虎口酸痛,只覺這一刀更加霸道了幾分。

「本以為梁軍陣中只有夏侯兄弟武藝超群,竟想不到還有這等高手,只是實在想不到,此人究竟是誰?」

「我也不知道。」

遠處的趙雲和張飛此時已經駭然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高寵深吸一口氣,平定起伏的氣血,冷然吼道:「不過泛泛之輩,也敢跟我高寵一戰,下一槍必要你性命1

高寵登時豪情大作,狂笑一聲,撥馬轉身再度殺向對方。

聽到泛泛之輩四字,那一張隱藏在面具下的一張臉,瞬間驚駭到扭曲變形。

鐵面人只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氣得眼珠子幾乎都要氣炸出來。

「這一刀,我要殺了你啊啊啊1

一聲暴雷般的怒嘯,寒刀再斬而出,卷著獵獵的殺氣,刀刃迸射出萬千寒星,如驚鴻般席捲而來,空氣瞬間被刀刃撕得四分五裂。

如泰山壓頂一般向著高寵當頭劈至。

高寵手中的金槍猶若金色蛟龍,狂逆直上九重天,勢要翻天覆地,攜著不可一世的霸道朝那寒刀狂撲而來。

半空之中。

這毀天滅地的一記,轟然相撞!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