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九十二章 震驚的諸葛亮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九十二章 震驚的諸葛亮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去1

史文恭厲喝一聲,虎指鬆開,一支利箭脫弦而出,直向李存孝的背心而去。

亂軍之中瘋狂殺戮的李存孝,猛然感覺到背後一陣涼意湧來

再看白袍營亂軍之中。

蒼茫的天地間,發出一聲聲驚天巨響,令風雲變色。

無數道血柱,數不清的斷肢,不計其數被摧折的兵器,衝上半空,交織成一面巨大的血網。

人嚎馬嘶,肢飛顱碎,數之不清的士卒,頃刻間撞成了肉泥。

關勝刀如雷芒,鐵幕所過,摧枯拉朽,一顆顆大好人頭紛飛半空。

魯智深狂猛難當,一仗掃過,擊飛一片如同螻蟻般不堪的敵軍。

李元霸大開殺戒,身先士卒,如一柄鋒利無雙的巨刃,轟開血路,巨錘一掃而過,將兩名當頭撞至的陳騎,攔腰碾為肉沫。

斷肢與折損的兵器漫天揚起,鮮血如雨點般濺落,在一片肢離破碎與嚎叫聲,李元霸無人能擋。

但陳軍在陳慶之的引領之下,並未亂了陣容,而是有序地將李軍一點一點碾殺。

此消彼長,很快,李軍陷入了下風,人數越來越少,只剩下李元霸,雷橫,李孝恭三人加上十幾個校尉。

遙望著如潮水般源源不斷湧來的陳軍,李孝恭看著滿地的鮮血,沉默不語,眼神變化不定,顯示著他內心的不安。

這一戰,他本來有必勝的把握,可誰知道,陳慶之居然將計就計。

「李將軍,讓我去吧,只要趙王殿下開路,我必取這陳慶之的狗頭。」雷橫深吸一口氣,舔了舔沾滿鮮血的大刀,拱手粗聲道。

李孝恭本想反對,但是見李元霸已經殺得陳軍心寒膽喪,不敢與之正面交戰。

而且他已經看到,白袍營的主將之旗就佇立在不遠處的山坡上,證明陳慶之本人也在那裡。

容不得多想,有時候勝負只是在一念之間而已。

「速去速回,取了那陳慶之的人頭1李孝恭毫不猶豫的揮劍一指。

得到軍令的雷橫,厲喝一聲,一刀砍翻兩個擋路的陳軍,越過李元霸鋪開血與肉的地毯,朝陳慶之的方向狂沖而至。

驀然間,隔著幾重兵陣,雷橫已經尋到了陳慶之的所在。

二人對視一眼,雷橫瞬間殺機如焚,猛地咆哮道:「陳慶之,拿命來1

一聲咆哮之下,雷橫縱馬飛躍兵陣,直接俯衝到了陳慶之的面前,寒光四轉的刀刃直劈陳慶之的頭顱。

「誰敢傷我主將,我關勝要他的命。」

驀然間,半空中響起一聲傲烈的暴喝,關勝從陳慶之的身後縱馬殺出,直取雷橫而去。

「檢測到關勝進入傲烈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97,當前武力上升至100,請宿主注意查看。」

關勝手中的青龍大刀,猛然一轉,散出龍吟似的顫音,隨即一道璀璨奪目的刀光衝天飛起,破開雲霧,宛似一道匹練長虹,直劈向雷橫。

狂烈的刀氣深深的震懾了雷橫,雷橫急忙反手防禦,刀背與青龍刀轟然相撞在一起。

吭。

兩刀相撞,金屬交鳴之聲,響徹四野,令所有人的耳膜鼓盪。

一擊之下,雷橫只覺山崩地裂般的巨力,順著他大刀灌入身體,那強悍無比的衝擊力,彷彿沾水的皮鞭,直抽得他血氣翻滾,五臟激蕩。

「敢偷襲洒家將軍,你這賊廝活膩了!!1

氣息尚未平定,只見魯智深從後方突然竄出,只取雷橫而來。

「檢測到魯智深進入狂猛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95,當前武力上升至98,請宿主注意查看。」

呼呼!

氣流一顫,一股狂猛蕭殺的氣息衝天飛起,化入水晶禪杖之中。

魯智深一杖攜著開天闢地之力,朝雷橫狂劈而來。

雷橫避無可辟,只能盡起全身之力,忍著身上的傷痛,舉刀全力相擋。想要回刀相擋之際,已是來不及。

雷霆般的瞬息間,禪杖撞至。

一道鮮血,一聲慘叫,雷橫連人帶刀,瞬間被從馬上震飛了出去,隨即七竅出血,五臟六腑俱皆崩裂而死。

眼見這一幕,李孝恭臉上的緊張轟然瓦解,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恐懼

石亭城。

軍機府堂。

只見諸葛亮一手執著兵書,一手輕搖羽扇,滿目自信淡然地坐在八卦椅上品味著清茶。

目光不時朝外望去,似乎在等待著什麼的到來。

腳步聲漸起,只見馬謖手捧兵書入內。

「哦,幼常深夜至此,不知有何事?」

諸葛亮放下手中的兵書,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望著馬謖。

只見馬謖臉色略帶焦急,慢慢走到諸葛亮的身旁,沉聲問道:「愚生有一事不解,還望老師告知。」

「無妨,直說。」

馬謖開口問道:「不知老師為何要深夜派兵出去襲擊陳兵?」

諸葛亮沉聲一笑,然後緩緩站起身來,長唏一口氣說道:「幼常啊幼常,兵法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們想要對於這個陳慶之一無所知,如果陳慶之只是一個泛泛之輩,我們就可以一舉燒毀他們的糧草,讓他們不戰而自敗。」

「所以今夜是試探他們的最好時機,即便是敗,也可以極限減少我們的損失。」

馬謖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誇讚道:「原來如此,還是老師想得久遠,我等不及也1

「不敢當,汝等還要多加學習,日後必成大器。」

諸葛亮淡然一笑,卻被誇得心花怒放,遙望地形圖,腦海中已經浮現起自己今後流芳千古的模樣。

「報1

就在此時,腳步聲匆匆響起。

一個斥候匆匆入內,上報道:「啟稟軍師,李將軍和趙王回來了,我軍全軍覆沒,雷將軍戰死1

「你說什麼1

諸葛亮猛然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凝視著眼前這斥候,心頭彷彿轟然被什麼刺中一般絞痛,搖搖晃晃差點摔倒。

白袍營。

收拾了戰場的殘留,陳慶之命大軍重新駐紮別處。

軍機大營。

陳慶之清點了一番死傷情況,才發現今夜一戰,殺敵約莫三百人,殺敵將一人,己方損失六百員將士,並未損失大將,其中四五百人都死於李元霸的錘下。

「嘶。」望著數據,陳慶之倒吸一口冷氣,沉聲道:「想不到這李元霸居然如此兇悍,我看即便是霸王在世,也難以與之匹敵吧。」

一個親兵匆匆入帳,上前拱手道:「啟稟將軍,糧草已經完好無損押送回來了。」

「很好,存孝何在?」

陳慶之捋了捋須絨,表示很滿意這個結果,便開口詢問李存孝。

只見斥候的臉色突然變得難堪萬分,支支吾吾地說道:「中路我們被李軍給埋伏了,李將軍李將軍他為了保護糧草,獨自一人留下來抵擋李軍恐怕恐怕已經」

「你說什麼1

陳慶之駭然一驚,臉色變得煞白,朝斥候喝問起來。

魯智深連忙上前一把拽起那員斥候,扯著嗓子喝道:「你他娘的放什麼狗屁,李兄弟力氣比洒家還大,你說他死了,放屁1

「誰說我死了」

帳外一個人影忽隱忽現,手中還提著一個水壺狀的黑影,不屑地笑了起來。

ps: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