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零九章 寒江大戰 怒閹李儒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零九章 寒江大戰 怒閹李儒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次日,清晨淡霧瀰漫滿江。

一葉扁舟隨著江流直流而下,不遠處正有一個小山村。

「主公,前方有一村莊,我們倒不如現在那暫且歇息,等待主公傷勢恢復之後再作打算?」

追命握在前舟,側進來朝船艙內的陳恬說道。

「如此也行,追命,你去沿岸的地方弄點吃的回來。」

陳恬冷然回復,語氣之中絲毫沒有病怏怏地感覺,反而比之前底氣更足。

「遵命1

追命回復一聲,當即仗著輕功飛躍江岸,進入岸邊的叢林之中尋找食物。

只見船艙中的陳恬,耳聞追命已走後,方才深深地呼了一口氣。

「希望這輩子,再也不會有第二次這種痛苦了。」

陳恬一回想到昨夜洗髓伐筋的痛苦,不禁渾身又打了一個寒顫。

此時外面霜凍漫天,冰天雪地,陳恬因為衣服沾滿血跡,此時衣衫單薄,卻絲毫不覺得寒冷。

反而感覺體內有一股暖流如潺潺流水,湧入筋骨穴竅之內,渾身被一股飽滿,鼓脹的感覺圍繞,周身上下微微發癢,發熱,好似沐浴在春日的和光之內,心意里流淌著一股升發,生機勃勃的韻味。

當陳恬再次睜開眼時,竟然發現右臂上的傷口慢慢開始癒合,猶如神跡一般,最後全部癒合,連疤痕都完全消失了。

「好神奇莫非這就是自愈之力。」

陳恬不禁心花怒放,自己有了這一項超能力,不就是不死之身了么。

「宿主別想太多,不死之身也有限制,若是宿主心被挖了,亦或是頭被砍下來,那不管該功能多強大,都救不了宿主。」

系統冷冷地回復,打斷了陳恬美好的幻想。

「大人你看,江上有一個小舟,甚是可疑1

就在此時,沿岸響起了匆匆的腳步聲,陳恬連忙收拾心緒,透過那船艙上的小洞,隱隱看見二三十個打扮隱秘的甲士正在叢林中看向自己的小舟,而當先那人,正是李儒!

陳恬不禁心中一驚,本以為自己已經逃出虎口,卻沒想到還是讓李儒這王八蛋追了上來。

李儒捋了捋須絨,沉聲道:「荒山野嶺,居然有孤舟飄過,的確可疑,你們幾個,給我把那小舟拉到岸邊1

幾個甲士聞聲而下,扔出一根鐵索,掛在船艙邊上,硬生生把小舟給拉到了岸邊。

看著船艙上騰騰冒起的熱霧,又嗅到空氣中濃重的血腥味,李儒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哈哈,陳恬啊陳恬,你以為你逃得了我的手掌心么?你們快給我進去,把錢塘王給我抓出來1李儒一臉奸詐地狂笑了起來。

幾個甲士亦是滿臉陰險,各自提起了寒光閃閃的刀劍,朝船艙走去。

轟隆隆!轟隆隆!

就在甲士即將進入船艙之時,忽然一股鋒銳的氣息幾乎噴吐而上,隨即轟然一聲暴響,船艙已被一道凌厲的怒氣的撕碎。

只見一道紅光扶搖而上,爆射出萬丈紅光,陳恬仗著流光冥火槍,駕著鳳凰涅槃重生之勢從天而降。

「蟄龍已驚眠,一嘯動千山1

頓時氣場全部改變,陳恬冷峻如冰的面容,一雙銳利如鋒的眼睛半開半闔,不怒自威,渾身上下散著一種與生俱來般的威勢。

手中流光冥火槍如潛龍在淵一般,瞬間龍嘯而出,攪動一道道狂風,席捲著層層寒霜落葉,形成了一道道空中寒冰漩渦。

強勁之極的槍風,從上空掃過,將圍靠而來的四個甲士瞬間撕裂為肉沫,溫熱的鮮血潑灑在霜凍上,竟是血色融化了一片。

李儒一副見了鬼的樣子,連忙驚嚇得往後連退數步,失色道:「怎麼可能,這小賊不是被奉先給砍了一條手臂嗎?」

「快,快給我把他殺了1

驚慌失措的李儒,連忙招呼著甲士擁堵上前,自己一把抓起了身邊的弓矢。

「死1

陳恬眼中極盡凶戾,手中流光冥火槍如暴雨梨花般揮展開來,凌烈的槍鋒無堅不摧,在陣陣的慘嚎聲中,溫熱的鮮血漫天狂濺,殘肢與折斷的兵器四面飛落。

看著陳恬血腥殺戮的一幕,李儒無可奈何,只得躲在人堆後面,慢慢搭起了弓箭,瞄準了瘋狂殺戮的陳恬。

「去死吧1

李儒厲喝一聲,虎指一松,手中利箭飛奔而去。

噗嗤,利箭直接貫穿了陳恬的胸腔,卻避開了要害之處的心臟。

冷風嗖嗖掛進體內,浸入血液之中,陳恬登時手中的流光冥火槍停頓了下來,整個人半蹲在地上。

「哈哈哈,我還以為多厲害,原來不過迴光返照而已。」

李儒眼見陳恬中了自己的一箭,當即扔開弓箭,提起佩劍朝陳恬走了過去,嘴中滿是譏諷嘲笑之話。

李儒的劍鋒,冷冷地指著陳恬的背後,冷然譏笑道:「錢塘王啊錢塘王,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今日你的人頭是我的,在你死之前,我要好好地羞辱一番,我要讓你嘗受一下宮刑的痛苦1

陳恬腦海中怒火中燒,頓時一股暖流貫穿全身,胸腔的傷口很快隨即癒合,痛苦之感很快消失。

「滾!老子送你上天1

說時遲,那時快。

刀光一閃!

陳恬拔出了腰刀,登時寒光四射,刀刃破空襲出,所有人瞬間失色。

唰!

一聲驚鴻匹練過後般的裂帛聲,陳恬一瞬間將李儒的二弟給解決了。

望著下體鮮血迸流,一股痛徹心扉的痛苦油然而起,李儒瞬間如同死豬一般哀嚎了起來。

陳恬趁勢一個旋風回腿橫掃,掃倒身邊的甲士,提起手中的流光冥火槍,一個魚躍滾到了滑坡之中,直滾滾的滾下了山林。

眾人一臉獃滯地望著陳恬逃走,連神都沒有回過來!

李儒面如死灰,破空痛苦地大罵:「一幫廢物!快去通知奉先,給我召集精兵精將,我誓要將這小王八蛋碎屍萬段1

陳恬滾下山坡,因為飢餓過度,暫時昏迷了過去。

此時,只見一個女子身著一襲白衣,背著草藥背簍從另外一邊林間剛好出來,看見暈倒在大石頭旁的陳恬,連忙跑了過去。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