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二十二章 陳靖仇的逆天四維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二十二章 陳靖仇的逆天四維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徐茂公聞言並未感到十分意外,轉而撫扇輕笑著問道:「不知都督要引薦何人。」

少頃。

只見周瑜等人徐徐讓開一條路,一個身高七尺有餘,身著粗布麻衣的男子上前拱手道:「末將凌統,拜見徐軍師和諸位將軍1

徐茂公笑著上前扶起凌統道:「將軍有禮,不知將軍」

周瑜隨即開口道:「徐軍師,凌將軍是殿下親點的助軍將軍,說是有此人在,建安郡必破無疑。」

「哦?倒不知你都會些什麼東西?」

馬超雙手環抱於胸前,不禁疑惑地朝凌統問道,因為自己率領西涼鐵騎,都尚未能攻入建安郡絲毫,眼前這凌統是有什麼通天本事,能讓錢塘王如此看重。

聞言,凌統並未說話,只是沉聲一笑。

「誒誒,你笑什麼笑,讓你搞點本事讓我們瞧瞧,誰知道你這廝在扯什麼淡。」張飛耐不住性子,不禁一股腦瞪眼睛地喝道。

趙雲先是飄忽迷離地瞥了一眼凌統那粗糙不已的雙手,隨即開口道:「翼德莫要無禮,我料想凌將軍必有過人之處是我等不及,只是現在不是時機罷了。」

話鋒一轉,周瑜用商議地口氣說道:「軍師,如今建安已經是瓮中之鱉,我等兩路大軍包圍,白將軍率領第三路大軍,已經迫近建安的南方,斷其退路,接下來我們只需好好商討一下破城之策了。」

徐茂公若有所思地捋了捋須絨,笑道:「當是如此了,諸位將軍有請。」

兩軍諸將在徐茂公的帶領下,齊齊集中於中軍大帳,一場空前的攻城戰即將開始。

襄陽城。

三月花開,瀰漫滿城。

自從陳恬離開襄陽之後,已經將近一年時間沒有回來荊州了。

城內一片歡聲笑語,少男少女遊盪於大街小巷,絲毫不像是亂世中的城池。

把守城門的張昭不時將深邃如淵的目光拋向東方,因為在數日前,便收到錢塘王陳恬回城探望的消息,故率領三軍將士都在此等候。

「張老頭子,你說這殿下咋還不來,俺老程都等煩了啊1

雖是三月,熾日卻不輸酷暑,程咬金抬頭看了看天空,發現時辰已經將近午時,然而陳恬大軍依然未歸來。

「休得無禮,我等為人臣子,何怨之有?」張昭一副長者姿態教訓著程咬金,因為張昭當年遊走於天下半輩子,沒有一個反王能賞識到自己的本事,唯獨陳恬看重自己,甚至直接將一州之務交予自己。

真思酌著,程咬金覺得無聊,又開口道:「俺老程還真沒想到,老張你想那雲召的崽子,登兒居然一歲就能走路了,真是奇怪了。」

張昭輕捋須絨笑道:「此乃大將之才也,畢竟伍將軍可是當世之名將。」

話音剛落,只見隆隆地馬蹄聲若隱若現地在耳畔響起,城上諸多守軍同時警戒了起來,將目光拋到東邊那天地相連的塵煙。

「殿下,是殿下回來了1有將士大聲地交換起來,張昭和程咬金二人齊齊靠近了城牆,遠遠瞻望而去,只見遠處那漸起的煙塵之中,一面面「陳」字大旗漸漸映入眼帘。

鐵甲反射著寒光,刀槍如林,森然肅殺。

那一面「陳」字的金色巨旗,在晨風中獵獵飛舞,彰顯著王霸之氣。

只見當先一員大將,身披紫金龍鱗甲,手執流光冥火槍,坐下一騎踏雲烏錐馬,王霸之氣四面八方席捲開來,此人正是錢塘王陳恬。

身邊分別是郭嘉,花木蘭,李白,羅士信四人。

陳恬自從回到揚州之時,靠著自愈因子,很快就將體內全部傷口都自動癒合回去,緊接著收到了甄宓產子的消息,急忙率領五千大軍連夜趕回襄陽來探望自己久別的妻子。

出城打仗,經年不歸,留得甄宓一人在襄陽之中懷著自己的孩子,陳恬心中總是過意不去。

更何況甄宓還未自己生了一個兒子,這是自己在這世界之中的第一個兒子。

「快把城門打開,迎接殿下歸來1

張昭一聲令下,諸多守城將士急忙將城門打開,如排浪一般兩邊擺開,恭候陳恬進城。

「只怕大軍臨城,會驚擾了百姓罷1郭嘉呷了一口酒,一副無關緊要地樣子說道。

陳恬笑道:「奉孝所言甚是,傳令下去,全軍下馬進城,敢有騷擾百姓者,軍法當斬1

耳聞陳恬的喝令,花木蘭不禁又看了一眼陳恬,眼神之中多了幾分好感。

一聲令下,諸多將士一起翻身下馬,隨著陳恬一起步行走襄陽城。

張昭迎面走來,拱手道:「臣等恭迎殿下回城。」

陳恬忙是上前扶起,笑道:「子布有禮了,孤這襄陽城,倒是全靠了你的治理,如今才能如此安樂。」

張昭謙遜一笑,絲毫不敢居功,隨即迴轉話鋒,笑道:「殿下還是快隨我來吧,甄王后和王子已經在王府恭迎殿下已久了。」

「宓兒1

陳恬猛然渾身打了一個激靈,才想到原來甄宓還在王府等候自己的來到,還有自己還沒見過一面的兒子,陳恬登時朝王府匆匆跑去,也顧不上其他人。

穿過熟悉的街巷,也沒看守門將士,陳恬便直接朝王府後院匆匆跑去。

院子之中的桃花開得正盛,一朵朵花瓣隨風飄散,真當有幾分世外桃源之畫風。

只見甄宓舒雅自在的坐在後院的湖邊,明艷聖潔,儀態不可方物,白衣倒映水中,落花一瓣一瓣的掉在她頭上,衣上,影子上,那一塊流鴛戲鴦佩隨風飄蕩。

手中正抱著一個嬰孩。

陳恬看著甄宓的背影,心中無數的情感瞬間湧上心頭,自己出征多時,都不知道甄宓一人留在此地受了多少憔悴之苦,就連誕子之時,自己也不在身邊。

「宓兒」陳恬輕聲上前,從背後輕輕抱住了甄宓,一股淡然幽芳的體香瀰漫在鼻尖。

「殿下1

甄宓先是嬌軀一顫,隨即在水中的倒影之中看見了那張自己日思夜想的面孔,當即激動不已。

「宓兒,都是孤不好,讓你受苦了。」

陳恬回過神,將甄宓那柔弱無骨的身軀慢慢攏入懷中,滿臉自責地說道。

甄宓緊緊地靠在陳恬的懷中,感受著陳恬那結實的肌肉,他明顯感覺到,半年之多不見,陳恬身上有了一股真正的王者之氣。

「殿下,這是我們的孩子,尚未取名,不如殿下就來取個名字如何?」

甄宓用藕白如雪的指尖輕輕撫著懷中已經入睡的孩子,一副天真可愛的樣子看著陳恬。

望著那面色紅潤,呼呼入睡的孩子,陳恬不禁莞爾一笑,征戰沙場多年,唯獨今天給了自己一種歸宿感,有妻子,有孩子。

也許,這便是每一個男人最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

「宓兒你還記得靖仇嗎,那日你說靖仇二字便是由靖北虜,復國讎而來,說男丁便取為靖仇,如今倒不如將取名為靖仇。」

「殿下所想,正是妾身所想的。」甄宓面如嬌花地回復,臉上開始泛起絲絲紅暈。

「靖仇,陳靖仇,孤只希望你往後能好好孝敬你的母后。」

陳恬欣慰地看著懷中的陳靖仇,若有所思地想著。

突然陳恬想到了自己還有系統,可以提前檢測一下自己與甄宓的兒子,陳靖仇的屬性。

「開始檢測陳靖仇屬性,不論好壞,本宿主都願意接受。」

「正在檢測中陳靖仇成長巔峰四維如下,武力:90,智力:95,統率:100,政治:90,若有名師教導,四維可再上一層樓!請宿主注意查看。」

「標準四維居然都達到了90以上,而且智力達到了95,統率更是達到了100的戰神級別,看來本宿主是生了一個未來的全能神將埃」

陳恬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但內心早已心花怒放。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