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七十七章 一步殺十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七十七章 一步殺十人!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什麼,你說什麼」

此言一出,全場驚愕唏噓一片。

老者一副諷笑的樣子看著這個白衣男子,宛若看著一個白痴一般。

他居然說他來殺人?

找死還是搞笑?

看著老頭的表情,白衣男子冷峻的面容泛起一漣死神般的冷笑,只回了一字。

「滾1

老頭神色一怔,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

「我叫你滾。你沒聽見么?」

白衣男子依舊淡淡道,一股無形的殺氣震懾當空冷霧。

「來人,給我把這個瘋子轟出去1

老頭頓時勃然大怒,惡狠狠的提起袖子,一聲厲喝,兩旁衝出四五個莽漢。

數個身材魁偉的精悍大漢面色羞怒,怒喝著衝殺上前。

看著四五個衝上來的莽漢,白衣男子面容冷絕若冰,彷彿絲毫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當先的黑衣莽漢一拳猛然朝白衣男子轟去:「你這賊子受死1

拳風獵獵動山崗,至白衣男子眼前不到三寸。

就在下一刻。

嗆啷一聲!

白衣男子腰間銀劍出鞘,寒光閃動,那黑衣大漢尚未回過神來,喉嚨已被劍氣洞穿。

漫空鮮血綻放如蓮。

白衣男子一劍橫空,人隨劍光轉動,像是化成了無數道殘影。殺入莽漢人群之中。

只聽得骨肉撕裂之音不斷傳開,道道血花濺射,一條接一條身形倒在了他的劍下,沒有一人是他一合之敵。

武館內眾多高手瞧著那道絢爛的劍光。游龍閃電一般在眼前旋動,面色變得無比凝重,再沒有了方才的從容鎮定。

他們這才明白,這口出狂言的賊子實是劍術高手,以這劍法之凌厲決絕,一劍破空之威,恐怕就算雲九霄這等刺客高手,是也要膛乎其後了!

老頭也是看得呆住了,他們既驚心於白衣男子的武功,更震撼白衣男子出手之狠辣無情。

「給我殺了他1

老頭頓時大喝,眾人群起而攻之。

「死1

一條大漢的身影狂吼躍出,掌中一口閃電錐劃破長空,扎向白衣男子飄逸的身心。

白衣男子彷彿背後長了眼睛一般,頭也不回,掌中銀劍反手劃出,只聽嗖的一聲勁氣破空,長劍直接將大漢胸膛貫穿。狂猛的力量帶動大漢身體朝後橫飛,直接撞破木樁,跌破了整個擂台。

如此神威,直教人心驚膽戰。艙內殘存之人都不禁心生退意。

「今日,我便讓這成為屠場1

白衣男子冷然狂笑,手中銀劍轟然出擊。

眾人避無可避,只得硬著頭皮與之一戰,場中已完全陷入了一片亂戰之中。

不,以其說是亂戰,倒不如說是一邊倒的抹殺,戰場的節奏已完全被白衣男子所掌控,他身形出現在哪裡。哪裡就是一片慘呼。

但他出手實在太快,也太毒,每一擊都是不留絲毫餘地,因此時間雖短暫,場內眾人卻已倒下了一半多。

這群惡客在尋常江湖人看來,固然都是極其了不起的高手,但跟白衣男子的差距卻不可以道里計。

「全場皆死,你們當高某人是在說笑話么?現在想跑卻是晚了1

白衣男子身形閃動,玉簫為劍,又是連斬十數名想要逃跑的人,旋即身形一化,徑直落入眾人包圍之中,大開殺戒。

他們到死都不明白,究竟是誰敢在桂陽城如此殺戮,又是誰有如此一般武藝。

血肉橫飛,慘絕人寰。

很快,眾多俠客無所避免,全部被屠殺殆荊

只剩下那個狂妄的老頭。

白衣男子手執染血銀劍,冷傲的凝視著眼前的老頭,冷然笑道:「該你了。」

老頭原本的怒氣轟然瓦解,早已被一臉的不可置信和猙獰所取而代之,他不敢相信,竟有如此狠辣之人。

「在我死前,還望知道你的名字,下了陰曹地府也好有個交代1

「某家,高長恭是也。」

聽到此言,老頭頓時驚慌失措,是用一雙看著魔鬼般的眼睛,盯著高長恭,畏畏縮縮地說道:「莫不是蘭陵王的後人?」

燭光下殺氣瀰漫,墨發白衣如一朵彼岸之花。

高長恭人如劍,目光也如劍,冷然道:「不想你竟也聽過我的名字,不過,你閉嘴了。」

下一刻,寒光迸射,血染燭光,一切寂滅於黑暗之中。

高長恭收起銀劍,恍若無事地走出了武館,卻聞見遠處街亭城門縫隙有聲響,便竄入了黑暗之中。

城門之上。

文鴦帶著二三十個輕功了得的將士,利用鐵鉤攀上了城牆,慢慢朝城牆上把風的梁兵潛伏走去。

手中匕首在月光下猛然發亮,文鴦手起刀落,流利地割斷了守卒的咽喉。

其餘二三十人也齊齊動手,將城門上的守卒都解決得乾淨利落。

做了一個手勢,文鴦諸人換上了梁軍守卒的盔甲衣帶。

飛速下城打開了東城門,文鴦胸中一股熱血,瞬間燃起,鷹目中迸射出興奮的火焰。

突然扯著嗓子猛然吼道:「有陳軍襲擊東門!有陳軍襲擊東門1

頓時東門城外,出現無數的火把,熊熊燃起在叢林之中,卻看不清人,只是越來越靠近城門。

那那一面「陳」字大旗,也高高飛舞在火光之中。

「啊!不好了,陳軍夜襲,快去通知夏侯將軍1

文鴦這一聲喝,驚起了巡邏的士卒,不禁朝東門趕來,並去總兵府通知夏侯稱。

文鴦見況,立即與己方將士,壓低盔帽,遁入人群之中。

西城門外,五里處。

一雙雙銳若寒芒的眼睛,緊緊盯著城門上的丁點變化,對著蒼茫寒霜般的月光,白起長吸一口氣,襯劍在手而不語。

「將軍,我看梁軍已經疲憊,大不如趁此強攻吧。」

身後,六千將士蓄勢已久,一股股殺氣洶湧澎湃。

石秀耐不住性子,朝白起叫喚起來。

白起冷然地瞪了一眼石秀,殺氣凜然地說道:「此時誰敢妄動,殺無赦1

石秀無奈,只得將一腔熱血強壓下去。

須臾,終於,西城門上的將士開始議論紛紛,然後離開了一部分守卒。

很顯然,計謀很成功。

「呼。」

白起深呼一口氣,拔劍向著城門猛然一劃,厲聲道:「擊破梁軍的關鍵就在眼前,生死存亡,就在這一戰了,不怕死的,就隨我攻破城門,擒殺夏侯稱1

雷霆般的豪言壯語,震破了夜的沉寂,回蕩在每一名士卒的耳中,將他們蓄勢已久的怒火,頃刻間引爆。

「殺1吾彥大喝聲,縱馬而出,狂馬快刀,如銀色的閃電一縱,當先率著攻城兵殺出叢林去。

六千將軍轟然而去,如決堤的的洪流一般,向著毫無察覺的梁軍,洶湧撲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