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一十章 欺人太甚!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一十章 欺人太甚!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斜陽縷縷,透過窗戶。

慢慢地潑灑在陳恬俊秀的面容之上,一頭烏髮沐浴在這日光之中。

徐徐的,陳恬只覺身上有幾分癢痛,便慢慢睜開了雙眼。

眼前從模糊至清晰,只見自己躺在一個木屋之中,房中遍布中藥煮沸的味道。

「我這是怎麼了」

陳恬用手托著酸痛不已的腦袋,慢慢從床上爬了起來,一臉迷茫地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已經換掉了。

陳恬坐在床邊,呆愣地盯著懸挂在牆上的流光冥火槍,但鼻尖除了那股中藥味之外,居然還有一股淡然的幽香,甚是沁人心脾。

輕輕推開門,陳恬浴著早春的陽光,遠遠遙望見庭院中有一女子正在舞劍。

只見她把手揮向前方,用她的手腕轉動劍柄,劍也慢慢轉了起來。漸漸地,劍越轉越快,把地上的花瓣也捲起來,空中飄著淡淡的花香。

遠處,聚集了所有早春的蝴蝶,往這個方向飛來,陪伴著此女子一起舞劍

白色的身影如同雛燕般的輕盈,玉手抻出劍鞘里的銀劍,手腕輕輕旋轉,銀劍也如同閃電般快速閃動,劍光閃閃,卻與女子那抹白色柔弱的身影相融合。

劍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風,又如游龍穿梭,行走四身,時而輕盈如燕,點劍而起,時而驟如閃電,落葉紛崩。

真是一道銀光院中起,萬里已吞匈虜血。

陳恬不禁看著呆了,竟然喃喃自語道:「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此劍法真是一絕!」

陳恬這一聲偏偏驚擾到了那女子的劍勢,令其迴轉劍鋒,直接收勢回劍。

意識到自己破壞了這姑娘舞劍的意境,陳恬當即恭敬地抱拳上前道:「在下不才,擾了姑娘的雅興。」

那姑娘回過頭來,臉上未施粉黛,卻是一張清秀動人的面容,雙眸似水,卻帶著談談的冰冷,好一個二八妙齡的絕世冰美人。

只見那姑娘連忙過來攙扶陳恬,迫切地問道:「公子終於醒了,身體有恙,怎麼可以就這樣下床。」

一股幽香沁人心脾,那姑娘的正貼在陳恬的手臂上,只覺雙臂上波浪翻滾,陳恬不禁頓時身體某個部位有了反應。

但陳恬很快壓抑住這非分之想,不禁一臉困惑地問道:「敢問姑娘芳名?」

只見那女子沉吟須臾,方才輕聲道:「小女姓花名木蘭,無字,曾看見公子渾身是血暈倒在前面的山腰竹林上,便當即將公子送到小女子家中救治。」

「花木蘭1陳恬心中登時大喜,原來這個容貌清秀的女子就是自己召喚的花木蘭。

但同時陳恬看到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又沉聲欲語又止道:「那這一身的衣服是姑娘」

只見花木蘭臉上頓時略過一絲緋紅,當即否決道:「這身衣服是家兄花清給公子換上的,還請公子不要多想。」

陳恬淡然一笑,突然腦海中冒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自己當時暈倒時漫天飛雪,如今卻有春暖花開之召。

陳恬心中有不好的預感,當即開口問道:「花姑娘,你可知道在下昏迷了多久?」

花木蘭回道:「公子身體虛弱不堪,昏迷了將近十日,今日總算醒來了。」

「什麼?十日1陳恬登時心中急火中燒,自己十日沒有消息,也不知道追命他們回到揚州,整個陳國會變成什麼樣子。

花木蘭一臉不解地看著陳恬,好奇的開口問道:「不知公子經歷了什麼事情,居然會染得一身鮮血。」

「這個說來話長,我」

「妹子,妹子出事了,一大群官兵朝我們這裡來了1

就在陳恬話說到一半之時,只見花木蘭的兄長花清背著一背簍的柴火急匆匆地快跑回來。

「官兵?怎麼會有官兵到我們這個地方來?」花木蘭一臉困惑地看著花清。

少頃,花木蘭收起了劍,對陳恬說道:「公子先回裡屋,待小女子出去看看什麼事情。」

「姑娘小心。」陳恬點了點頭,連忙閃進裡屋,拿起自己的流光冥火槍,透著窗戶窺測著外面的一舉一動。

良久,只見一大堆將近百人的軍隊出現,慢慢朝這裡走來,當先一人,正是李儒!

看見李儒的出現,陳恬不禁心中湧起不祥的預感,自己把他給閹了,李儒現在是上天下地要封殺自己。

就在陳恬意外之時,只見李儒身旁還站著一個人,此人正是呂布!

「這下麻煩了,若是尋常一個李儒和一百兵卒,我還能全身而退,可如今還有一個武道已入化境的呂布」

陳恬思酌著不禁握緊了手中的流光冥火槍,腦海中突然浮現到一個救命稻草,自己不是還有金手指么?

但見李儒手提寶劍,一臉青煞地朝花清走來,一半娘腔地說道:「你這狗頭!可曾見過一個年紀十七八歲,渾身是血的年輕人?」

「我我」

花清從未見過這種大場面,登時嚇得腿軟,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有是沒有!來人給他給砍了1李儒猛地拔出寶劍,目光直瞪花清,胸中怒火讓他頓時厲聲下令起來。

「官爺饒命,官爺饒命!」

看著亮噌噌的劍鋒,花清更是嚇得直接腿軟跪到了地上。

花木蘭見眼前這副架勢,連忙上前解圍道:「將軍,我們兄妹就是鄉野之人,一天到晚上山砍砍柴,下田種種地,哪裡顧得上什麼年輕人,我兄長膽小,還望將軍不要加罪於他。」

「嗯?」李儒登時把目光投射到花木蘭的身上,把渾身上下掃視了個遍,緊接著腳步詭異地朝花木蘭走過來。

李儒嘴角慢慢勾勒起一抹陰險的詭笑,把目光落定在花木蘭丰韻的胸部上,奸笑道:「不殺他也可以,你這小娘子長得好生俊俏,你跟我回去1

雖說此時李儒已經是一個閹人,但閹人也有***自古以來太監和宮女偷情數不勝數。

而且李儒聽信了一個旁門左道,只要喝了七七四十九個美女的經血,便能還陽。

「官爺不要啊,木蘭她才十七歲,官爺繞過我們吧1

花清一聽這話更是急了,連忙爬過來抱住李儒的長袍,哭喪的求饒起來。

「你這匹夫找死1

李儒當即大怒,提起手中的寶劍,猛地一劍砍下了花清的一條臂膀,隨即是慘烈的哀嚎。

「兄長!不要1

花木蘭見到眼前這觸目驚心的一幕,當即花容失色地大喊起來。

「你跟我走是不走1

李儒又是一聲厲喝,一劍又砍斷花清的一條腿。

「我跟你走!我求你放了我兄長1

淚水充盈了花木蘭的美眸,花木蘭只得連忙妥協。

李儒突然又奸笑起來,說道:「沒意思,你把衣服先脫了,讓我們眾兄弟看一看,摸一摸。」

「你1

花木蘭登時花容滿是怒色,但李儒又把劍鋒逼近了花清的脖頸。

「我脫,你不要傷了我的兄長1

花木蘭縱是心中萬般怒火,但為了保全兄長的性命,此時也是萬般無奈,只得慢慢解開自己的衣帶,絲滑的衣裳漸漸寬鬆。

李儒和眾軍官看著花木蘭的動作,腦海中對接下來的苟且之事,滿口口水。

就在此時,一聲怒吼從木屋裡面衝天而起。

「你這閹狗,欺人太甚1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