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八十四章 爾虞我詐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八十四章 爾虞我詐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公瑾哥哥,一定是公瑾哥哥1

小喬有些激動地抓緊了姜松的手腕。

「應當無錯,你先別急,我們明日去看看。」姜松眼神轉了幾轉,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

小喬輕咬朱唇,縱是心中十分焦急,但還是只能先點頭答應。

廬陵郡,總兵府。

大堂之中,洶湧的戰意狂涌而起,眾將熱血沸騰,獵獵的殺意,瞬間狂烈燃燒。

看著那份戰報,吳用那緊皺的眉頭,也緩緩松展開來,前所未有的狂烈殺意,在他的眼眸中如火熊熊燃起。

他的心中,一股莫名的興奮,正在迅速的襲遍全身。

此時的吳用,正盼著能夠吸引周瑜入自己的陷阱,也正是郝昭研製的「十面埋伏」,此機器威力非凡,可當數萬大軍。

但吳用只苦於周瑜隨機應變,而今,周瑜竟然主動的下了戰書,正中他下懷。

吳用當然也懷疑過周瑜是否會耍詐。

饒是如此,吳用卻仍信心十足,他深信,拋開所有的詭計,只要周瑜敢在這大江之上跟他一戰,他依靠著強大威力的武器,必勝無疑。

「哈哈,無謀陳軍,也不過如此而已,上次在被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陳將射中了銅錢,這次陷入我們的圈套,任他有千萬陰謀,也逃不出去1龐萬春頓時狂笑起來,不以為然地說道。

吳用本還有所擔憂,但龐萬春這一番話,卻傾刻間,打消了他所有的擔憂。

當下吳用奮然起身,傲然道:「周賊狂傲,自尋死路,簡直是天助我大梁,我豈能放過這天賜良機,我戰意已決,明日全軍盡出,明天殺盡陳賊。」

此話一出,龐萬春等諸將,熊熊的戰意也被瞬間點爆,個個激昂興奮,咆哮的戰意,將整個大堂都燃燒。

次日。

天色將明未明,絲絲縷縷的薄霧,籠罩了整條大江。

朝霞初現之時,周瑜身著玄甲,手按佩劍,背披白色披風,青松般的身形,從主戰艦中不疾不徐地走出。

陳軍水營一線,兩萬陳軍,此刻已全副武裝,軍氣浩蕩,戰意如狂。

陳軍將士,那一張張冷峻的面孔,流轉著必勝的信念,當周瑜的身影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中時,那無數雙年輕的眼睛中,立時迸射出了激動萬分的神情。

周瑜雖是年輕,卻已經帶出了兩萬的子弟兵,堪稱周家軍,在揚州之戰,毫不費力地摧毀了孫權全部戰船。

左右之上,呂蒙和黃忠兩員大將,一見周瑜前來,亦是執堅披銳,凝視著眼前的白霧。

廬陵戰役,他已經跟吳用對峙了許久,今天,終於到了結束這場鏖戰的時候了。

消滅梁國水軍的關鍵,就在今天一戰!

而周瑜也非貿然出兵,一夜之間,已經部署了一切,只待東風吹至!

漸漸地,霧消散開來。

日近午時,風雲漸變,原本大霧滔天的天氣,漸漸變成烏雲漸布。

方圓數十里之地,都被殺氣所籠罩,就連鳥雀都感覺到了殺機,不敢落地。

廬陵城水寨之外,一萬梁國水軍,背城而立,目光冷峻如鐵的凝視著前方。

天地間,一片靜沉,除了滔滔江聲,就只餘下士卒們的呼吸聲。

三萬將士,鴉雀無聲,安靜的彷彿是一個人。

吳用一襲羽扇綸巾,冷眼凝視著眼前慢慢駛來的周瑜,嘴角勾勒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奸笑。

「周公瑾,素問你少年英雄,帶水兵頗有才幹,如今我梁王擁兵數十萬,足矣橫掃天下,良禽擇木而棲,你何不趁勢歸降我大梁,日後也好保你一個大富大貴。」

吳用瞥見了前方的周瑜,公然當著兩軍之面,開始招降起來。

梁軍聞言,紛紛開始大笑起來。

「混蛋,竟敢當眾辱罵我公瑾哥哥1

吳用左側斜角的戰艦上,一聲怨罵響起,那人遠看是長相清秀的水軍,實則是一個女子,便是小喬。

一旁的姜松急忙捂住了小喬的嘴,生怕驚動了旁邊之人,因為子時他和小喬都換上了梁軍的鎧甲才混上了戰艦。

此時若是一露餡則不僅會被抓,甚至可能會影響到大戰進程。

陳軍戰艦上,黃忠,呂蒙二人緊咬牙關,恨不得上前手撕這個斯文敗類。

而周瑜卻是冷笑,一副雲淡風輕地冷笑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若當自己是禽獸,又何必說人話來貽笑眾人。」

「你1吳用頓時被氣得臉色漲紅,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竟然瞬間無言以對。

這次輪到了陳軍開始嘲諷大笑。

「公瑾哥哥好厲害,罵死這個斯文敗類。」

小喬聞言亦是笑顏逐開,姜松則是暗自鬆了一口氣。

少頃,吳用深吸一口氣,平定內心的怒火,朝周瑜喝道:「周公瑾,今日我也不廢話,你若有膽量,便率大軍來與我一戰1

周瑜先是沉吟片刻,忽然天上飄起了雨絲,點點滴滴打在江面之上,泛起了層層不為人知的漣漪。

「如此一來,火攻便失去了意義吳用,今日就用這場決戰,徹底成就我周瑜的威名吧。」

周瑜暗自沉吟,良久,慢慢拔出了腰帶上的佩劍,赫然寒芒落下,厲聲喝道:「全軍出擊!給我絞碎一切梁軍1

一聲令下,令旗搖動,陳軍之中,嘹亮激昂的號角聲,已然吹響,周字大旗,獵獵飛舞。

眼見陳軍出擊,梁軍中軍處,旗艦之上,吳用的臉上,已揚起了猙獰的冷笑,口中不屑道:「周瑜啊周瑜,今天就讓你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來成就我吳用的威名1

冷笑聲中,吳用下令搖動令旗,全軍準備戰鬥。

浩蕩江面,戰鼓聲衝天而起,竟是壓過了那滾滾的江水之聲。

陳軍前部,旗艦上的張順,也不下達準備號令,戰刀一揚,直接喝道:「全軍加速,直接給我衝上去,給我鑿穿敵船1

「小喬,你快躲起來,陳軍要打過來了。」

姜松按著手中的佩劍,急忙拉扯著小喬往外走。

小喬卻倔強道:「我不想離開,姐夫,要不你去幫公瑾哥哥吧,我一個人能摹!

「胡鬧,這是戰場1姜松有些氣急,開始後悔帶小喬上船,因為若是小喬除了一點事情,他不僅對不起大喬,更對不起自己。

他已經失去了爹娘,失去了弟弟羅成的音訊,再不能容忍失去任何親人了。

凄涼秋瑟的煙雨籠罩了廝殺。

良久,小喬開口淡然道:

「姐夫,我對周公瑾如此感情,你對姐姐不也是如此嗎?」

望著小喬那堅毅的雙眸,姜松頓時說不出話來,心中彷彿豁然被什麼東西打中。

沉吟片刻,姜松明白了,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方才點頭道:「那好,你給我好好待在這裡,不露餡梁軍不會對你不利,若是陳軍打上來了,你便卸下鎧甲。」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