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八十六章 一劍殺十人,誰人能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八十六章 一劍殺十人,誰人能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姜松一手襯劍,長舒一口氣問道:「你這廝狡詐卑鄙,速速將機關所在說出來,不然休怪我劍不長眼,殺了你再去找機關。」

「呵呵。」

吳用撫須不屑一笑,沉聲道:「自古以來,兵不厭詐,閣下好狂妄的口氣,但不知閣下高姓大名,也讓我好給你立個碑,免得死無葬身之地。」

「原話奉還。」

東風吹動,舞動姜松的斜發,殺氣凝聚彈指之間。

「不識好歹,給我殺1

吳用再無耐心等待姜松的答覆,便冷然一喝,讓周圍的兵卒一哄而上,直接將姜松就地剁成肉醬。

「殺1

周遭的兵卒瞬間雙眼一紅,各自挺著寒光迸射的刀劍朝姜松奔來。

望著周遭衝殺而來的兵卒,姜松眼中的憐憫一掃而空,轉而化為深邃如淵的狼瞳,手中的佩劍慢慢一點點出鞘,一股無形的殺氣瞬間凝結於半空之中。

「去死吧1

突然一道寒光出現在姜松的背後,咫尺一分,便可刺傷姜松。

唰!

劍鞘陡然凌空飛起。

虛空中厲芒暴閃而過,彷彿永夜中裂破天際的一線弧光,星火點點,瞬間綻放開來,生出璀璨精芒。

姜松銀劍出鞘,一劍平推,化入空氣之中。

這一推之勢迅疾無倫,偏又予人一種一幀一幀畫面定格,緩慢翻過的奇異感覺,奇快與奇慢兩種矛盾之極的劍勢融匯一體,實教人嘆為觀止。

劍體微微抖顫起來,引動了周遭的氣流,似乎連空氣都在這一刻化成了泥沼,被劍勢攪成了一團漿糊。

一劍生出無盡光輝!

重重劍影,鋪滿虛空!

道道劍光密結成蛛網,如同是一道道纏繞交擊的閃電雷霆。

彈指之間,這凶煞之極的一劍生就寒芒,已將無數靠近的兵卒盡罩入劍勢範圍內,避無可避。

嚓嚓……

緊接著轟然巨響聲中,半個船板像是被直接掀翻了一般,發出連綿不絕的綻裂音符。

噗嗤,噗嗤。

那無堅不摧的雷光過處,漫空鮮血飛濺,慘叫聲不斷於耳,數不清摧折的兵器,數不清碎裂的屍塊,被銀光掀上半空。

轉瞬之間,劍歸劍鞘,伏屍數十,血流十步。

姜松冷然回身,鮮血漫天飛濺,卻不沾其一滴,恍如長了眼一般,被劍氣活生生的逼開。

「怎麼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兩旁士卒紛紛嚇傻了眼,方才想群起而攻之,把姜松剁為肉泥,而頃刻之間,方才的數十個小卒,紛紛化為漫天血霧。

這劍法究竟是有多麼的快,他們無法想象,也不敢想,此時他們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逃!

「想不到竟是個武藝絕頂的高手,我向來求才若渴,你若願意為我做事,今日你非但可以不死,反而日後還能享盡榮華富貴,如何?」

吳用故作風雅,手中羽扇輕搖,一副欣賞的樣子望著眼前的姜松。

姜松沒有說話,嘴角慢慢勾勒起一絲冷笑,一絲死神般燦爛的冷笑。

最後,冷冷吐出幾個字。

「我來爾取首級1

吳用手中羽扇一頓,勃然大怒喝道:「敬酒不吃吃罰酒!生擒此人者,賞金千兩,官升三級1

原本眾人畏懼於姜松的狠辣,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眾人還是鼓起勇氣,為了錢財而紅眼朝姜松殺去。

「可憐的世人,終究還是逃不過名利的糾纏,但。」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當殺1

殺念已起,再無法躲避!

殺機四起,姜松的銀劍還在旋轉,但等到那十數道兵器刺近身前三寸時,旋轉的已經不再是銀劍,而是劍光。

璀璨的劍光,好似煙火一般在夜空中綻放開來。

只聽得一道道金鐵交鳴之聲,劍光捲入了那裡,那裡就是一陣的慘呼,劍光攪碎了刺來的十數口長劍,又是凌空一劃,只在一個呼吸間,分別落到了那十幾個靠近的小卒身上。

噗噗噗!

血花綻放,淋漓鮮血衝天飛起。

十幾名精銳梁兵小卒,只在一個呼吸間就被奪去了性命。

速若驚雷,力若崩山!

強大得連眼睛都似乎跟不上劍光的軌跡。

吳用看得眼皮子直跳,面容狠狠抽搐了一下,心中似乎已經起了退避之心。

他不是沒有見過劍術高手,例如夏侯兄弟,郝昭,鄧艾,顏良等人都是用劍的高手,但能把劍術運用到如此境界的人,他吳用真當是第一次見!

螢燭之火那能與日月爭輝?

念頭一轉,也就一眨眼間,殘肢斷體四處橫飛。

「不要留他性命,全部人都出全力,給我殺了他,賞金萬兩!官升五級1

了對方的出手,再有著生擒的想法,那隻能是個笑話了,面對如此可怕的對手,唯有搏命死戰,方有戰而勝之的希望

吳用發出殺氣凜然的聲音,且不說他能否有這個權力賞金萬兩,官升五級,但他的獎賞,再次激勵起畏畏縮縮的士卒,懷著僥倖的心理再朝姜松殺去。

一聲令下,一眾兵卒鐵劍掣出,抖擻鎧甲,剎那間,劍光飛舞,籠罩向了姜松。

姜鬆手腕一轉,銀劍飛舞著落入兩手之間,雙手猛地用力,突然一折!

嚓!

一柄百鍊銀劍陡然崩碎開來,化成數十塊精鐵碎片,以驚人的速度****而出。

撲哧撲哧的撕裂聲。

「啊1

頓時間,一陣人仰馬翻,凄厲的慘呼聲不絕如縷,當場就有十數人倒地不起,鮮血溢出,有人被破襲而來的鐵片擊碎了手骨,一隻手好似斷裂了一般,也有人被擊碎了腿骨或是被流彈也似的碎片擊穿了腹部,但這還算是好的,至少性命無憂。

真正倒霉的是被碎片擊中了額頭,喉嚨抑或心臟……等重要部位,當場就破開老大一個血洞,生機飛速流逝,氣絕當常

剩下趕來的士卒雖還有數百人人,卻已人人膽寒,瞧著姜松那深邃詭異的眼神,如同看著一頭自地獄中踏出的惡魔一般。

無人膽敢靠近一步。

姜松將手中的劍柄擲到一旁,目光陡然如同犀利的刀鋒一般射向了吳用。

「賊子,該你了1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