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九十六章 大決戰的序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九十六章 大決戰的序幕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首先青衣要跟各位讀者大大抱歉,因為青衣最近開闢的線路有點過多,導致各位讀者大大閱讀起來有點不順。

所以青衣就先把當下局勢先寫最精彩的諸葛亮與陳慶之一戰,希望各位讀者大大也能夠理解。

接下來一戰會迸發出很多英雄人物,有自己感興趣的人選,可以加青衣企鵝2424557414,青衣也希望收到各位的批評。)

初日夜晚一戰,白袍軍雖然給了諸葛亮一個當頭棒喝,但也因此元氣大傷,不得不暫時休整。

而李軍因為軍心受挫,諸葛亮亦是在龍閣閉關七日七夜,無人知道其在樓閣究竟做什麼事情。

七日後。

石亭城外。

「你說是王弟他派來了二路援軍?」正在籌劃戰略的陳慶之,悠然抬起劍眉,有些意外地看著眼前進來報告的關勝。

關勝捋了捋長須,面色高興地說道:「正是如此,殿下派了二路三千大軍,由左王師都督陸遜為統帥,副帥秦瓊,及羅士信,慕容恪等人。」

「如此,吾早問陸都督大名,知其年少謀略詭絕,擊潰楊家太保大軍,還有這個羅士信,聽聞其膂力冠絕天下,即便是李元霸也要退讓三分,真是天助我也,快快打開軍營,三軍一起迎接1

陳慶之一聽陸遜之名,登時心頭鬆了一口氣,近來他研究了石亭城的重重關卡,也曾派斥候前去打探,卻發現諸葛亮各處布防,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正在糾結於破城之策時,陸遜等人來了,讓陳慶之頓時覺得破敵有望。

天光大亮,晴空萬里。

陳慶之出營遠望,但見南面沿河大道方向,一隊兵馬進入視野。

上面打著一張碩大的「陳」字大旗及其一張「陸」字大旗,是陸遜大軍無疑。

陸遜執堅披銳,年少桀驁的臉上滿是意氣風發和沉穩,自從九江一戰之後,隨著陳恬召喚出來的人才越來越多,陸遜就開始慢慢被埋沒於將才之中。

此時有一個立功的大好機會,陸遜又怎麼會不高興。

而更奪人眼目的是隨後的一騎將士,只見其一騎白馬月照千里白,身披三叉銀龍甲,手中執著一柄亮龍梅花槍,頭戴鳳翅盔,一臉的剛正俊灑,大將風範絲毫不輸陸遜。

此人便是剛剛被陳恬提拔起來的慕容悖

陳恬本想讓慕容恪擔任主將,但考慮到慕容恪毫無軍功,若是貿然讓其當上主將,不說陸遜等將士不服,即便是軍心也有所不服,所以只能草率地考驗了一下其武力,令其當個副將。

陸遜統軍進入白袍營,早聞陳慶之當夜打了一個大勝仗,便也謙遜地將主帥之位讓與陳慶之。

中軍大帳。

陳營諸將,盡集中軍大帳。

諾大的帳中,獵獵的殺氣正洶湧瀰漫,所有人都嗅出了陳慶之身上那前所未有的殺戾之氣。

多次的籌劃決戰,諸將身上的熱血,悄然已被點燃。

環視一眼帳中大將,陸遜緩緩的站了起來,沉聲道:「之前元帥已經將諸葛匹夫的士氣大挫,料到如今李軍正在籌備方案如何禦敵,絕無膽量敢貿然出站。」

陳慶之點了點頭道:「伯言所說極是,如今兩路大軍會和,我們兵力將近一萬,有眾多蓋世猛將,更是士氣大漲,將士早想與李軍決一死戰。」

「那就干他娘的,讓他們知道我羅士信的厲害,看我不擰了那個諸葛匹夫的腦袋1

羅士信一抹鼻尖,不屑地冷笑一聲。

「我看也有道理,如今我們士氣正旺,兵法云:氣旺而攻之,可有三倍於敵之勢,故如此優勢決不可放棄。」

李存孝亦是雙手抱胸,理智的分析起來。

「洒家我早就想決一死戰了,再這麼耗下去,實在是太憋曲了,跟那匹夫拼了,給死溶。」魯智深跳出來,激怒地大吼道。

秦瓊也虎目一凝,厲聲道:「今日之勢,已到了決戰關頭,趁如今李唐的兵力尚未到達,我們發起總攻,也以免夜長夢多,諸位的決策,我秦叔寶鼎力支持。」

聽得如此之多的主將同意,眾人也群起響應,慨然叫戰。

「諸位稍息,諸葛匹夫萬變不離其宗,某有一策,方可抱決戰之時進可攻,退可守。」

激昂的氣氛被這清淡的聲音打亂,眾人齊齊朝那個角落看去,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慕容悖

「慕容將軍,有意見不妨直說。」

陳慶之欣然一笑,並未對慕容恪說話的身份感到突兀,反而是邀請其來說出自己的策略。

慕容策目光靜如止水,大步下階,指向高懸的地圖,「諸葛亮一定有防禦我們總攻的辦法,所以我們如此如此」

眾將的目光,皆隨慕容恪的目光,落在了石亭二字上,思緒飛轉,理解著慕容恪的戰術,眾人的臉上越來越興奮。

「如此良策,慕容將軍真乃將才也,我陸伯言有所不及1陸遜聽完慕容恪的戰略,亦是忍不住誇讚了起來。

因為這致命的缺陷,熱血沸騰的諸將們沒有看出來,陳慶之沒想到,陸遜秦瓊也沒想到,但竟然沒有瞞得過慕容恪的眼睛。

石亭城中軍大堂。

「你看,軍師已經這麼多天沒來了,不會是已經怕了吧。」

「誰知道,如今陳軍士氣如此之旺,就算我們有趙王壓軸,但這戰還怎麼打埃」

諸葛亮已經七日未曾議過軍事,大堂之中眾人議論紛紛。

在這此時,噠噠的腳步聲震入耳膜。

眾將士的目光齊刷刷地射向了殿外,只見閉關已滿七日的諸葛亮悠悠走進大堂。

只見諸葛亮如今身上有一種超脫於世的從容,眼神深邃無比,就如深不可測的星辰一般。

他的氣質已不如之前,儼然已有一種掌控全局,天下走勢,宇宙的規律,盡在掌握之中的氣勢。

「軍師,可有良策?如今陳軍兩路會和,怕是要發起總攻了。」

李孝恭一見諸葛亮出關,先是微微鬆了一口氣,當即上前湊近問道。

「你莫非忘了么。」諸葛亮悠然一揮羽扇,捲起道道煙塵,淡然弱水道:「唐王乃真命之子,必有上天保佑,這錢塘王不過是星宿之中偶然出現的一個異數,必然被唐王所剿滅。」

李孝恭先是一怔,旋即恍惚,嘴角不禁揚起一抹苦笑。

鬧了七天七夜,諸葛亮竟然是把希望寄托在了上天保佑上,這玩笑開的未免有點大了吧。

雖然說玄學大道三千,不可不信,但這兵家之爭,豈可將所有把握都用玄學來解釋。

李孝恭卻萬沒有想到,諸葛亮竟對此深信不疑,竟然把這麼一場決定生死的戰役,其最關鍵的部分,寄希望於虛無縹緲的「上天護佑」上。

「你瞧,這便是玄機1

諸葛亮慢慢伸出細長的手執,一道微風拂過,一隻白鴿遠道而來落在諸葛亮的手指上。

諸葛亮望著白鴿,淡然一笑,眾人皆是茫然一片,不知諸葛亮究竟在笑什麼。

只見諸葛亮慢慢取下鴿子腿上的紙條,沉聲自言道:「天數已定。」

諸葛亮慢慢分開綁著的那一張紙條。

只見上面赫然呈現一個「李」字!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