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九十九章 天寶神將VS曹營雙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九十九章 天寶神將VS曹營雙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先生,為何這魏王曹操的軍團會出現在此處1

馬謖一臉驚駭地看著城樓不遠處的曹操大軍,不可思議地朝諸葛亮說道。

諸葛亮先是一怔,再是一捋須絨,猛然驚醒道:「曹孟德定是聽聞我軍在石亭城與陳軍對峙,想等我雙方大戰站個兩敗俱傷,然後坐收漁翁之利,如此便可直入揚州如無人之境1

話音剛落,陡然間東邊天際又是塵煙大起,一道道煙塵鋪天蓋地地襲來,猶如決堤之江河一般迅猛,可見其勢力。

風過原野,塵煙之中,一面面「許」字大旗獵獵飛舞如流火。

只見又是一支大軍飛奔而來,當先一員大將,只見其身高一丈,頭戴藍金虎盔,身著獅頭黃金甲,背披金色披風,目若朗星,掌中一柄鳳翅鎏金鏜,鎲中兩側有著閃閃光的銀刃,座下一騎賽龍五斑駒,真乃神將下凡,不怒自威。

此人便是天下第二條好漢,大許護國神將,宇文成都!

遙望見宇文成都率大軍殺至,諸葛亮的額頭漸漸流過一絲冷汗,但很快便鎮定了下來,若有所思道:「看來越來越有意思了。」

看見北邊的曹操大軍殺至,東邊的宇文成都大軍殺至,陳慶之的眉頭也是眉頭一皺,眼神中流露出了猶豫。

陸遜亦是如此,不知如何是好。

「陳將軍休要慌忙,孤親率一萬大軍前來給將軍助陣1

只聽曹操襯劍在手,朝陳軍所在之地大喝一聲,身旁許褚和王君可同時率軍猶如兩道黑色的旋風,直奔石亭城而來。

「諸葛先生休慌,吾特奉父皇詔喻,率大軍前來助先生一臂之力1

與此同時,宇文成都亦是將手中的鳳翅鎏金鏜高高揚起,雙腿猛地一夾馬鐙,猶如一道金色長虹,率大軍朝曹操大軍殺來的方向衝去。

「曹操定是想圖謀李唐,然後與我大陳分羹,宇文老賊則是想與李唐共謀我揚州之地,如此兩方交戰,我們必須儘快拿下石亭,不然到時候雙方誰勝誰負,對我大軍皆是不利1

「白袍軍的將士們,給我殺進城去,殺得諸葛孔明人頭者,賞金千兩1

陳慶之須臾之間,便已飛快地分析地分析出了對策,當即襯劍在手,欲瞬間鼓舞士氣,一鼓作氣搗毀石亭,便縱馬身先士卒的衝出陣來。

城門前的羅士信和李存孝也加緊的力氣,狂轟城門,城門大破,一觸在即!

再看曹操大軍與宇文大軍迎面相撞。

轟。

浩蕩的蒼宇間,發出一聲驚天巨響,令風雲變色。

血霧滔天而起,無數兵甲騰飛,猶如一場饕餮之盛宴。

人嚎馬嘶,肢飛顱碎,數之不清的士卒,頃刻間撞成了肉泥。

宇文成都縱馬如長虹貫日,手中鳳翅鎏金鏜好似死神之鐮刀,轟開血路,飛刃扇掃而過,將兩名當頭撞至的魏騎,攔腰斬為兩截。

手中一柄染血的鳳翅鎏金鏜,四面八方盪出,肆意的收割著敵軍的人頭,將撞到的一切,全部轟為身後的肉泥。

斷肢與折損的兵器漫天揚起,鮮血如雨點般濺落,在一片肢離破碎與嚎叫聲,宇文成都恍若戰神一般,手上無三回之將!

「那便是冠絕天下,堪比無雙上將呂布的宇文成都么?你們二人,與孤合力將其生擒,若是不行便殺了!宇文老賊的底盤便唾手可得1

曹操望見亂軍之中宇文成都的殺戮之態,不禁微微動容,但堅決令下,許褚和王君可如兩道颶風,狂飆而出,撞入亂軍中。

超絕的武力旋展開來,無人能擋,數不清的許軍士卒,如螻蟻般被他二人輕易撕碎,他們辟出一條長長的血路,直奔亂軍之中金色長虹所在而去。

須臾間,王君可便仗著馬快,飛速殺到了宇文成都的面前。

「宇文成都,上將王君可在此,還不快快授首投降1王君可一刀砍翻兩個敵卒,繼而刀鋒一轉,遙指宇文成都,霸絕的一聲低喝。

那狂傲之言,儼然根本不把宇文成都放在眼裡。

「納命來1

昔日縱橫大隋,無人能敵的宇文成都,正殺氣大漲,胸中傲氣瞬間被激怒,一聲長嘯,縱馬有若疾風而出。

「檢測到宇文成都進入殺戮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103,當前武力上升至105,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王君可進入狂暴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95,當前武力上升至98,請宿主注意查看。」

血霧之中,一黑一金,兩道流光相對呼嘯著撲向對方,那隆隆的鐵蹄之聲,愈來愈近。

宇文成都手中鳳翅鎏金鏜已攪動狂風,濺起漫空的虹影。

王君可手中青冥長刀也狂攪塵霧,令神鬼變色。

天地之間,兩道光影挾著漫空尾塵,瞬間對撞。

轟。

震天的金屬激鳴聲,直灌耳膜,飛濺的火星灼人眼眸。

一擊之下,兩騎錯過。

宇文成都只覺雙手微微一松,吸了一口氣便很快平定了胸中微微震蕩的氣血。

而王君可的眼神之中,滿是驚異,此時他雙手已經劇烈發麻,若非方才全力一刀,自己恐怕刀早就被磕飛了。

他曾目睹過宇文成都以一敵多,也曾耳聞宇文成都的名氣,但未曾想到,這宇文成都的勇猛,遠在他預料之外。

少頃,宇文成都一雙劍眸凝視著王君可,鳳翅鎏金鏜猛然一指,傲然道:「你是這螻蟻之中唯一能接我一鏜的人,那便再吃我一鏜1

話音未落,宇文成都已縱動戰馬,再如金色流火一般,再次狂射而上。

眼見疾馳而來的宇文成都,還未接招,王君可心中便慢慢湧起一股恐懼之情,但無奈,他只能咬緊牙關,拼上全力再接一鏜。

「有俺許仲康在此!宇文小兒快快頭顱拿來1

「檢測到許褚進入狂暴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99,當前武力上升至102,請宿主注意查看1

只見半空殺出許褚一聲暴喝,一騎疾射而出,便如一道黑色的颶風,向著那團熊熊焰燒的金色烈火射去。

許褚手中象鼻刀如攜著五嶽之力的扇形之面般遞出,狂瀾巨浪般的勁氣迅速的凝聚,形成一層層旋轉放射似的渦流狂撲而出。

一金一黑,兩道重兩道流光迎面襲至,戰馬所過之處,強烈的勁風兩側的地面,刮到飛沙走石。

又是一聲轟然巨響。

黑金兩道流光,再度相撞,金屬交鳴之聲響徹遍野,巨響的餘音在所有人的耳膜中震蕩,靠近的士卒紛紛被震懾的直掩耳朵。

這是他二人全力一擊,力道皆有天崩地裂之威。

錯馬而過的瞬間,兩人又同時勒馬回身。

宇文成都目光中閃過一絲異色,手中的鳳翅鎏金鏜居然微微一顫,雙臂一麻,有一股強大的氣流順著武器不斷攪動著自己的氣血。

許褚眼中亦滿是震驚,自認為力大無窮,但方才一交手,卻胸口氣血為之一震,這宇文成都的力氣居然絲毫不遜色於自己。

PS:

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