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一十四章 瓮中之鱉,西涼鐵騎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一十四章 瓮中之鱉,西涼鐵騎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建安城外。

三十里處,陳軍大帳。

趙雲一襲白袍,冷峻的面容上泛著淡淡愁思,一臉肅靜地看著地形圖,試圖尋找破城之策。

「整整將近一個月了,這夏侯淵他是連城門都不敢出,罵他縮頭烏龜也沒有反應,這是什麼德行,他娘的1

張飛狠狠一個巴掌拍在桌子上,頓時大發脾氣起來。

「張將軍勿要動氣,等到我援軍來了,那城池是遲早要攻下來的。」高寵只得默默嘆一口氣,將希望寄託於援軍。

趙雲亦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徐徐道:「如今這種情況看來,我們也只能靜觀其變了,高將軍你加派人手,催促各路將軍前來援助,勿要誤了大事。」

「得令。」

高寵允諾一聲,便匆匆帶人出營探報。

吩咐完高寵之後,趙雲又把目光投射到張飛的身上,沉聲道:「翼德,今夜你就看守我軍營寨,千萬小心敵軍的夜襲。」

張飛憤懣地拱手道:「得令。」

斗轉星移,時已入夜。

張飛手持丈八蛇矛,凜然猶如一座鐵塔般傲立在軍營之前,只見月亮越升越高,身邊將士一個個都好不疲憊。

「他娘的,平日有酒肉吃就生龍活虎,現在就一個個偷懶1張飛看見這一幕,登時累積月余的怒火騰起,一鞭子狠狠地抽在了兵卒身上,厲聲喝罵起來。

「將軍將軍饒命啊1被抽的士卒傷口皮開肉綻,鮮血直流,連忙跪地求饒起來。

「我呸!受他娘的鳥氣1張飛吐了一口唾沫,拿起一壺酒道:「俺去林子裡面方便一下,你們給我看好了,如有半點差池,為你們是問1

「是是是,張將軍放心去1

身旁士卒見了張飛如此狠辣,連忙唯唯是諾地答應。

張飛撒了一身怒氣,心中可被憋壞了,生來嗜酒,又無奈軍中明令不得喝酒誤事,便只得借著方便之口,前去找個地方喝喝酒,解解愁。

張飛隻身一人提著丈八蛇矛,匆匆趕到附近的山坡上,打開酒葫蘆準備大發一頓牢騷之時,然看見山下的建安郡有些異常。

張飛為了避免被發現,急忙趴在了草叢之中,從暗處發現建安郡的東門,居然開了,而且看守的士兵不過數十,似乎在搬運著什麼。

「天賜良機,若是此時強攻,定能打夏侯淵一個措手不及1張飛心中頓時心花怒放,便急匆匆想要回去帶兵攻城。

然而剛起身他就改變了念頭。

「若是在我回營的時候,城門關了豈不是白來一趟。」張飛頓時陷入了苦思之中,正當此時,張飛突然有了新的辦法。

「若是我強攻進城,點起烽火讓子龍看見,如此一來,豈不是裡應外合1張飛思酌著,便急匆匆朝建安郡飛奔而去。

建安城下,數十個梁兵正在匆忙搬運著什麼,忽然之間一個黑大漢從山上狂奔而下,忙時提起槍戟直指張飛。

「什麼人,膽敢三更半夜來我城下1

只見一個梁兵朝飛奔而來的張飛大喝一聲,試圖阻止張飛。

「你張爺爺來也1

張飛狂然咆哮,手中丈八蛇矛瞬間凝聚起周遭的冷氣,形成一個漩渦氣流,烈一槍直接貫穿了當先那個梁兵的咽喉。

騰飛的鮮血尚未落地,張飛手中的丈八蛇矛卷著橫掃八荒之勢,烈的將周遭數十個梁兵瞬間碾為兩半。

漫天的血塊,飛落在梁軍士卒的身上,瞬間把他們嚇到魂飛破散,盡皆喪膽,再也顧不得什麼軍令,尖叫著四散而退。

通往城內的道路,再無人阻擋。

張飛登時狂笑了起來,也沒想太多,遍當即狂衝進城,欲上城樓點燃烽火。

張飛大步進內,卻發現內城安靜異常,張飛當即狂笑道:「想不到這夏侯淵竟是如此疏忽之人1

越往裡面走,卻發現內城越是安靜,頓時張飛覺得不對,一個城中再安靜,也不可能安靜到連一聲鳥叫也聽不到。

「莫不是有詐1

張飛然一股寒意湧上心頭,想要回頭離開時,卻發現兩邊城牆上轟然出現一排排火把,猶如波浪一般推開。

身後的城門瞬間被一層層的重甲兵所堵祝

此時,只見一個鐵面人橫著一柄青龍偃月刀,乘著坐騎冷然出現在對面。

城樓上排布著一層層弓箭手,當中兩人,一人是夏侯淵,另外一人張飛卻不認得,此人正是郝昭!

少頃,只見郝昭撫著須絨陰笑道:「將軍,末將說的沒錯吧,料這張翼德不是什麼耐性之輩,今日還不如瓮中之鱉。」

夏侯淵亦是狂笑起來:「還是郝將軍神算1

張飛耳聽兩人對話,方才知道自己中了圈套,頓時伸脖子瞪眼,厲聲狂吼道:「兩個陰人,膽敢陰你張爺爺我!今日有種就下來和張爺爺單挑1

「單挑?便讓我來看看你這插標賣首之徒,究竟有多大本事1隻見鐵面人突然厲聲一喝。

張飛頓時瞳孔一凝,手中的丈八蛇矛緊握,緊緊地盯著眼前的鐵面人。

「駕1

鐵面人雙腿一夾馬鐙,手中青龍偃月刀轟然挺起,在月光的照耀下猶如北地極寒之冰,斂盡九幽森寒之氣,烈倒托著朝張飛襲來。

張飛心神震動之下,不敢發起攻勢,只得連忙手中的丈八蛇矛然挺起,去抵擋下鐵面人那凶無比的一刀。

吭。

青龍偃月刀狂壓而下,泰山壓頂的一擊,直震得張飛身形一震,手心隱隱發麻,胸中氣血更隨之一盪。

本來張飛力道絲毫不亞於梁軍中任何一人,只因為此時分心,又因為鐵面人仗著有坐騎,方才力道上吃了虧,整個人忙時往後連退數步。

就在鐵面人即將第二刀襲來之時,郝昭突然厲聲喝令道:「將軍勿要繼續斗將,直接眾將一起上,將其生擒1

鐵面人只得強忍一口氣,無奈退下。

「殺啊1

登時殺聲震天,四面八方的士卒紛紛朝張飛湧來。

緊接著,張飛便卻陷入了無數梁軍的包圍之中。

張飛狂吼如獸,手中丈八蛇矛飛舞如風,四面八方盪出,斬殺著圍堵而來的梁軍士卒。

郝昭也不含,當即改變策略,大喝一聲:「殺張飛者,賞萬金1

至於以建安現在的財力,賞不賞得起萬金,那就是后話了,先放出去話再說。

重賞之下,梁軍將士鬥志大作,數不清的梁軍將士,前赴後繼的向著張飛圍殺而來。

這些無畏的士卒,儘管在張飛的丈八蛇矛下,如同羔羊一般不堪一擊,但這數不清的羔羊,卻將張飛這頭雄獅衝擊的速度,一點點的拖慢。

張飛瘋狂的揮舞著丈八蛇矛,槍鋒所至,必取一命,轉眼間整個人已被鮮血所染,身後留下層層疊疊的屍體,鮮血浸染泥地,形如一張龐大的血色地毯。

血霧中,張飛看到了夏侯淵那冷笑的面孔,他知道,夏侯淵就是要用這些小卒來拖死他。

但是無奈,張飛如今已經深陷敵陣。

有死無生!

正當此時,突然隆隆的馬蹄聲猶如晴天霹靂般響起,一陣陣火光映照整個天際。

只見一層層白影瞬間撕裂第一排重甲兵的阻隔。

「西涼鐵騎1

郝昭一臉驚駭地看著突變的這一幕,瞳孔之中滿是恐懼!

ps: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