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一十九章 技高一籌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一十九章 技高一籌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建安郡,軍機大堂。

只見夏侯淵高坐於大堂之上,左右兩側分別是郝昭和鐵面將。

夏侯淵一臉愁苦不解,眉頭都凝成了一個川字,良久方才開口道:「真不知這西涼鐵騎是從何而來,如今歸順了趙雲,我等豈不是又多一個大敵,這可如何是好。」

「哼1鐵面人亦是冷哼一聲,沉聲道:「昨夜若不是要留他張飛的性命,他早已是我刀下亡魂1

郝昭則是捋了捋須絨,謙遜道:「儘管昨夜的埋伏沒有成功,但至少也讓我們摸清了陳軍的底細,二位將軍不必如此擔心,況且我軍兩倍於陳軍,他西涼鐵騎再橫,也無法做到攀牆上城。」

「報1

就在此時,匆匆的腳步聲響起,一個親兵匆匆入內,上前拱手報道:「稟告將軍,陳軍有變,馬超與趙雲決鬥,趙雲落敗,陳軍內訌,馬超率三千鐵騎離開陳營,如今不知去向。」

「什麼?」夏侯淵遍布面容的愁緒,轟然瓦解。

這個消息,太過出乎於夏侯淵的意料,以至於第一時間時夏侯淵竟然沒反應過來,恍惚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昨夜無人能當的西涼鐵騎,才半天功夫就和陳軍鬧翻了?

夏侯淵深吸一口氣,繼而沉聲問道:「你可有打探清楚,可有錯誤情報之處?」

只見親兵緊張道:「軍中細作傳來,親眼所見,絕無虛言。」

郝昭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臉上頭一次浮現出了茫然,彷彿馬超的舉動,讓他有著深深的不解,看不透其中的奧秘。

良久,夏侯淵突然開口道:「我明白了,這馬孟起乃是西涼人士,心高氣傲,趙子龍同是槍術高手,馬孟起勝之,陳軍定容不下馬孟起這個異己,所以馬孟起才會負氣離去。」

「不過是一群土雞瓦狗般的插標賣首之徒。」鐵面人冷然一哼,冷絕若冰的瞳孔中折射著無盡的寒光。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1夏侯淵突然狂笑起來,吩咐道:「如今陳軍四分五裂,士氣正低,傳令三軍,今夜一更造飯,三更出擊,將陳營狠狠掃蕩一番1

話音未落,郝昭卻突然沉聲道:「夏侯將軍且慢!但如果這是陳軍的誘敵出城之計,又該當如何?」

「郝將軍此話怎講,如今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莫不是要在這建安城中等陳軍的援兵前來,然後一起受死?」夏侯淵急切的表情緩和幾分,又透射出了幾分狗急跳牆的目光。

郝昭又是捋了捋須絨,沉思良久方才開口道:「良機不可失,危機也不能趨,今夜夏侯將軍率兩萬餘將士出城夜襲陳營,其餘將士,交予末將守城,如此以來,即便陳軍有何詐謀,我也讓他碰不到建安郡內一草一木。」

耳聽郝昭的計策。

減少了一半將士,難以將陳軍一舉殲滅,但卻能以防萬一,夏侯淵沉默不語,目光時而望向西面,時而望向東面,變化不定。

他在猶豫,他在權衡。

沉吟了許久,夏侯淵焦黃的臉上,重新又浮現出了大將應有的自信。

拳頭一擊桌案,大喝一聲,夏侯淵凜然道:「也罷,傳令下去,領起全軍精兵,今夜夜襲陳營!一雪前恥1

入夜,寒風瑟瑟,殺機暗藏在那一輪弦月之上,兩萬梁兵飽餐已畢,箭已上弦。

夏侯淵披堅執銳,環掃一眼列陣已久的兩萬兵卒,只戰刀一揚,撥馬便走。

兩萬殺機已燃的梁軍將士,肅然無聲,如沒有生命的兵馬俑一般,邁著統一的步伐,悄無聲息的離開建安郡,朝陳營進發。

兩萬梁軍將士,在夜的掩護下,繞過正面的戰場敵營,向著兩邊山林方向,慢慢將平原之上的陳營圍堵起來。

夏侯淵也非意氣用事,駐軍之地,豈能沒有防備,更何況是趙雲這種身經百戰之將,自然是四面設哨。

只是此時陳軍士氣低落,遠處看去,陳軍只是瑩瑩星火,沒有絲毫的生機,在夜的掩護之下,梁兵難以被發現。

一路順風順水,夏侯淵看來陳軍並無察覺,三更天,漫天風雲大變,陳營已在眼前。

翻上一道小土坡子,勒馬橫刀,夏侯淵與鐵面人齊齊舉目遠望,隱隱約約瞧見一座座連綿里許的大營,燈火閃爍。

如今士氣低垂的陳營就在眼前,錢塘王的南征主力軍,統統在眼前,這場大決戰取勝的關鍵,也在眼前。

只要擊敗了趙雲的軍隊,夏侯淵便可向梁王蕭銑請兵,一路狂轟揚州北上,最終成為一代名將。

腦海中的藍圖彷彿已經出現。

夏侯淵胸中一股熱血,瞬間燃起,鷹目中迸射出興奮的火焰。

身後,兩萬將士蓄勢已久,一股股殺氣洶湧澎湃。

夏侯淵深吸一口氣,戰刀向著陳營隔空一劃,厲聲道:「勝負之數,就在今日,全軍突擊,給我將陳軍殺個粉碎1

雷霆般的豪言壯語,震破了夜的沉寂,回蕩在山谷之間,將他們蓄勢已久的怒火,頃刻間引爆。

「殺!!1鐵面人大喝一聲,縱馬而出,手中的青龍偃月刀,如月光下的一面寒冰,半空一縱,當先殺下坡去。

兩萬梁軍轟然而去,如決堤的的洪流一般,向著看似毫無生機的陳營,洶湧撲去。

「有敵夜襲!有敵夜襲1

「嗚嗚嗚1

伴隨著隆隆的鐵蹄之聲響起,寨門駐守的陳兵連連喊叫起來,號角聲在月夜下嗚呼鳴叫。

唰!

清晨霧氣中有寒光一閃,裂開了煙雲,一道虛無縹緲的光不可方物一般的垂了下來。

「下地府去吧1

嗡!!!

一道顫音引空大作,猶如龍吟之音,鐵面人手中的青龍偃月刀攜著五嶽俱傾之力,狂轟而下,僅一瞬間,那兩個吼叫的守卒,已經身首異處。

鐵面人青龍偃月刀便如潮水逆襲,空中騰起一縷縷的血霧,所到之處無一活口。

夏侯淵隨後當即率著兩萬大軍殺入了陳營之中。

可是面對著隆隆的鐵蹄聲,各大燈火通明的營帳,卻無絲毫的動顫,如死一般的寂靜。

「趙子龍,出來與我決一死戰1

鐵面人仰天咆哮一聲,手中青龍偃月刀猛然劈開中軍大帳,卻發現裡面除了一件虛掩的鎧甲,無一他物!

「怎麼會這樣?」

夏侯淵臉上的意氣風發轟然瓦解,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駭然,有股涼意轟然湧上心頭。

弓弦之音,在月夜之下驟起!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