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九十章 困軍凶獸,大殺四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九十章 困軍凶獸,大殺四方!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兩更天。

寒風凜冽,殺氣漸漸瀰漫了整個林子。

一叢叢竄動的黑影在林間不停地閃現,不時出現寒光流轉的銀影,那是刀刃。

李孝恭雙目如炯,堅毅的凝視著眼前的陳軍陣營,朝身旁的李元霸說道:「趙王殿下,等一下我們全軍發動衝擊的掩護之下,你直接打進中軍大帳,把帳子裡面的人殺光就行了。」

「我呸,你個狗奴才,孤殺人還要你們打掩護,你們看著,看孤一個人去把這幫廢物給滅了1

李元霸並不理解李孝恭的用意所在,只覺得自己被看扁了,頓時勃然大怒,提著大鎚就朝外奔。

「姓陳的狗奴才,你爺爺李元霸來了1

原本寂靜的山林,被李元霸這一聲如同猛虎出山的狂吼,驚起無數的烏鴉,震顫無數枯葉。

「有人襲營1

驚醒過來的守卒,連忙結成隊伍朝李元霸衝撞而來。

守軍洶洶而至,狂沖向李元霸,李元霸大喝一聲,揮舞著兩柄大鎚,如殺畜牲般碾碎一顆顆人頭,直奔中軍大帳而來,口中狂喝:「都是沒本事的東西,給孤滾一邊去1

李孝恭和雷橫等人見李元霸已經大殺四方了,便也各自挺起兵器,帶著數百將士,轟然如決堤的洪流,朝陳營狂撲而來。

雷橫挺著手中一柄染血的戰刀,四面八方盪出,肆意的收割著敵軍的人頭。

李孝恭亦是拔劍,將陳軍無情的撕裂在夜幕之中。

加上李元霸這頭怪物。

勢如破竹,潰不成軍。

很快,數百李軍便以驚人的速度攻入了中軍大帳。

李元霸猛然一把將帳篷連根掀起,卻發現裡面空無一物。

「怎麼會這樣1

李孝恭看著裡面的場景,臉上的得意轟然瓦解,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殺啊1

正當這時,驀然間殺聲大作,夜色中,突然響起震天的喊殺聲,無數的兵馬從兩側衝殺而來。

一面面陳字大旗高立,陳慶之坐胯戰馬,手扶佩劍,如青松傲立。

他冷峻如刃的目光,冷冷注視著前方,注視著李孝恭那一張震驚無比的臉。

左面處,三千陳軍如潮而至,為首那赤臉大將,正是大刀關勝。

右面處,三千陳軍亦是如潮而來,為首那員和尚大將,正是花和尚魯智深。

李孝恭心頭一震,剛剛才燃起的豪氣,就此被陳軍的出現所震散。

六千陳軍洶洶而至,無情圍殺向數百李軍,關勝揮舞著青龍大刀,銀色的鐵幕下騰飛起一顆顆首級,直奔李孝恭而來,口中大喝:「李賊,此時不投降,更待何時1

雷橫眼見一個赤臉大漢殺來,耳聽其狂言,不由勃然大怒,大喝道:「鼠輩也敢擋放肆,你是找死1

李孝恭正欲下令撤退,而雷橫卻已經翻身上馬,挺著大刀朝關勝廝殺而去。

「你這賊廝,今日休想脫離這裡1

右側的魯智深厲聲一喝,手中水磨禪杖猛然一掃,將眼前幾個李軍的頭顱瞬間打了個粉碎,血霧漫天飄散。

「啊啊啊啊!我要殺人1

就在此時,李元霸突然如瘋狗一般狂吼,手中的大鎚如同流星天墜,四面八方,不分敵我的狂砸。

只聽得轟然一聲巨響,三層人牆組成的盾陣,如同朽木似的,頃刻間被李元霸砸破。

鮮血漫天揚起,在一片肢離破碎與嚎叫聲中,李元霸如同一頭髮狂的野獸,逆流而上,勢不可擋的撞入了陳軍陣中。

十八好漢之首,武力果真是強悍到極點,竟是輕鬆的衝破了陳軍的盾陣,速度竟然絲毫未被影響。

緊接著,在暗處陳慶之令旗一變,李元霸便卻陷入了無數陳軍的包圍之中。

「殺殺殺1

李元霸狂吼如獸,手中巨錘飛舞如風,四面八方盪出,如同碾碎螻蟻一般輕鬆,絞碎著圍堵而來的陳軍士卒。

陳慶之心神微微一顫,因為他沒有想到,這個李元霸竟然如此強悍,出乎他的意料,但也不含糊,隨即大喝一聲:「殺李元霸者,稟明殿下,賞金萬錢。1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三軍將士鬥志大作,數不清的陳軍將士,前赴後繼的向著李元霸圍殺而來。

這些無畏的士卒,儘管在李元霸的巨錘之下,如同螻蟻一般不堪一擊,但這數不清的螻蟻,卻將李元霸這頭凶獸的速度,也一點點地拖慢。

李元霸瘋狂的揮錘,錘錘見血,轉眼間整個人已被鮮血所染,身後留下層層疊疊的屍體,鮮血浸染泥地,形如一張龐大的血色地毯。

只見雷橫與關勝在亂軍之中戰成一團,李孝恭與魯智深也膠著於亂軍之中,難解難分。

與此同時,古道旁,幽月下。

一列七八百人的隊伍,打著陳字旗號,度過小橋,隊伍後面拉著一隊隊馬車,馬車上裝載著從揚州押送而來的糧草。

月光下,列隊排列有序,當先一員大將,正領著朝陳營方向走去。

只見其身披睚眥鎖子紫金甲,背披赤火戰袍,座下一騎西域戰馬玉逍遙,左手拿著一柄重達三百斤的禹王槊,右手卻拿著一把約莫七十斤的畢燕撾。

尖銳的眉宇間流轉著與生俱來的霸氣,一開一合,便震懾無數活物,即便是各路神仙見了,也要嚇得退讓一旁。

此人便是李存孝。

年少時是西北山中的牧羊童,因為羊被山中的猛虎咬死,便獨自上山,將老虎活活打死。

然後因為看不慣縣衙的壓榨百姓,一夜之間,把縣衙上下數百人全部殺光,然後被通緝逃到了江南。

後來夢中得到神授,習得布陣列兵之道,又得到高人贈予的兩柄怪異兵器,便在機緣巧合之下加入了白袍軍。

陳慶之見其膂力軍中無人能敵,力能扛鼎,而且行兵之道亦有造詣,便將其直接升為自己的副將。

因為未收到陳慶之的通知,李存孝今夜便來揚州驛站押送糧草,並不知道此時陳營一片腥風血雨。

就在繞過小道之時,一股冷風嗖嗖刮來。

李存孝赫然抬頭朝前一看,只見正前方布列著七八百的騎兵,一桿「李」字戰旗在月光下獵獵飄揚,顯然這是李唐的埋伏,而且早已等候多時。

方才史文恭便和李孝恭兵分兩路,一路劫糧草,一路強襲殺陳慶之,如今史文恭終於等到了送上門的肉。

只見史文恭背著鐵弓,手中挺著方天畫戟,縱馬上前,嘴角抹起一絲得意詭絕的奸笑,奸笑道:「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不想死的,便乖乖棄械投降。」

沉頓一聲,史文恭語氣突然變得殺氣盎然,譏諷道:「然後把那裡的糧草拉過來,如若不然,嘿嘿,明年的今天便是你們的忌日。」

「哦?」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