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一十三章 神秘梁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一十三章 神秘梁將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什麼!奉先第二戟居然沒有了結了他?這怎麼可能!?」

李儒一副駭然地盯著陳恬,看著他就這麼擦掉了嘴角的鮮血,又重新站在了呂布的面前。

陳恬深吸一口氣,一股暖流正不停流竄於身體上下,不斷修復自己各處受損的經脈。

少頃,陳恬凜然睜眼,狂然道:「呂布,你莫不是怕第三戟打不死我,想要反悔么1

呂布一張鐵板臉,瞬間驚駭到扭曲變形。

自大戰宇文成都之後,雖然後來兵敗,但他可謂一戰成名,死於他戟下的敵將不計其數,還從未有人能這麼狂傲地嘲諷自己。

眼前這個武藝平平的錢塘王陳恬,先前已經被自己打傷了右臂,此時竟然能神奇般擋下自己十成之力的第二戟!

那驚奇便化為滾滾怒濤,呂布只覺自己的聲譽受到了莫大的羞辱,氣到一頭赤發亂舞,眼珠子幾乎都要氣炸出來。

「啊啊啊!看戟1

一聲暴雷般的怒嘯,方天畫戟再斬而出,卷著獵獵的殺氣,猶如神龍覆海一般洗盡鉛華,惡狠狠地砍向了陳恬。

陳恬尚未平定上一擊的驚險,就已被殺氣所籠罩,一種可以令人連骨髓都冷透的殺氣迎面封殺而來。

那一刻,陳恬瞳孔之中映著萬丈寒芒!

第三戟,呂布使出十分的實力,即便是李元霸和李存孝這等猛將,也要小心對待!

陳恬深吸一口冷氣,傲然無懼,一聲暴喝,用盡生平之力,擎起手中的流光冥火槍迎擊而上。

狂瀾怒濤般的氣流,電光火石的一瞬相撞。

吭!

千斤之力直撞而來,陳恬的虎口迸裂,而由手臂灌入體內的巨力,再度攪動著他的五腑六臟翻湧激蕩。

手中的流光冥火槍轟然落地,陳恬又是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整個頭頓時垂了下去。

「公子1花木蘭急忙跑過去攙扶住陳恬。

「哼,方才不過是迴光返照罷了,你不可能接的住我三戟1呂布看見陳恬這副樣子,登時狂傲地得意起來。

只見陳恬突然抬頭,咧嘴笑道:「我還沒死呢,你瑟個啥啊1、

「什麼1

陳恬拭去嘴角的鮮血,一把拿起流光冥火槍,在呂布一副不可思議的眼神下慢慢挽起花木蘭的手。

「木蘭姑娘,收拾一下我們離開吧。」陳恬朝一臉獃滯的花木蘭雲淡風輕地說了一句,又把目光拋到癱倒在地上的李白身上,沉吟片刻,方才開口道:「那啥躺地上那兄弟,你沒死的話就趕緊起來走。」

呂布臉上的狂傲得意,瞬間轟然瓦解破碎,取而代之的是驚駭無限,隨後惱羞成怒,欲要上前取了陳恬性命,但又忌諱於自己的聲譽有損,只得狠狠一咬牙,放任其離開。

李儒氣得牙癢,明明有很好的機會可以報仇雪恨,卻偏偏讓陳恬給跑了,下次報仇不知要何年何月。

只是他怎麼都想不明白,陳恬是有什麼能力,才能接下呂布如此奮力的三戟。

陳恬一隻手拿著流光冥火槍被花木蘭攙扶著,另外一隻手搭著身受重傷卻依然樂觀的李白,三人搖搖晃晃漸漸消失在了呂布的視線中。

見走得遠了,呂布沒有追上來,陳恬猛地咳了一口鮮血,體內氣血不斷翻滾,只得等待自愈能力慢慢修復。

方才三戟雖然能修復,但卻是超負荷的修復,會給自己身體留下後遺症。

「公子,你怎麼樣?」花木蘭急忙拿出手帕擦了擦陳恬嘴角的鮮血,一臉擔憂地看著陳恬。

陳恬淡然一笑,卻沉聲道:「木蘭姑娘對不起,是我害死了你的兄長,但你相信我,遲早有一天,我會幫你報仇,讓你手刃了李儒這個王八蛋1

花木蘭眼神之中滿是憂傷,苦笑道:「天下之大,我已不知該去哪裡了。」

李白聞言卻突然放聲大笑起來:「男兒當以長歌仗劍,走遍大山南北,何來何去?」

笑完之後,李白也是重重地咳了幾聲,李白沒有陳恬的自愈能力,內傷嚴重急需治理。

陳恬忽然停下腳步,良久方才開口道:「太白兄還是少說為好,不瞞木蘭姑娘,其實我便是當今錢塘王陳恬,如若不棄,就隨我先去揚州,我定會給姑娘一個交代。」

「哈哈哈,無意之間居然勾搭上一個王侯,如今卻給我攙著,人生真當是四方得意1

李白得知陳恬的身份,沒有絲毫的敬畏,反而又放聲大笑。

「一個交代嗎」花木蘭喃喃自語,俊俏的稜角上突然又泛起了絲絲紅暈。

南方,交州。

自從桂陽被白起攻陷,廬陵郡又被周瑜攻陷,夏侯淵孤軍駐守建安,面對這三面包圍之勢,只得一面全天防守,一面向蕭銑請求援軍。

趙雲,張飛,高寵雖然坐擁兩萬大軍,卻無奈建安郡中有四萬守軍,強攻不成,智取又不成,只得默默等候白起和周瑜派兵前來助力攻城。

建安郡,軍機大堂。

偌大的軍機堂中,夏侯淵卻喝著苦茶,一臉地惆悵看著地圖,不知如何是好。

只見鐵面人沉聲道:「依在下看,不如出城依仗兵力優勢將那趙子龍一夥全殲,以漲士氣,再聯絡駐守於福州的鄧將軍,兩面夾攻,直上揚州,以進為退。」

夏侯淵掂量幾分,便搖了搖頭道:「本將軍帶軍從來都是以一個穩字得名,如若廬陵和桂陽沒有失陷,此計可行,但如今此計很容易一出城門就被三面夾擊。」

「那該如何是好,戰又不成,守又遭人恥笑,莫非真要做一個縮頭烏龜,主公那裡根本沒有派兵援助。」鐵面人突然暴躁得大發脾氣。

夏侯淵嘆了一口氣道:「唉,再等一等吧。」

正當此時愁苦之時,急匆匆地腳步聲響起,一個親兵匆匆入內拱手道:「啟稟將軍,殿下親點派來一員戰將來助將軍守城。」

夏侯淵猛然打了一個激靈,起身迫切問道:「何人?」

「郝昭1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