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零七章 舊傷複發,陳恬命危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零七章 舊傷複發,陳恬命危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陳恬此時心中寒芒漲起,對東方升的身份充斥著無盡的疑惑。pbtxt

「錢塘王,哈哈哈哈1

就當此時,身後一個詭絕狂傲的聲音響起,陳恬猛然回身,但見面前早已排布著數百禁衛軍。

當先一人正是呂布和李儒!

呂布手摁寶劍,凜然譏諷道:「想當年荊州一戰,陳賊,你可令我呂奉先蒙羞天下,今日,我們便把新賬舊賬算個清楚1

陳恬登時心頭一怔,對於呂布的出現更是駭然不已,更別提他身後的數百禁衛軍。

額頭冷汗驟起,昔日統率百萬雄兵,手掌半壁江山的錢塘王,今日卻被圍在這城牆之上。

陳恬慢慢握緊了手中的流光冥火槍,一股股幽冥之熱漸漸在槍身上迴旋不止。

長呼一口氣,陳恬冷靜下來問道:「死有何懼!但我死前有一事不明,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1

李儒拍了拍手掌,露出兩排奸詐詭絕的黃牙,陰險道:「錢塘王啊錢塘王,當日你擊敗我等,我等便退出隋庭,引著數萬大軍來到北邊投靠了漠北殺神,這幾日正欲拿下趙匡胤,卻沒想到會引出你這條大魚。」

「原來如此,看來真是劫數難逃。」

陳恬仰天吁然一嘆,轉而目光突然猶如刀鋒一般犀利,直指呂布而來,冷然笑道:「呂奉先,你真以為你能拿得住我么?」

只見李儒冷笑道:「奉先何須與此子廢話,他既敢上門尋死,正好將他打殺了,一雪前恥1

「哈哈,不錯1呂布一聲冷喝:「給我殺了錢塘王,取其首級,主公獎賞萬金1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

一隊隊禁衛軍在呂布發令之下,結成陣勢,刀光劍影交織成一道密不透風的天羅地網,一層層朝陳恬的方向罩了過去。pbtxt

陳恬猛然一抖,玄布震散,露出一柄流光似火的長槍,只見其似血流一般將赤色泛濫開來。

游龍一擲乾坤破,孤槍九連國境絕!

狠絕天下百世兵,冷凝來路萬人坑!

「以我之魂,賦我上古之力1

陳恬狂然仰天一嘯,猛然挺起手中的流光冥火槍,登時好似變了一個人樣子。

「宿主將體力作為代價與流光冥火槍交換力量,當前武力得到提升,體力大幅削弱,請宿主注意查看。」

「殺殺殺1

一聲厲喝,陳恬以槍代棍,回身一招「黃龍入海」,猶如九天隕石一般狂轟而下。

砰!

當先衝上來的禁衛軍統領額骨驀地碎裂,陳恬旋身一棍橫掃而去,禁衛軍統領整個人便橫飛轟出,撞上了那一群撲上前的禁衛軍身上。

嚓嚓!

筋骨斷裂粉碎的聲音連綿響起,禁衛軍統領卻仍是橫飛不停,轟然一聲巨響,熙熙攘攘的人群如煙花般爆散開來。

陳恬身形一閃,直接竄入了亂軍之中。

陳恬腳步不停,流光冥火槍猶如饕餮之牙,肆意咬碎一個個食物,一步一殺,撲殺過來的禁衛軍便如飛蛾撲火,絡繹不絕的倒在腳下,鋪成一條長長的血色地毯。

一聲長嘯,陳恬的流光冥火槍反手一揮,如雷如電,如火如焰,匹練一般的旋光飛騰長空,橫空一絞,裂帛聲中,十數顆頭顱衝天飛。

陳恬又是身形一動,流光冥火槍化作棍勢,又是橫掃劈出。

便如撕碎了一張紙,堅固的城牆陡然斷折,在勁氣一催之間,已如孫猴子掌中的定海神針鐵一般,橫衝直撞輾壓過去。

慘呼哀嚎聲連成一片,眨眼之間,便有數十人人被碎石砸死或輾死,或撞傷!

這群禁衛軍駭然欲絕,勇氣頓然消失,紛紛擁擠著朝後潰退。

「常聞錢塘王文武雙全,但只知其以文治天下,卻不知其武藝如何,今日一見,倒是大開眼界。」

望著眼前血腥如斯的一幕,李儒若有所思地看著呂布,嘴中喃喃地說了起來。

瞬間,心頭的怒火,如火山般噴發而出,焚盡呂布全身。

「插標賣首之徒罷了,看我去砍了他的項上人頭1

寒光四射,呂布憤然拔出手中的寶劍,一個箭步如飛,縱入亂軍之中。

「檢測到呂布進入殺戮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103,當前武力上升至106,請宿主注意查看。」

「陳賊,今天我看你還往哪裡逃,我要用你的人頭,一雪前恥1暴喝一聲,呂布挺身飛出,如赤色的閃電,手舞鐵劍直取陳恬。

呂布轉眼殺至,手中鐵劍猛然扇掃而出,挾起一道劍氣,向著陳恬當胸橫斬而至。

劍鋒未至,那凜烈如冰的刃風,已鋪天蓋地的向陳恬壓來。

「呂布1

陳恬劍眉一凝,凶煞之光驟然爆發,手中流光冥火槍掃出,正大雄渾的槍式,迎擊而上。

吭!

槍劍相撞,金屬交鳴之聲,響徹四野,令所有人的耳膜鼓盪。

一擊之下,陳恬只覺山崩地裂般的巨力,順著他槍柄灌入身體,那強悍無比的衝擊力,彷彿沾水的皮鞭,直抽得他血氣翻滾,五臟激蕩。

陳恬忙時後退數步,一腳踏裂了背後的城牆瓦片,方才止住這衝擊之力。

「噗」

陳恬一口鮮血噴涌而出,流光冥火槍上的赤色很快消散開來,陳恬頓時覺得渾身力不從心,方才發現自己的體力已經快要消耗殆盡了,而且而且以前在山東落下的舊傷,似乎要複發了。

「去死吧1

呂布手中鐵劍,化做一道彎月,挾著剛烈無比的力道,就如大磨盤一般,朝著陳恬的脖頸橫掃而出。

陳恬來不及多想,只得奮然站起身來,用盡所剩無幾的力氣去抵擋狂濤怒瀾般的一擊。

鏘!

陳恬手中的流光冥火槍活生生從右手被磕到左手,那劍刃,直接砍入了陳恬的右臂之中。

噗嗤!

陳恬登時覺得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苦傳入心扉,右手的手筋被斬斷,陳恬已經完全失去了右手的知覺。

「主公1

眼見砍中,呂布正欲加大力道殺了陳恬,正當此時,巨響從天空傳來。

天空之中猛然落下一顆碎石,炸裂開無數的煙塵,待煙塵散開之時,陳恬已經消失不見。

呂布一副詫異的看著半空之中,居然是一個「飛鳥」救走了陳恬!

而那隻「飛鳥」,正是陳恬四大守衛之一的追命。

追命一手撐著傘翼,一手抱著陳恬緊張地說道:「主公撐住,無情他們已經帶了醫藥在前方。」

陳恬意識模糊,只覺此時眼前昏昏沉沉,右手劇痛不已。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