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零六章 月下殺神東方升!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零六章 月下殺神東方升!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風從北來,風中夾著不為人知的陰厲詭絕。天籟小說Ww『W.3TXT.COM

子時,星辰如墨。

陳恬手執流光冥火槍,靜靜地在城牆的角落邊上,透過洞口凝視著這突如其來的一場夜襲。

但見殘月似水,映寒了蒼茫大地。

沙場之上層層刃氣包裹迴旋,馬蹄所到之處地面無不撕破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轉瞬之間,呂布與呼延灼已經戰上了十幾回合。

只見呂布戟若雷芒,勢若崩山,一戟戟宛若九天隕雷一般兇猛,打得呼延灼雙臂酸痛,虎指迸裂,體內氣血猶如被沾水的鞭子抽中一般沸騰不息,敗相畢露。

但不知怎的,陳恬總覺這戰局有詭異之處,卻道不破這詭異,但當他看向呂布時,卻又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打得好!不愧是本王親自挑選的無敵大將軍1城上輿台前的趙光義眼見這戰局,放肆狂笑起來。

唯獨身旁的高開道咬牙切齒,恨不得一個暗箭射死呂布。

「土雞瓦狗,就憑這等伎倆,也配前來討戰1

呂布大喝一聲,登時威勢倍加,一戟早已攜著狂濤怒瀾之力,化為一道黑色的扇形之面,向著呼延灼的脖頸橫掃而來。

「檢測到羅成進入奮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98,當前武力上升至1oo,請宿主注意查看1

「呼延將軍暫且退下,待本將來收拾此等插標賣之徒1

只見突厥陣中的銀甲將軍冷然一喝,雙腿一夾馬鐙,坐下白龍馬仰天一嘯,瞬間幻化為一道炫目的銀色殘影,向著陣中的呂布破空殺去。

獵獵寒風拂過羅成的白色面紗,羅成手中的五鉤神飛亮銀槍迅捲起層層煙沙,若驚鴻匹練一般撕裂空氣的阻隔,攜著九幽地獄般的森寒殺機刺向呂布的要害之處。

以攻為守,實為上計。

若是呂布此時仍要執著砍下呼延灼的人頭,則會被羅成這鬼神莫測的一槍所刺中。

「可惡1

呂布怒罵一聲,隨即嘴角劃過一抹詭異而不易察覺的冷笑,當即迴轉戟鋒,化攻為守,來震開羅成這一槍。

「羅將軍好生應付,此人武藝絕不在你我之下1

剛從死神獠牙下逃出生天,呼延灼當即調轉馬頭,轉身邊走便吼。

被呂布震開后,羅成收回長槍,拿出特製的長號,嗚嗚地吹奏起來。

「少主有令!格殺勿論1

燕雲十八騎中的領耳聽劍羅成吹號,當即率著其餘十七人狂衝出陣。

只見牽一而動全身,燕雲十八騎瞬間如同黑雲覆壓天際一般襲來,每騎一手執著銀槍。一手舉起彎刀,倒伏在馬背上以奇異的方式朝呂布殺來。

「早聞燕雲十八騎不是常人,還望王爺打開城門,放出幾員將佐與我一起作戰1

呂布收起方天畫戟,仰天朝城樓上的趙光義厲然喝道。

趙光義也無多想,立即喝令道:「來人啊,打開城門,派遣五員軍中驍勇之將,前去助戰1

王令一下,無人敢不從。

只見城門大開,當先五員將佐縱馬殺出,各自提著刀槍劍戟從呂布身旁經過,朝燕雲十八騎殺去。

但此時,呂布卻戛然馬蹄不動,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只見燕雲十八騎當先,踏入迎面衝來的五騎。

只見彎刀縱橫十字交錯,寒光四面八方捲起。

驟然間銀影射過,鮮血飛淺而起,慘叫之聲四起,但見彎刀銀槍四面八方的襲來,每一槍下去,必索一敵之命。

燕雲十八騎就如一柄鋒利難當的利箭,踏著長長的血路,劈波斬浪一般碾殺向前,一路所過,只將飛濺的人頭和四散的鮮血留在身後。

長驅如入,如摧枯拉朽,不過一瞬間,趙光義手下的五員將佐,便在燕雲十八騎死神一般的獠牙之下,如紙紮的一般,輕鬆撕碎在腥風血雨之中。

「呂將軍,這是為何1

趙光義臉上的意氣風轟然瓦解,頓時驚魂失措地朝呂布喝問起來。

只見所謂的「呂布」慢慢撕開那張臉皮,露出一張令人驚詫不已的面容。

一張稜角分明,五官猶如天神鵰刻般完美的面容展現在月色之下,幽暗深邃的冰眸,散出猶如九幽地獄般的森寒肅殺,整個人出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

「主公1

羅成見了東方升,當即提槍報禮。

「是他1

陳恬見了東方升,當即大吃一驚,還記得當年在山東血洗方家樓,東方升不辭而別,如今卻在此處遇見。

而且之前所檢測到的呂布數據又是什麼!

而且羅成居然還喊他為主公!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陳恬此時心中充斥著無盡的疑惑,既然不是呂布,那為何東方升會有呂布的方天畫戟和赤兔馬,而且,他究竟是誰!

「屠盡城中所有官兵,膽敢犯百姓者,殺無赦1

東方升凜然厲喝一聲,命令一下,登時數千的突厥鐵騎猶如吃了定心丸一般,轟然怒吼,猶如決堤的洪流一般,朝易京城門撲來。

燕雲十八騎眨眼間已到城門之內,人與馬如狂風一般射過,所過之處,竟是濺起了半人多高的尾塵之跡,勢不可擋的撞上前來。

只聽得轟然一聲巨響,三層人牆組成的盾陣,如同朽木似的,頃刻間被燕雲十八騎撕破。

鮮血漫天揚起,在一片肢離破碎與嚎叫聲中,燕雲十八騎組成的騎陣如同一頭狂的野獸,勢不可擋的撞入了宋軍陣中。

驀然間,一襲落荒而逃的敵將身影,被那東方升自信冷漠的眼睛鎖定。

是敵將高開道,東方升未來之前易京第一大將。

「高開道么,就讓你和這宋軍將士一樣,長埋黃土,免受戰亂之苦吧……」

東方升冷峻如冰的嘴角,揚起一抹殺機狂烈的冷笑,縱馬挺戟,直取高開道而來。

奔逃中的高開道,感受到身後有強烈的殺氣壓迫而來的一本頭,目光瞬間被一片銀白填滿。

在月光的照射下,東方升竟如一團銀色的閃電,狂襲而至,照得他眼睛都被刺痛。

一瞬間,高開道甚至有種炫暈的錯覺。

「這個傢伙,居然這氣勢……」

未戰,高開道在氣勢上就被完全被東方升壓倒,心神動蕩。

就在他心神一滯時,東方升已仗著精湛的馬術和絕世天下的赤兔馬,如月下流星一般的追至身後。

高開道別無選擇,只能一戰。

他便強行平伏下窒息的心神,鼓起勇氣,咬牙大喝道:「吃裡扒外的奸賊,今日便取你狗頭1

顫慄的狂喝聲中,高開道猛的回馬轉身,手中大槍電射而出,直取東方升面門。

「死人,果然是最忠實自己的靈魂。」

東方升冷然一笑,笑得猶如死神降世一般燦爛詭絕,手臂青筋爆漲,全身的力盡瞬間盡集於右臂,手中方天畫戟呼嘯而去,刺破空氣,捲起血霧尾塵,挾著毀天滅地之力擊出。

霸道無雙,令天地變色的一擊。

戟鋒未至,那真空般的強大壓力,就已鋪天蓋地的壓迫而來,竟然擾動了高開道的槍鋒軌跡,令之失去了準頭。

「他竟然強到這種……」

高開道驚駭之時,為時已晚。

那一道寒光流轉的鋒刃,如死神的獠牙一般轉眼撞至。

一聲骨肉撕裂的悶響,槍鋒不偏不倚,洞穿了高開道的頭顱。

大股的鮮血噴射而出,猶如一場唯美的噴泉表演,東方升狠狠地將高開道甩飛數十步。

然後放肆地舔了舔戟鋒上的鮮血。

「他」

陳恬遠遠遙望見東方升的世武藝,不禁駭然一驚,然後當他再看東方升時。

一股空前絕後的涼意湧上心頭。

東方升也正看著暗處的陳恬!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