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七十八章 破桂陽!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七十八章 破桂陽!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殺聲震天,馬蹄WwW..l

城牆上昏昏欲睡的守卒猛然驚醒。

漫漫長夜變成了刀戟林立的廝殺。

只見桂陽城的弔橋徐徐放下,城門緩緩打開,這座交州的門戶之地,已經向白起敞開了懷抱。

毫無提防。

是文鴦,文鴦率著數十人從東門趕了回來,斬殺了城門下的守卒,飛速裡應外合打開了城門。

白起暗鬆了口氣,年輕的臉上,已經開始燃燒起凜烈如狂的殺機。

「將士們,殺敵三人,賞金五兩!殺將一員,官升一級1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陳軍發起了空前猛烈的進攻。

拚命三郎石秀突然間從身後抽出自己的砍刀,一躍上馬,大刀一橫,大叫道:「隨本我殺進城去,奪下城門1

嘯聲如雷,殺氣凜然。

石秀如電光一般射出,直奔城門而去。

三千陳軍陳軍精銳士卒,一呼百應,紛紛拔出暗藏的兵器,殺聲震天,如洪流一般涌過弔橋,追隨著石秀而上。

城上的守軍眼見如此形勢,這時才覺察到中了計策,急是想將城門關閉。

為時已晚。

城門被裡應外合的卡住,又豈能關得上。

吾彥一馬當先,長刀橫掃而出,無情的刀刃將城門左右數名敵卒斬為粉碎。

城內城外,先鋒士卒在吾彥發動,將城門一線的守軍殺了個措手不及,轉眼間便屍橫遍地。

石秀縱馬舞刀,格擋開城門上的流矢,大刀所過一命不留,如巍巍鐵塔一般屹立於城門一線,戰刀似車輪般卷出,將搶上前來,試圖奪門的敵卒,統統都殺荊

「城門已奪,速發信號1狂殺中的石秀,大喝一聲。

得令的信旗官,急將手中的將旗立起,幾步衝到弔橋上,向著北面狂搖戰旗。

殘陽下,那一面「白」字大旗,迎風獵獵飛舞,宣示著城門已經拒祝

城門之外,白起看看清清楚,瞬間殺機暴漲,拔劍在手,指著敵城厲聲大喝道:「全軍出擊,給我奪桂陽城,殺夏侯稱1

進攻的號角聲吹響,震動天地。

眾將拍馬而出,六千白起軍將士瞬間熱血狂燃,挾著震天的喊殺聲從樹林中衝出,浩浩蕩蕩的向著敵城涌去。

挾著漫天的狂塵,六千步騎大軍,轉眼便殺至城前。

城門一線,吾彥已指揮著奪門士卒,清空了通往城內的大道。

白起奔行之中,望見石秀大喝道:「三郎,給我率騎兵當先衝進去,誰敢阻攔就輾平誰1

接住著崔家的勢力,白起自己親自帶出了六百鐵騎。

六百鐵騎,放在北方根本不值一提,放在這水步為主的江南,卻絕對是殺手的存在。

石秀一得號令,熱血狂燃,雙目充滿血絲,雙臂爆出了一股鋼筋般的肌肉。

「騎兵將士們,跟老子衝進城去,殺光梁狗1發狂的石秀,扛著碩大的邴鐵刀,如野獸般咆哮,加速衝出。

身後的六百鐵騎,如黑色的狂潮般,洶湧的隨他向城門涌去。

正自苦戰的桂陽守軍,不但沒有防備城內會兵變,更沒有想到,城外竟然還伏有大股兵馬。

驚覺時已晚。

石秀率領著五百鐵騎,挾著天崩地裂的隆隆巨響,踐起漫天煙塵,勢如破竹般踏過弔橋,湧入了桂陽西門。

「檢測到石秀激發拚命潛能,武力+3,瞬間爆發力增強,基礎武力90,當前武力上升至93,請宿主注意查看。」

石秀一馬當先殺入,邴鐵刀帶著血霧狂斬而出,竟是將一名迎而來的敵卒,一刀掀上了半空。

未等那慘叫的敵將落地,石秀又是一聲暴喝,手中刀鋒刷刷連掃數下。

數道鮮血飛上半空,那倒霉的敵卒,竟被瞬間砍成了十七八塊,血淋淋的肉塊四面八方灑落。

石秀這不要命的刀法,殘忍之極,將那些看到的守軍,無不嚇得目瞪口呆,駭然變色。

「竟想不到這石秀刀法竟然如此狠辣」先鋒殺入的吾彥,看到石秀如此狠辣手段時,不由也倒吸一口冷氣。

石秀鐵騎開路,白起在盾兵的保護下,率步軍主力殺入,再加上文鴦的內裡外合,城門一線的近六千守軍,轉眼間已被殺得血流成河,死傷殆荊

城樓上,那面「夏侯」字大旗,很快就被斬落,「白」字的大旗被高高樹起,宣示城門陷落。

這座桂陽城,號稱被夏侯稱守到堅不可摧的鐵壁,就這樣被白起輕鬆踏破,如摧枯拉朽一般。

但白起眼神中依舊沒有出現勝利的欣喜,因為他和很清楚,梁軍尚有數萬之眾,若不能速速斬將,耗也遲早要被耗死。

沉吟片刻,白起厲然喝道:「三軍將士,斬夏侯稱首級者,官升五級,賞金千兩1

「隨我去擒殺夏侯稱1

聞言,石秀還嫌不夠,揮斥著大軍,輾殺驚慌失措的敵軍,沿著大街一路向著城中心位置的總兵府殺去。

總兵府。

大堂中,夏侯稱正高坐於上,一面小酌著美酒,一面而聽著手下將士的報告,猙獰粗獷的臉上,涌動著絲絲的得意。

「這廢物一樣的白起,竟還敢打我夏侯稱的注意,果然,區區幾百兵馬還想嚇唬人,被老子幾枝箭全部射死。」

心情愉悅之下,夏侯稱自少不了小酌幾杯,以為慶祝。

「等明日整頓兵營,我就可以對白起那小子動手了,到時候等我除掉了白起,打入零陵,奪下整個荊州,我看叔父還有何話可說,天下誰人不服我夏侯稱,當我霸王重生的外號真是浪得虛名?」

夏侯稱把玩著酒樽,越想猙獰的臉越加得意,不由哈哈大笑,縱酒豪飲。

正飲得暢快時,一名親兵渾身是血匆匆而入,拜於醉意微熏的夏侯稱面前,驚叫道:「稟夏侯將軍,西門急報,白起率數千兵馬突然殺到,已奪下了西門,正向總兵府這邊殺來,還望夏侯將軍早作打算啊1

鐺。

夏侯稱那已經送到嘴邊的酒杯,脫手驚落,酒水將滿臉的意氣風發全部打碎。

豎耳傾聽,竟然已經聽到府外隱約有喊殺之聲響起,更有隆隆的鐵蹄之聲,向著總兵府這邊逼來。

夏侯稱猛然變色,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難道說東門」

瞬間恍然大悟,夏侯稱身形猛地一震,孤傲陰怒的赤臉,驟然間湧上羞惱之色。

「速速著急南北兩門三萬將士,於城內斬殺白起1

夏侯稱勃然大怒,顧不得多想,披上鎧甲,大步流星的衝下高階,衝出了大堂之外。

拿過了那鐵匠專門打造重達八十多斤玄鐵大刀,騎上黑風馬,領著數千府兵朝西門方向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