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八十三章 王不過項,將不過李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八十三章 王不過項,將不過李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居然是李存孝,此人神勇不下李元霸,十八騎破長安,怒殺四十萬反軍,大破一字長蛇陣,最後牛逼的一生終結在五牛分屍。」

「而且死後,居然化為亡魂嚇跑十萬大軍,嚇死了夏彥童,真乃猛將啊,希望一定是他。」

陳恬雙手合十,慢慢祈禱。

「第二名,楚漢爭霸時期,西楚霸王項羽,請宿主注意查看。」

「霸王又出現了,王不過項,將不過李,居然還真有如此默契,史上最強武力巔峰的兩人。」

陳恬不禁唏噓驚嘆起來。

「第三名,東漢演義,王莽手下第一猛將,怪物巨毋霸,請宿主注意查看。」

陳恬驚呼道:「我靠,巨毋霸,不要嚇我,聽說這貨身長一丈,東漢王莽手下頭號大將,獨自對抗劉秀雲台26員猛將,斬綠林數千餘人。」

「第四名,東漢演義,銀戟雪太歲賈復,請宿主注意查看。」

「賈復,劉秀手下雲台二十八將之一,四次馬踏王莽百萬聯營,身中數十箭意識模糊仍能錘打巨無霸,基本上天下無敵,居然有這麼多武藝巔峰的奇葩跑出來,系統大爺你牛埃」

「第五名,北宋時期楊家將,楊家七子楊延嗣,請宿主注意查看。」

「七郎厲害啊,怒劈潘豹.單人單騎幽州救駕,在人困馬乏的情況下力殺四門,槍挑梁興州.沙海.沙里江,槍扎右軍元帥肖天佑,七八回合敗后軍元帥蘇天龍。青史標名,萬古流芳。后死於潘仁美一百單三箭之下。遼軍最怕楊家將,楊家將中最怕楊七郎.聞名喪膽。」

陳恬心想著,便開始祈禱起來,這次五個都是蓋世猛將,不論是誰他都歡迎。

「正在抽取中請稍等。」

「恭喜宿主獲得殘唐演義第一猛將,十三太保李存孝,李存孝四維如下,武力:106,智力:74,統率:94,政治:55,潛能未知,植入身份為白袍軍千夫長,不日將被陳慶之任用,請宿主注意查看。」

「果然是李存孝,106的基礎武力,終於可以匹敵那個李四傻了,而且還擁有94的統率,有獨擋一面的能力,連智力也74,不至於和李四傻一樣,瘋起來連自己人都不放過。」

陳恬心中興奮難以按捺,今天居然抽到了全史巔峰的李存孝。

「隨機亂入一人,水滸傳人物,史文恭,史文恭四維如下,武力:96,智力:70,統率:81,政治:59,植入身份:諸葛亮手下大將,為人狡詐,請宿主注意查看。」

陳恬哂笑道:「史文恭如果是原來我可能還有點擔心,但現在,這種貨色估計連李存孝一下都接不祝」

不日,廬陵郡。

陳軍水營大寨。

大江之上,但見片片漣漪,煙霧氤氳,隱隱約約能看見幾支插滿箭矢的戰船在江面泛動。

周瑜統率著兩萬的水軍與吳用已經對峙了數日,這數日來,周瑜也曾試探性的發起過小範圍進攻。

但一次次進攻都被吳用成功的抵擋了下來,可見吳用並非省油的燈,對於周瑜也不進攻,只是防守,而且做了充分的防守準備,連一隻鳥都難以難以混進去。

天色昏淡,日月無力。

周瑜撫著斜發,俊俏的面容染上了一層淡淡的憂慮,如刀刃般犀利的目光不停地遊走在地形圖上。

「莫非真的沒有辦法直接攻破么?」

周瑜斟滿桌上之杯,心中卻亂如麻線。

「都督,我看不如夜襲吧,我就不信他們真的能防的這麼嚴,並非我自吹自捧,以我的箭術,射殺他們的防兵根本不是問題。」

黃忠在一旁抱劍請戰,面色堅毅。

周瑜冷然一笑,搖了搖頭道:「你以為我沒想過,只是若是失敗,那我軍將徹底陷入被動,我們輸不起,也賭不起,你明白嗎?」

黃忠略微沉吟,只能強硬著咬了咬牙道:「謝都督教誨,是末將衝動了。」

輕輕喝了一口茶。

「報1

突然一聲報告聲響起,一個親兵匆匆入帳。

「稟告都督,賊將吳用,在防寨上派兵辱罵都督,辱罵我大陳將士無能。」

「豈有此理1

殺機凜烈的怒喝,呂蒙狠狠地一拳砸在了木椅之上。

其餘將士亦是怒火中燒。

周瑜冷眼看著手中那酒樽,臉色冷絕如冰,冷笑諷刺的目光,在絲絲流轉。

「吳用啊吳用,區區激將法,我周公瑾還沒有蠢到這個程度。」

「報1

突然又是一聲報告,另外一個親兵手捧八百里加急的軍書趕來。

周瑜接過情報,目光如刃,環掃數行,突然狂笑起來。

「哈哈,這個白起還真是個兵道天才,這個吳用激我激的真是時候。」周瑜狂笑著,將那道情報,扔給了眾人。

呂蒙等人看后,先是大驚,后是大喜,因為白起攻下桂陽城之後,為了照應周瑜等人,擾亂軍心,已經連夜將消息擴散出去。

並已經派了一千輕騎兵,連夜趕來廬陵,偷襲後方,到時候前後夾擊,方可大破廬陵。

「吳用猖狂,無非是以為他們的水軍無敵於江面,以為我水軍不敢跟他們一戰而已,如今就偏偏要送給他們一個大大的驚喜。」

說著,周瑜將杯中之茶灑了一地,拂手喝道:「回復吳用,我明天就跟他決一死戰1

廬陵郡。

姜松護送大喬去了天山之後,便連夜趕回,與小喬一路打聽陳軍的消息,來到了廬陵郡。

無名客棧。

姜松與小喬落腳在這個客棧,客棧之中人來人往,卻都是一幅幅愁眉苦臉之樣。

因為大戰在即,所有捕魚都要禁止,以免軍機泄露,一旦禁漁,就等於斷了廬陵大部分的生路。

「姐夫,你看那些人為何一幅幅愁眉苦臉之樣?」小喬為了掩人耳目,打扮成俊俏公子模樣,與姜松坐在一起吃飯。

姜松搖頭,回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好像聽說要打仗了。」

「有消息了!有消息了1

就在兩人交談之時,一聲呼喊響起。

一個乞丐跑進客棧,大聲喊道:「各位,有一個大消息啊,陳軍馬上就要對廬陵發起總攻了1

「切,你個乞丐發瘋了吧?」

旁邊的商旅不屑地冷笑一聲。

乞丐突然變得異常嚴肅,冷然喝道:「不信你自己去城門看,陳軍已經正式宣布,明日就要和梁軍決一死戰,這一打又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所以啊,各位能跑就跑吧1

「不對啊,一向聽說陳軍所到之地,軍法有言對當地百姓秋毫不可犯,所以我覺得還不如讓陳軍打進來好。」

另外幾個商旅一邊吃著,一邊議論起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