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零五章 塞北兵變,羅成殺至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零五章 塞北兵變,羅成殺至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浩浩蕩蕩的石亭之戰,最終以諸葛亮的敗退劃上句號。

李世民親軍受到重創,加之張儀這大舌頭在李淵面前的牽制,諸葛亮短時間之內無法再次南下。

北方,陳恬暗自一人潛到北方,目睹了呂布武藝震懾全場,被趙光義收為心腹大將,因為城門關閉不得出入的緣由,陳恬不得不躲在冀州的易京,數日之內,難以活動。

易京有悠久歷史,靠近邊塞,三國時期,曾是曹操率師北伐袁紹,吞滅袁家三子之地,如今已經成為四戰之地,東邊的完顏阿骨打虎視眈眈。

瑟瑟冷風凜冽吹襲而來,陳恬一身蓑衣,在客棧的閣樓之上,靜靜觀詳著塞北如狼牙勾刃的皎月。

塞北之荒。

我們稱之為遠方的,不過是人世間的彷徨。

「石亭之戰,恭喜宿主取勝,獲得君主點200,請宿主注意查看,並且免費贈送宿主一次開發第六」

驟然間,腦海中系統的聲音打斷了陳恬的神思,但此時,陳恬竟有幾分蒼涼的懷舊感。

「系統,從建康到如今已經好久年,也許你不會懷念,但是我真的開始懷念我的那個年代,懷念我的父母,懷念我的家族,懷念那個在我記憶中只是一道殘影的兄長。」

呼呼。

陳恬打斷了系統的敘述,只有冷風颼颼劃過,流年若水沉浮,無人能懂這份跨越千年的蒼涼。

「回復宿主,目前還未找到修改時空的方案,還請宿主沉住心,想必等宿主一統天下之時,便是時空變遷之日。」

「呵。」

陳恬似笑非笑的一呵氣,一股流轉盤旋的熱氣騰飛而上。

「你知道嗎,史書上,關於陳恬的名字,僅僅是一筆帶過而已。」

說罷,陳恬又是長嘆一口氣,轉而娓娓道:「待到來年開春,桃花遍天,甄兒就該生了吧。」

轟隆隆,轟隆隆!

正在深思之餘,匆匆而整齊的腳步聲打亂了夜的寂靜,陳恬舉目望去,遠處火把片片高舉,大批軍隊集結。

只見呂布身披鎧甲,手執方天畫戟,坐下赤兔馬高高在上,凜然喝道::「塞北有敵入侵,眾將士快隨我去東門禦敵,王牌在此,誰敢不從,軍法處置1

「什麼,半夜居然有敵來襲?」陳恬微微一怔,連忙收拾起被層層玄布包裹起來的流光冥火槍,趕忙悄悄跑到城門邊上去。

易京城外。

只見此時雖是深夜,但卻火光滔天。

城外排列著近萬的突厥武士,人人凶相畢露,當先是兩員大將。

只見當先一人手提一柄五鉤神飛亮銀槍,一身銀甲白袍,面帶白色輕紗,宛如天庭神將一般威武狂傲的昂立在陣前。

身旁更是有一員虎將,胯下一騎踏雪烏錐馬,手中兩把水磨八棱鋼鞭,臉色有著幾條顯赫的疤痕。

再看身後分佈著十八騎,只見人人裝備彎刀銀槍,馬鞍旁懸著十八枝利箭,一身黑衣黑罩將身份覆蓋,顯得神秘萬分。

十八騎眼神猶如銳利的刀鋒一般,傲視前方,散著一股無堅不摧的戾氣,恨不得將戰場殺個昏天黑地。

「好熟悉的感覺,似乎在哪裡見過這個人。」

陳恬看著那員將佐,眼神之中滿是迷茫。

就在陳恬思索,和趙光義這邊嘩然議論時。那銀甲將軍已至兩軍之間,寒槍向著呂布大軍一指,傲然喝道:「誰敢出來受死。」

那一聲喝,透著一股九幽地獄般的殺氣,卻又挾著目空一切的傲慢。彷彿宋軍上下,在他眼中統統都是螻蟻一般。

陳恬的背後。禁不住掠起了一絲寒意。只覺那銀甲將軍一聲喝。有一種無形的仇恨殺戾之氣,瞬間襲卷而來,竟讓他有種不寒而慄的錯覺。

雖不知其虛實。光這份氣勢。陳恬就足以判斷此人非是尋常之將。

「系統,幫本宿主檢測一下此人是誰。」

陳恬當即向系統下達了命令。

「正在查詢中回復宿主,此人正是羅成,羅成四維如下,武力:98,智力:74,統率:88,政治:61,當前四維已經達到巔峰,並且檢測到羅成潛能發生變異,當前無法檢測,請宿主注意查看。」

聽到羅成之名,陳恬登時一驚,還記得上次見到羅成是在山東歷城的秦母壽宴上,如今卻是在易京城下兵戎相見。

而且陳恬此時發現,今日的羅成似乎有些不同,換言之,恍若不是羅成一般。

「土雞瓦狗,安敢在此放肆,還不快快拿首級來1

呂布縱馬上前,厲聲一喝,威勢絲毫不讓。

「吾乃塞北殺神手下大將呼延灼是也,你是何人,還不快快報上名來1

只見銀甲將軍身旁另外一員將士上前咆哮起來。

陳恬不禁又是微微一怔,心中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喃喃道:「呼延灼?塞北殺神?莫不是就是那個一個擁有召喚系統的穿越者?」

「吾乃趙王爺手下第一大將,河北呂奉是也,爾等土雞瓦狗,若是有膽,快來與我一戰1

呂布刻意隱藏自己的身份,手中方天畫戟慢慢劃過地面,戟鋒殺機大漲,坐下赤兔馬蠢蠢欲動。

「找死1

呼延灼大喝一聲,縱著千里良駒踏雪烏錐馬。白馬鐵鞭,如一道閃電,挾著凜烈的殺機,飛馳而去。

迎面處。呂布卻如赤色的鐵塔般,巍然不動,月光照射下,寒光四轉的畫戟斜垂於馬下。深陷的雙瞳中折射著冷絕如冰的寒光。

「土雞瓦解,也配與我一戰。」不屑的狂喝聲中,呂布猿臂一抖,手中方天畫戟攜著赤色之光,如一道閃電刺出。

雄渾之極的力道,破空而出,掀起漫漫塵沙,竟是化在一道粗如人形,黑赤相間的圓柱,狂轟而來。

呼延灼愕然變色,瞬間為這神鬼一擊所驚。

為時已晚。

呼延灼連忙變換攻勢為守勢,雙鞭合一,試圖來抵擋這一擊。

轟。

一擊,狂轟而至,耀射的火花驚艷了夜晚的鬼魅。

慘叫聲中,呼延灼雙手震得虎指鮮血直流,雙鞭騰空而起,被呂布直接轟上了半空。

ps: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