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八十九章 白袍鬼將,子夜交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八十九章 白袍鬼將,子夜交鋒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轉眼秋去冬來,十月已過。

糧草豐收季節已過,作為魚米之鄉的交州和水土豐潤的荊州,豐收頗多,這也是這兩州自古以來是兵家必爭之地的原因。

兩地的豐收給陳軍提供了很多的後備,也鼓舞的將士了士氣,雖然不能馬上天下太平,但至少軍中糧食充足,餓不死人,而且錢塘王也經常犒賞三軍,使得三軍將士對錢塘王十分忠心,都願意為其效力。

所以兩州之地,在蔣琬,徐茂公等政治人才的治理下,果然沒讓陳恬失望,參軍之人越來越多,甚至很多州郡的難民都逃到了荊州。

石亭城外。

子時

夜色如墨,潑亂星辰。

時近寒冬,凜冽西風作祟。

冷風瑟瑟從下刮來,捲動著滿地的枯葉,風中,暗藏著瀟瀟的銳氣,那是鋒刃專有的銳氣,高處叢生的灌木,落下幾個參差的黑影。

那是李軍的斥候兵,隱蔽飛速地繞著陳軍到處都是巡遊兵的兵營行了一圈,便立即隱蔽褪去,悄無聲息,可見平日訓練有素。

石亭城下,一叢叢的羽甲兵林立。

少頃,只見一個身長七尺五寸,面色呈紫棠色,臉上有扇圈鬍鬚,身著副將鎧甲的男子徐徐而來。

此人正是插翅虎雷橫。

原為太原打鐵匠,諸葛亮見其膂力過人,一步能跳過二三丈寬的山澗,便破格將其收入軍中,升為副將。

見雷橫已來,李孝恭襯了襯手中的劍,唏噓一口霧氣,上前道:「雷將軍,如何?」

「神了1雷橫先是誇讚一聲,再是冷然笑道:「這陳軍還真和軍師說的一模一樣,今夜防備很是森嚴。」

李孝恭先是默然不語,再是沉聲道:「軍師說過,未知底細不可動兵,若是今夜陳軍防備很是鬆散,那便八成是有詐,若是今夜陳軍防備很是嚴謹,那便是只能說明這個陳慶之並非領兵之才,即可大膽而攻之。」

雷橫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再是問道:「軍師派了多少兵力給我們?」

李孝恭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千?」雷橫一臉驚詫,明顯覺得為難,因為陳兵雖然經驗不足,但兵力還是有七千,若要強攻,也至少要有五千兵力方可保證成功。

「非也,只是三百。」

李孝恭撫了撫顎下長須,沉聲一笑。

「三百?軍師會不會搞錯了?三千都尚且難說成功與否,帶著三百人去偷襲,這不是明擺著送死嗎?」

雷橫滿臉駭然,根本無法想象,諸葛亮既然能神算出敵軍,又怎麼會只派了三百兵馬。

「喂,我說你個李大鬍子,半夜把我騙出來,到底可以打了沒有,再不打孤可要睡覺了。」

只見一個乾瘦如猴,面黃如病入膏肓,身高不滿六尺五寸的少年,拖拉著兩柄大鎚,憤憤地朝李孝恭大嚷大叫。

「這陳軍不過一幫癩皮狗玩意,你讓孤一個人去,幫二哥幾鎚子弄死他們,要你們在這嘰嘰歪歪什麼東西。」

「什麼二哥,什麼孤,你這廝竟敢如此放肆,你是何人1

雷橫常在軍中,並不識得李元霸,今日見一個病秧子來這出言不遜,本就是急性子,登時勃然大怒,朝李元霸厲喝起來。

「你說什麼1

剎那間。

雷橫與李元霸對視一眼,瞬間感到背上升起一股凜冽的寒意。

李元霸一對如饕餮凶獸般的眼睛半開半闔,眼眶之中那瞳孔下流淌著無盡的凶煞之氣,有若海底下的洶湧的暗流隱隱流轉,渾身上下散著一種與生俱來般的威勢。

李孝恭見況不對,急忙插在中間,勸說道:「趙王勿要動怒,這狗奴才不懂禮數,改天讓他扮狗給你消消怒。」

李元霸這才鬆了一口氣,沉聲道:「孤還沒雅興和狗較真,大鬍子,能砸人了嗎,我的大鎚可忍不住了啊1

李元霸說著,又重重晃弄了幾下鎚子。

雷橫這才知道,方才自己冒犯的,是當今趙王,但他無法想象,身為一個王侯,怎麼說也得是五官端正,怎麼會是這個模樣。

尤其方才李孝恭對自己的貶低,讓雷橫頓時怒火中燒,但只因當今趙王,也便不敢冒犯,只能忍住這口氣。

李孝恭仰頭一看月亮,便喝令道:「一更將至,只是不知這史文恭為何還不來。」

話音剛來,腳步聲匆匆響起。

只見史文恭手執方天畫戟,從城中策馬出來,身後又跟了大概七百騎兵。

史文恭勒馬喝令道:「軍師有令,一更之時,千員將士出動夜襲陳營,若是不敵便焚其糧草,不得有誤,退卻者,軍法處置1

與此同時。

陳軍白袍營,依舊是防備森嚴。

白袍諸將,盡集中軍大帳。

諾大的帳中,獵獵的殺氣正洶湧瀰漫,所有人都嗅出了陳慶之身上那前所未有的殺氣。

雖是蒼白儒生模樣,卻胸懷百萬雄兵,僅憑方才的判斷,便足以讓所有將領信服。

諸將身上的熱血,悄然已被點燃。

環視一眼帳中大將,左側是大刀關勝,右側是花和尚魯智深,其餘皆是白袍軍中武藝膽識上等的副將。

陳慶之輕輕咳了兩聲,蒼白如紙的面容微微一顫,開口問道:「李存孝何在?」

只見一員副將上前拱手道:「回稟將軍,李將軍去押送糧草,預計也快到了。」

「如此無妨。」陳慶之點了點頭,說道:「諸葛孔明自以為聰明,卻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今夜見我軍防備森嚴,必定會來襲營,想把我軍一舉殲滅,而且兵力大概在三千到五千之間,不知諸位將軍的部署如何了?」

「都已經按將軍所說,一切都部署好了。」

眾將齊齊上前答應,語氣鏗鏘有力,滿是自信。

聞言瞬間,陳慶之鷹目中頓時寒光凜烈,就如利箭一樣犀利,沉吟片刻,環視一眼兩旁大將。

陳慶之緩緩站了起來,拿出了陳恬贈送的對聯,沉聲道:「今夜,便是我們打贏李唐的第一仗,若是退,我們便會被他人恥笑,甚至可能全軍覆沒,所以我們別無選擇,只能一戰,而且只能勝,不能敗1

「名師大將莫自牢,千軍萬馬避白袍,便以這一戰,來立我白袍軍的威名1

耳聽著陳慶之雷霆般的宣言,望著那副筆鋒犀利的字聯,眾將熱血沸騰,個個殺氣澎湃。

「自從俺離開寺廟,加入了這白袍軍,就是渴望能建功立業,全靠將軍你將我們提拔上去才有現在的位置,所以有將軍你,我們誓死追隨1

魯智深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禪杖,大咧咧的嚷道。

「我們誓死追隨將軍1

其餘諸將,被魯智深這麼一渲染,紛紛慷然發誓。

陳慶之眼眸中殺意凸顯,豪然喝道:「今夜之戰勝負與否,全憑諸位將軍了1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