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零二章 武悼金錘,雙猛降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零二章 武悼金錘,雙猛降世!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薛家將?據我所知,薛仁貴現在已經出世了,其中薛家將裡面,也就薛丁山,薛剛等人可以拿得出手了。」

陳恬耳聽系統的信息,不自覺的開始沉思起來。

「亂入第一人,唐中期薛家將之一,薛仁貴之玄孫,金錘薛葵,薛葵四維如下,武力:101,智力:55,統率:82,政治:46,植入身份為宇文成都副將,請宿主注意查看1

「我靠,居然是他,薛葵可是在說唐後傳之中被比為再世李元霸的存在啊!就這麼任性的給了宇文成都?」

陳恬登時鬱悶無比,薛葵這等猛將,居然就直接給了宇文成都這一勢力,真是浪費人才。

「亂入第二人,魏晉南北朝時期,武悼天王冉閔,冉閔四維如下,武力:103,智力:74,統率:94,政治:69,植入身份為伍天錫沱羅寨殘餘勢力,當前真在石亭城一邊遊盪,請宿主注意查看1

石亭城前大戰。

只見曹操指揮著大軍有序地朝宇文成都大軍發起進攻,雖然兵力略處劣勢,但在曹操高超的統率下,卻絲毫不落下風。

再看亂軍之中。

金青黑三道流光之影不停流轉,王君可,許褚,宇文成都三人瘋狂地纏鬥在一起,勁風四掃,刃氣衝天,四濺的怒濤之力,只將周遭的地面刮出道道的溝痕。

沉重的馬蹄,掀起漫天的塵土,四五丈之的範圍,都被那三人外射的壓迫力所波及,左右激戰的兩軍騎士生恐被誤傷,只有本能的向旁退縮開來。

宇文成都信心越戰越烈,層層疊疊的鏜影,如狂瀾怒濤一般,一鏜接一鏜的攻出,每一鏜出手都是大開大闔,正氣雄渾,極盡霸道。

而王君可,許褚二人,亦是不給宇文成都一絲喘息機會,狂風暴雨般的光影,便挾起漫空血霧,如隕落的群星一般,鋪天蓋地的向宇文成都狂掃而至。

電光火石之間,三人已走過五十餘招。

本來宇文成都絲毫不落下風,但隨著「許」字戰旗一面面倒下,宇文兵團漸漸落入下風,宇文成都開始分心,打鬥中明顯有些力不從心。

「以多欺少,算什麼好漢,來來來!你薛爺爺在此,快來與我一戰1

「檢測到薛葵進入亢奮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101,當前武力上升至103,請宿主注意查看。」

猛然間半空中凝結的血霧,被一聲猛獸般的巨吼所震散,只見一個金甲小將,從宇文成都兵陣之中提著兩柄金錘狂殺而出。

赤金錘攜著開天闢地之力,四面八方盪出,捲起無數的氣流,碰上的小卒全部在一瞬間被砸飛出去。

鮮血如雨點般濺落。在一片慘叫聲中,薛葵如絞肉機一般,肆意的砸飛一堆又一堆的士卒,無人能擋一錘。

眼前數不清的士卒如螻蟻般被碾碎,薛葵踏著長長的血路,朝王君可狂殺而來。

「老王,你去把那小廝砍了,這裡我先撐著1

許褚一刀推開宇文成都的一鏜,扯著嗓子朝王君可喝道。

「好猖狂的小廝,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1

王君可點了點頭,轉而又是猛地一刀逼開宇文成都的金鏜,轉而縱馬朝薛葵所來的方向殺去。

寒光流轉的長刀,在沙土之中撕開一道裂縫,王君可右手一轉,一道寒光閃過,那青刀瞬間在他手中得筆直,刀尖斜指地面。一縷刀氣倏然衝出,激得地上血花四散。

「去死吧1

王君可大喝一聲,一股刀氣揮灑而出,青刀劃過一條詭異的弧線,凌空斜斬薛葵的脖頸,欲將其一刀斃命。

瑟瑟刀鋒凜冽寒空,而離死神愈來愈近的薛葵,驟然間嘴角冷然一笑。

「檢測到薛葵觸發猛錘潛能——武將單挑,武力有幾率瞬間提升5點,當前薛葵武力上升至108,請宿主注意查看1

「嘶,這薛葵可以啊,不知道又是哪個倒霉鬼要死在錘下了,千萬不要是我的武將。」

陳恬聽到這裡,先是一驚,再是緊張萬分。

只見在青刀距離薛葵不到數步之時,薛葵手中的金錘猛然搖晃,吸盡周遭空氣中的腥氣。

猛然間,薛葵手中金錘攜著力挽狂瀾之力,如金色的狂濤怒瀾一般,從下網上,猶如蛟龍出海朝王君可狂轟而來。

自信的狂嘯聲中,戰刀和金錘,分別正面迎擊而上。

轟!

天地崩毀,風雲變色

剎那間聲刺爆耳膜,吞噬掉了天間地一切的聲音,那一團巨大的球形爆炸波,四面八方的爆炸開來,沿途所過,如數不清的刃鋒,將地面斬出無數深溝。

強悍無匹的衝擊波,竟將十丈之外的兩軍士卒,都欣翻了出去,掀起的狂塵如沙暴般遮天。

許褚和宇文成都二人,聽到這一聲巨響,分別各使一招,彼此退出戰團,掩面而避。

呼呼。

風很快吹散了周遭的沙塵,只見兩騎屹立在塵影之中絲毫不動。

「怎麼可能」

王君可血絲密布的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青刀轟然瓦解,刀片清脆墜地。

這一擊之下,王君可的武器居然被活生生砸碎,這是要多大的力道。

「噗1

只見王君可虎指開裂,鮮血溢流不止,猛地一口鮮血噴出,身體裡面彷彿灌入了一道氣流,此時正不停的上下奔竄於五臟六腑。

「哈哈,威壯我大許,竟想不到還有如此猛士1

宇文成都立鏜狂笑。

「老王1

許褚驚駭的大叫一聲,連忙縱馬上前將王君可搶過馬來。

「曹孟德!你已傷一員大將,兵力又遠遠不如我,何苦為了一個南陳而與我苦苦纏鬥,今日我放你一條生路,還是速速離去1

宇文成都目光炯炯,凝視著眼前的曹軍,厲然一喝。

此時曹操聽到宇文成都的厲喝,手持倚天劍殺開亂軍,縱馬飛奔了過來,但見王君可重傷,眼中愁思密布,又看見一眼此時戾氣正重的宇文成都,只得狠狠一咬牙持劍喝令道:「全軍撤退1

「想走?」

薛葵眼見曹操大軍就要撤退,提著金錘就要縱馬追殺。

「無需再追,曹孟德對我們構不成威脅,我們的目標是陳軍1

宇文成都豪然一喝,在他看來,曹操已損一員大將,不會再來干擾自己,自己也沒必要窮追猛打,而是要抓緊去襲擊陳軍。

正當神思之餘,轟然一聲巨響。

那是末日毀滅的崩天巨響,只見一道氣流瘋狂從石亭城前四面八方襲來。

而傳來的源頭,正是李元霸,李存孝二人所在之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