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八十一章 貴陽戰畢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八十一章 貴陽戰畢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寒風瑟瑟,劍氣逼人。

夏侯稱感覺到背後一股涼意湧起,忙時一刀逼開了文鴦的銀槍,繼而拔出佩劍回身防禦。

「聽聞這夏侯稱亦是個劍道高手,我今日若是偷襲殺了他,非但不符江湖規矩,更會讓他人恥笑我高長恭。」

高長恭心中暗忖,今日之戰,應當是真正的兩面對決。

唰!

夏侯稱一劍飛擊,如冷電精芒,****而至。

高長恭抽身急退,身法一閃,已朝左道射去,銀劍化光一擊,嗆啷一聲,爆射出一團耀目的光火。

「來者何人,膽敢偷襲本將軍1夏侯稱怒喝著朝高長恭大吼大叫。

高長恭冷然一笑,先看了一眼一旁的文鴦白起等人,喃喃道:「我不管汝等有何恩怨,吾今日來此,便是仗著這一把劍,來與你一決高下,望汝等皆勿插手1

白起亦是冷冰冰的凝視著高長恭,沉吟片刻喝令道:「文將軍,回來,全軍將士都不要動1

「好!反正你們也跑步了,全軍將士聽令,給我把這裡圍起來,本將軍先解決了這個蠻子,再慢慢殺你們這堆陳狗1

夏侯稱自小是個武痴,也不多想什麼,便派人包圍了整個桂陽,下馬欲和高長恭在大街上一戰。

「你是何人,我不殺無名之徒,先報上名來1

夏侯稱看著高長恭的鬼面,赫然開口喝問。

高長恭沒有說話,如同一塊千年玄冰一般,良久,冷然道:「殺了你,再說不遲。」

樹葉颳得更猛,風從北來,風中夾雜著猙獰的殺氣。

高長恭慢慢揚開了衣角,錚錚劍寒。

「看劍1

清冷的聲音響起。高長恭如白雲般飄飛,一劍斜揮。

咻!

鋒銳的劍氣如一條白線般劃了過來。夏侯稱身形一閃,避開這一劍劈殺,但是他腳下的石板卻無聲無息被劍氣劃為兩半。

石板如江浪一般翻滾裂開。

下一霎。

劍氣大盛,夏侯稱一劍斬出,力發千鈞,裹挾著雄渾大力,正如他的人一般,劍勢亦是自高而下,爆發出沛然難御的一擊。

重重地劈向了高長恭。

唰!

就在下一瞬間。

高長恭一劍平推,劍勢幻化萬千寒星,每一點寒星都是險絕天下的絕殺之招,連綿劍勢,破空襲卷,眨眼之間已迫近夏侯稱眉心。

但就在這時,劍勢再生變化,那幻化而出的萬千寒星,陡然嘯聚而起,凝聚為一點寒芒,破空點殺!

直逼夏侯稱的胸前要害。

夏侯稱忙是回身一劍抵擋。

鏗!

銳利的劍嘯,引空大作!

見夏侯稱又擋了自己一劍,高長恭一躍而起,劍出如若雷芒,步步相逼。

夏侯稱亦是抖擻精神,使出渾身解數來迎擊高長恭。

大街之上,雙劍爭鋒,劍氣縱橫,肆意流轉之間,他們的劍揮到那裡,那裡就是一片粉碎,道上的樹木枝椏被捲入了劍勢中,頃刻間便絞碎成了齏粉,堅硬的青石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同樣也被劍光撕碎。

引得兩旁大軍唏噓一片。

唯一能形容的,便是。

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光寒十九州!

好快的劍!

高長恭劍法快得就像是一道閃電一般,頃刻之間,已破空劈來,視時間,空間如無物。

「我生平從未見過如此快狠的劍法。」

望著中間的寒光四射,文鴦不禁驀然自嘆不如

其劍勢之凌厲,劍速之迅捷,都已是文鴦平生所僅見,犀利無匹的劍氣刺破空氣,銳利的尖嘯引空乍起,隱隱竟有鬱郁風雷之聲。

劍氣大作,劍光大盛,高長恭突然雙臂一振,仰夭長嘯,嘯聲之中,奪命劍如光似電刺破長空。

這一劍乃是匯

聚了他一身劍法之中的精華,乃是真真正正的奪命之劍,殺生之劍!劍勢一出,方圓數尺之內的空氣瞬間被剝離一空,融入劍體之內。

夏侯稱眼皮一跳,雙手一收,身形飛退,以他之能,競然也不得不暫避鋒芒。

這一劍太過凌厲,他若是全力催發,倒也未必不能抵擋下來,但自己也免不得要受一震顫的傷害,夏侯稱自負過人,豈能接受?

他身法如電,一退便是數丈,高長恭氣勢如虹的一劍立時刺在了空處,哪知就在這時,劍體陡然一顫,本已枯竭衰退的劍勢競似又活了過來,衍生出了新的變化。

咻!

劍勢如蛟龍,光芒一轉,這原本刺空的一劍,彈指間已如飛星閃電一般,破空朝夏侯稱擊了過去。

「什麼?這一劍競是虛招?」

這氣勢驚入,簡直如同搏命一擊的劍勢居然是虛晃一招,這一招,夏侯稱固然沒有料到,就連文鴦等人也是吃了一驚。

劍光飛起,高長恭整個入也跟著飛了起來,融入劍光之中,呼吸之間,一劍劈空,劍勢爆發而下,千百寒星籠罩夏侯稱。

「告訴你,某家名喚高長恭1

高長恭冷然一喝,一劍刺來。

夏侯稱忙時轉身。

然而,已經晚了。

噗嗤。

夏侯稱胸口鎧甲碎裂,鮮血流溢而出,已被劃出一道尺許長的口,整個人直接從馬上橫飛出去,重重地摔在了數步之外。

「夏侯稱,你的狗頭我要了1

就砸此時,突然石秀縱馬殺出,未及夏侯稱反應時,石秀已撥馬從旁掠過,手中沾血的大刀,自上而下狂斬而出。

一聲慘叫,一道鮮血飛上半空。

夏侯稱那顆血淋淋的人頭,已劃出曼妙無比的弧線,飛上了半空。

所有人都駭然一片,陳軍居然會出爾反爾,突然出將偷襲夏侯稱,他們更想不到,方才神威無比的夏侯稱,此時居然已經是一具無頭之屍,身首異處。

但他們更不會知道,這都是白起的意思。

白起猛然回眸看了一眼發白的東方天際,將手中的夏侯稱人頭提起,鷹目中殺機吐露,揚劍大喝一聲:「夏侯稱已死!全軍出擊,直取桂陽1

「殺啊!殺啊!」

數千將士瞬間反應過來,齊聲狂吼,聲如驚雷,撕碎夜幕。

隨著白起劍刃落下,軍陣轟然而裂,數千將士如決堤的洪流,挾著摧毀一切的力量,向著一片駭然的梁兵撞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