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一十五章 單騎破千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一十五章 單騎破千軍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隆隆的馬蹄聲,攜著天崩地裂之勢,轟破一切。

「怎麼可能,西涼鐵騎怎麼會出現在此地1

郝昭一臉訝然震驚地望著突然發生的劇變。

夏侯淵亦是臉色突變,自己南方本是騎兵稀少,更別提抵敵那縱橫天下的西涼鐵騎了。

「軍令在此!速速將張翼德給我斬殺1夏侯淵明知情況有變,便只能退而求其次,向全軍下達殺令,名言要斬殺張飛,少一個對手便少動一根神經。

「奶奶的,想殺你張爺爺1

張飛猛地一喝,手中丈八蛇矛橫空飛起,猶如蛟龍出海,吸盡周遭無盡的冷氣,攜著狂濤怒瀾之力狂轟而來。

一聲骨肉撕裂的悶哼,張飛那狂暴一擊,正中一個士卒的肩膀,力道之猛,不但將肩上鐵甲欠破,更是把那個士卒活生生撕為兩半。

張飛一矛斬中一個士卒,威勢大作,深邃的眼眸中,殺機如火,染血的矛刃,再攻向其餘擁擠上來的士卒。

噗!

又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飛射出去,直接從人群上墜落而去,只留下一具狂噴鮮血的斷頸屍體。

張飛兇殘的攻勢,微微震懾了四周靠來的梁兵。

「這匹夫成名萬人敵依舊,如若我今日一刀砍下他的頭顱,那我豈不是就威震天下,一戰成名1

五十步開外,鐵面人深陷的瞳孔之中,閃耀著猙獰恐怖的凶光,手中的青龍偃月刀慢慢揚起,在地面硬生生撕開一條裂縫,渾身殺氣如麻。

「殺1

猛然間,鐵面人厲然一喝,手中的青龍偃月刀轟然耀射月光,潑灑開萬丈寒光,坐下戰騎撞飛當先擋路的兩個梁兵,轟然一躍進入亂軍之中。

那凜冽的寒光穿透了月夜的一切,鬼魅的弧度向著張飛的橫掃而來,張飛急忙迎敵之時,卻發現那寒光似雪的刀鋒,已經近在咫尺,想要逃避,根本來不及!

「他娘的,俺這條命不會就交代在這裡吧1四目相對,張飛猛然只覺那鐵面下的瞳孔,似乎有幾分記憶最深處的相識,但那凜冽的刀鋒,卻已經迫近張飛的脖頸,下一刻,張飛便會身首異處。

嗚嗚嗚。。

肅殺的號角聲,猛然衝天而起,撕碎了夜的沉寂。

耀如白晝的火光映照下,一團銀色的流火般破城而進,如決堤的洪水一般,向著陷入茫然中的梁軍士卒,狂撲而至。

速度快過閃電,不見其形,只見其殘留於半空中的耀眼銀影。

只見一個鐵騎將軍一馬當先,頭戴白龍利牙盔,身披白龍傲踏鎧,座下一騎仰天長嘯的萬里白龍馬,縱著一柄灼人眼球的龍騎尖,縱槍踏入敵群。

猶如虎入羊群一般,瞬間鮮血飛淺而起,慘叫之聲四起,龍騎尖猶如惡龍之牙,四面八方的刺出,每一槍下去,必索一敵之命。

所到之處,無一合之敵!

這銀甲將軍就如一柄鋒利難當的利箭,踏著長長的血路,劈波斬浪一般碾殺向前,一路所過,只將飛濺的人頭和四散的鮮血留在身後。

長驅如入,如摧枯拉朽,崩潰的梁軍士卒,在那銀光四面八方震射而出的槍鋒之下,如紙紮的一般,輕鬆撕碎在腥風血雨之中。

「天下之間,竟還有此等猛將1郝昭看見那某攜著無數血色騰飛的白影,額頭上冒出無數冷汗,嘴中喃喃默語。

「城下何人!可有膽子報上名來1夏侯淵手執戰刀,在城樓之上大聲吼問。

「吾乃西涼天威將軍是也!誰敢擋我1

此人正是西涼第一猛將,錦馬超!

馬超比想象中更冷更傲。冷得就像是極北之地的寒冰,他的傲氣卻是來源於血肉靈魂。

「檢測到馬超擁有與呂布相同的超級狀態,當前進入天威狀態,武力+5,基礎武力99,當前武力上升至104,並對全體敵軍武力低於90以下的武將,造成一定數值的武力威懾下降,請宿主注意查看1

驀然間,一面冷然若冰的刀光,一襲被刀鋒迫至的陳將身影,被那猶如狼眼一般深邃如淵的瞳孔鎖定。

「張飛么,竟想不到,萬人敵之稱如今卻如此狼狽,也罷,今日便殺個七進七出,做我馬孟起揚名天下的踏腳石吧1

少年那俊俏的嘴角,揚起一抹殺機狂烈的冷笑,縱馬挺槍,直取鐵面人而來。

鐵面人那滿是殺機地瞳孔,猛然感受到身後有強烈的殺氣壓迫而來的一本來,目光瞬間被一片銀白填滿。

銀色的龍甲,銀色的大槍,銀色的頭盔,銀色的戰袍,還有胯下那銀白色的戰馬,火光照耀之下,馬超便如天之神將,攜著天威之勢,朝鐵面人飛襲而來。

「是誰1鐵面人精神分心,厲然一喝。

話音一落,只聽嗆啷一聲,半空之中,電芒一閃,寒光如長虹驚天,龍騎尖突然從馬超的手上飛出。

馬超手腕一動,龍騎尖猶如神龍覆海,那槍尖上的龍牙,象徵著無上的榮耀,幽森冰冷地刺穿了空氣!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銳利蕭殺的森寒之氣,層層布滿!

槍口那耀射的寒光比馬超身上殺氣更為驚人。

那既是一道狂飆,又是一道怒浪,更像是一道閃電,一道劃破暗夜的極光。

寒光一閃,超脫了時間與空間的距離,突然之間,馬超手中的龍騎尖,便已刺中鐵面人青龍偃月刀的刀柄之上,其間似乎沒有絲毫時間阻隔。

鏘!

兩口絕世神兵,瞬間在虛空中交擊,刃鋒一撞,光火山動之間,勁氣橫飛。

只見那青龍偃月刀和龍騎尖,活生生一起震開了方向,分別左右從張飛的耳畔劃過,卷碎幾根頭髮。

馬超當即回身一槍,槍尖的銀光映寒天地,一槍狠辣地打中了鐵面人坐騎的馬腹。

只見鐵面人的坐騎憑空痛苦得躍起,隨即摔倒在地上暴斃而亡,五臟六腑被這力挽狂瀾的一槍所震碎。

鐵面人面具下的那張臉駭然一驚,一腳踏飛坐騎,整個人騰空躍起,手中的青龍偃月刀猛然震入地面數寸,方才平穩落地。

馬超見隙,當即一把將張飛甩上坐騎,將那坐騎上的梁兵活生生震飛數十步之遠。

「張翼德,你當回營,今夜必要殺個痛快1

馬超深通馬術,猛然一喝,驚得那匹坐騎撞開無數的梁兵,還沒等張飛反應過來,便朝城門口轟然狂奔而去。

看著如潮水一般亂竄的梁兵,馬超眼中殺機凜冽的狂燃起來。

「時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

白龍一怒,必要天地顛覆1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