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一十二章 呂布,出來單挑!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一十二章 呂布,出來單挑!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哈哈,快哉,看我之劍1

李白仰天大笑,手中之劍猛然聚合,凝聚起層層氣流,將周遭的冷氣盡數凝聚於劍鋒之上。

咻!

尖銳而短促的呼嘯之音響起,爆發的劍光在剎那間倏然凝聚,化為一點寒芒。

如若一滴水珠大小的寒芒,卻凝聚了所有的殺氣,劍氣於其中,一旦爆發開來,可知其威力,定是力發萬鈞,穿空裂石。

寒芒一閃,李白猶如橫空挪移一般,殺至呂布面前。

呂布眉心陡然一疼,如同被一縷極為尖銳的針尖刺中,與此同時,心中生出一股膨脹爆炸的感覺。

「怒1

暴怒的感覺!

「啊!膽敢戲耍我!我要把你碎屍萬段1

一線之間,呂布陡然狂吼一聲,頭上的束髮紫金冠轟然裂開,一頭長發狂舞,畫戟猛然轟動,五指如虎爪,真氣嘯聚而出,縷縷氣勁排空激發,震得大地都似在為微微顫抖。

「檢測到呂布進入無雙狀態,武力+2,智力-10,當前武力上升至108,當前智力下降至48,請宿主注意查看1

一縷縷黑色氣息繚繞指掌之間,呂布目眥欲裂,手中方天畫戟轟然一戟直劈而下!

畫戟所過,強勁之極的力道,竟將周遭的地面撕開條條裂縫。

戟鋒未至,虛空中的李白竟已驚駭的感覺到,排山倒海般的氣壓。幾乎一堵無形的巨牆,挾著摧毀一切的力量,向著自己狂壓而來。

速度之快,快過疾風閃電。力道之狠,強過泰山壓頂。

「怎麼可能?竟然如此迫人……」

李白來不及驚駭時,那如同死神獠牙般寒光四射的戟鋒,已狂壓而至。

勁風將他周身包裹。無處可避。李白無可奈何,只有半道以攻為守。高舉冰魄劍,傾盡全力一擋。

下一秒鐘。方天畫戟轟然撞至。

吭!

一聲沉悶攸長的金屬轟擊聲,響起了曠野之上,飛濺起的火星,耀如白晝之光,刺得陳恬不禁暫時閉上雙眼。

伴隨著一聲痛苦的悶哼聲。

李白胸中氣血鼓盪如潮。根本無法剋制。張口便狂噴了一口鮮血。那握劍的五指間,更是瞬間被震到龜裂,鮮血狂溢而出。

整個人被呂布活生生震飛數十步開外,躺在地上痛苦不已,那炳冰魄劍也被擊飛數十步之外。

呂布手持方天畫戟,猶如魔神降世一般,一步步朝癱在地上的李白走去,手中方天畫戟慢慢抬起,就要取了李白的人頭。

「慢著1

就在此時,陳恬一腳踹開木屋的門,厲然朝呂布狂喝一聲。

呂布聞聲回頭,眼神中的凶戾之氣更重,殺意盎然道:「陳賊,今日我們新賬舊賬就做個了結,待我殺了這賊子,再砍了你的狗頭1

陳恬沒有絲毫愜意,手中的流光冥火槍散出層層殺氣,猛然往地上一震,竟是震得地面微顫。

深吸一口氣,陳恬豪然道:「呂布,量你也是當世數一數二的英雄,今日莫不是想仗著人多來欺負我們人少?即便如此殺了我們,傳到外面去,你呂布將遺臭萬年,遭人唾罵1

呂布突然止步不前,猛地回頭,冷絕若冰地凝視著陳恬,冷然道:「那你想要如何1

陳恬先是會意呂布進了自己的套路,然後用手輕撫須絨,沉吟片刻方才開口道:「今日是男人的,就跟我單挑1

「笑話,你這陳賊有多大本事世人還不知道,我看你是自取其辱1呂布一聽此言,登時放生狂笑起來。

陳恬亦是笑了起來,然後開口道:「單挑很簡單,我接你三戟,若是我接住了,你就放我們全部人走1

呂布冷然道:「你這廝是活膩了,那要是你接不住呢?」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1陳恬堅毅回復,沒有絲毫的猶豫。

「奉先,休要聽他花言巧語,趁現在把他們一干人全部殺個乾淨1李儒總覺不對,當即朝呂布大叫起來。

但在呂布眼裡,面子比什麼都重要,而且此時呂布智商直線下降,那還能聽進去李儒的話。

「好,我量你也不敢耍什麼花樣,我呂奉先說到做到1

呂布狂然回復,那雙眼眸透射著傲慢不屑。冷絕如冰的寒光,不屑之極,根本不把陳恬放在眼中一般。

「瘋子,都是瘋子,長歌一曲當久醉1

李白擦拭去了嘴角的鮮血,躺在地上不自覺地看著閉上了雙眼。

「公子」花木蘭此時十分欽佩於陳恬的勇氣和擔當,但方才呂布的恐怖,連她自己都不敢與之交戰一合,更別談這大病初癒的陳恬,所以此時眼神之中更多的是擔憂。

陳恬又是深吸一口氣,放聲豪然道:「來吧1

「真是老壽星吃砒霜!陳賊,納命來1

藐絕天下的狂笑聲中,呂布疾步上前,手中方天畫戟高高揚起,如一道赤色的閃電,撕破空氣的阻隔,頃刻間如鐵塔一般,橫在了陳恬面前。

剎那間,陳恬驀覺驚濤駭浪般的殺氣,瘋狂的向他襲卷而來,那殺氣之強烈,彷彿竟已干擾到他的精神,壓迫得他幾乎有窒息的錯覺。

心神震撼時,呂布手中的方天畫戟,已化作一道扇形之面,挾著毀天滅地般的狂力,猶如磨盤一般朝陳恬的脖頸割來。

吭!

一聲耳欲聾的金屬撞擊,火星飛濺如星!

交手瞬間,陳恬真心怕自己會被呂布就這麼一戟給秒殺了,便連忙將體力灌入流光冥火槍,奮力抵抗這一戟。

結果表明,陳恬的擔心是多餘的。

陳恬居然穩當地接下來呂布這凶神惡煞的一戟,只是微微退後幾步而已。

然而陳恬很清楚,方才那戟雖然是流光冥火槍救了自己,但自己的經脈亦是被這強大的衝擊力有所震傷。

一戟過後的呂布,那狂烈孤傲的面容上,已盡被驚奇所染。

這個只有三腳貓功夫的陳恬,竟然接下了他這威力難當的第一戟!?

「怎麼?慫了,來啊1

陳恬急忙提了一口氣,平定體內翻騰的氣血,朝呂布大喝一聲。

陳恬平定的一席諷刺,如刺扎一般,深深地令呂布覺得自己的尊嚴猶如被蔑視了一般。

那如鐵板般的臉在抽搐,呂布緊握方天畫戟的雙手,關節在咯咯作響,呂布頓時驀的一聲低吼,那巨塔般的身軀再度狂射而出,瞬間又撞至了陳恬跟前。

「你這賊狗,找死1

伴隨著一聲悶雷般的暴喝,呂布手中的方天畫戟,斬破空氣的阻隔,挾著五嶽俱傾之力,狂轟向陳恬而來,這一戟,他勢必讓陳恬倒地不起!

陳恬雙瞳猛然收縮,雙臂轟然一抬,手中流光冥火槍狠狠地撞向了方天畫戟。

鏘!

又是一聲金鐵激鳴,隆隆的巨響震得陳恬耳膜刺痛不已,兵器上傳來的巨力更是撞得他剛剛壓下的氣血,再度激蕩翻滾起來,一隻手忍不住強按住胸口。

整個人連忙往後推了數步,單手頓時靠在地上,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我看你這陳賊還不死1看見陳恬這副模樣,李儒嘴角勾勒起詭絕的冷笑,譏諷了起來。

「公子1花木蘭緊張地摁住胸口,就要地朝陳恬跑來。

「我沒事,呂布,再來一戟1

就當此時,陳恬再度站了起來。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