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二十章 困獸之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二十章 困獸之鬥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嗖,嗖,嗖。

瞬息間,無數弦響之聲伴隨著箭鋒劃破空際之音如雷響起。

數不盡的寒光在月光的耀射在半空之中,宛如一場天降流星雨一般狂落而至。

「不好,快撤1

眼見不對的夏侯淵,連忙朝鐵面人和手下部將驚呼起來,卻發現四面八方一面面「陳」字大旗高高豎起,他們已經陷入了重重包圍之中。

流矢鋪天蓋地地席捲而來,剎那間,無數鎧甲穿透聲與骨肉撕裂聲響起,一把把林立的槍戟不斷倒下。

夏侯淵手中大刀揮舞如狂風,彈開了一支支流矢,朝士卒大吼道:「左側是山道,將士們隨我衝殺出去1

怒喝一聲,夏侯淵盪開迎面而來的兩支箭矢,雙腿猛地一夾馬鐙,縱馬殺出箭雨,朝左側山道狂奔而去。

鐵面人亦是手中青龍偃月刀一面彈開流矢,一面縱馬跟隨夏侯淵突圍。

而此時兵荒馬亂,又有幾個士兵能真正的靜下心來,更多的是不斷倒在血泊之中的哀嚎聲,及箭矢硬生生刺破鎧甲的碎裂之音。

「給我殺1

趙雲和張飛厲聲一喝,率領部下陳兵,猶如決堤的洪流一般,勢不可擋地轟響了當中央的梁兵士卒。

漫天血霧騰飛,無數鐵甲飛落,此時的梁兵便猶如瓮中之鱉,只能被陳兵斬殺於刀刃之下。

看著月色都漸漸被染成血紅色,徐茂公輕輕捋了捋須絨,輕聲笑道:「夏侯淵啊夏侯淵,你真當以為你跑得掉么?」

林間滲透著陰森的氣息,夏侯淵和鐵面人引著一隻殘兵,瘋狂的殺出重圍。

身後的火光越來越遠,喊聲是漸漸隱去,更不見有追兵的蹤影。

夏侯淵回頭看了幾眼,方自長長的吐了口氣,緊繃的神經漸漸得以鬆緩,暗自慶幸著逃出了升天。

連著闖過陳兵的兩道阻攔,就算那趙雲等人再神機妙算,也絕不可能有第三路伏兵了吧……

夏侯淵暗自慶幸,長吐一口氣,卻又心中黯然,如刀絞一般。

今日他本還坐擁兩萬精兵出城偷襲,如今逃出生天的,竟然只剩下身後這三千餘人。

這是何等的凄涼,如若當時聽了郝昭的勸告,又如何會有這種落魄的下常

他梁軍大將的名聲,再一次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我夏侯妙才對天發誓,今日之仇,他日我必百倍報之!否則死無葬身之地1夏侯淵將手中的刀狠狠的擲在了泥土之上,仰天怒火衝天地咆哮起來。

「爾等土雞瓦狗,何須他日,今日當可報之1

當空大喝響起。

突然間,夏侯淵猛然抬頭,那表情像是見到了鬼似的,猛然勒住戰馬,一雙眼睛瞬間瞪到斗大,愕然驚駭的望向前方。

五十步外,一座軍陣橫於道口,如鐵壁般封住了去路。

鐵甲反射著寒光,刀槍如林,森然肅殺。

那一面「高」字的金色巨旗,在晨風中獵獵飛舞,彰顯著勢不可擋之氣。

三千陳兵,堵住了夏侯淵所率梁兵的去路。

那面金色巨旗下,高寵橫槍立馬,威如神將,正以一種諷刺的目光,冷冷注視著他前來。

「徐軍師果然是神機妙算,竟算到夏侯淵那廝出山道突圍。」高寵眼神中流露著些許贊色,手中指節微微一動,作響起來。

風從北來,風中夾雜著血腥的氣息。

高寵微微一嗅風中的氣息,鷹目向前一掃,一臉驚惶的夏侯淵就在眼前,手中的虎頭金槍猛地揚起,槍鋒直指夏侯淵眉心,冷冷道:「夏侯淵,你已無路可逃,還不快快下馬就降,如若不然,我必取你首級是問1

前方處,夏侯淵正渾身顫抖,全身上下都被恐懼和怒火所包裹。

前路被封,後有追兵,他現在是瓮中之鱉,已無路可逃,但他身為建安郡主將把守著重兵,豈能就縛!

「敗兵不可辱!三軍將士,隨我血戰廝殺出去1

幾近瘋狂的咆哮聲中,夏侯淵居然拍馬舞刀,率著部下朝高寵迎面衝殺而上。

那一襲虎軀,在求生意志的催動下,竟是單刀匹馬,向著高寵殺來。

「檢測到高寵進入亢奮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103,當前武力上升至106,請宿主注意查看。」

「垂死掙扎么……」

高寵不屑一顧,冷冷地注視著如逼急了的野獸般,狂衝上來的夏侯淵,手中的虎頭金槍猛然挺起,一陣銳氣衝天而起。

「那我便賞你一個痛快1

高寵瞳孔一凝,凶煞畢露,手中的虎頭金槍猶如蛟龍覆海,猛地攪動層層狂沙,坐下戰騎瞬間化為一道金色旋風,朝著夏侯淵狂掃而來。

「檢測到當前夏侯淵激第一格狼血,武力3,並且進入血戰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93,當前武力上升至1oo,請宿主注意查看1

夏侯淵亦是凶神畢露,手中的大刀映照著月色,猛烈地直轟向了高寵。

月色之下,兩騎錯過,一道火花驚艷了方圓數里。

噗嗤!

一道血色狂噴而起,高寵一槍攜著狂濤怒瀾之力,硬生生地刺下了夏侯淵的左手。

而夏侯淵的大刀,一刀錯身而過,在高寵的面頰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啊啊啊啊1

慘烈的哀嚎聲衝天而起,夏侯淵登時一張臉扭曲到徹底變形,手中的大刀頓時落在地上,自己的一條手臂,居然被高寵硬生生給扯斷了。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快保護將軍殺出重圍1

鐵面人當即虎軀一震,手中青龍偃月刀當空揚起,一刀兇猛無比地劈向了高寵,高寵急忙起手提防。

有了鐵面人的牽制,其餘將士連忙左右招架,在這包圍之中活生生殺出了一條血路,帶著昏厥過去的夏侯淵殺出了重圍。

建安城樓之上。

一面面「梁」字大旗飄舞,郝昭左右踱步,等待著夏侯淵夜襲率軍凱旋歸來。

「郝將軍你看,那邊有馬蹄聲過來了1

身旁副將的提醒,郝昭忙時將目光拋射到數里之外,眼神之中卻滿是駭然震驚。

那塵沙驟起的軍隊里,分明揚著一面面「馬」字大旗。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