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二十六章 鐵面碎裂,居然是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二十六章 鐵面碎裂,居然是他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殺啊1

「殺啊1

伴隨著驚天的喊殺聲震徹雲霄。

馬一馬當先,如一道銀色的閃電,率先殺入城中,銀槍過去,四五名梁卒瞬間被刺倒在地。

趙雲當即提槍縱馬上前,以橫掃八荒之勢,強力將排佈於城內防守的一排排盾牌盡皆掀飛於半空之中。

建安郡之中,梁軍士氣已跌落谷底。

眼見己軍守城計策被這莫名其妙的轟天雷打了個翻天覆地,眼見最後一重盾甲兵也被砍翻,夏侯淵和他的萬餘士卒們都知道,他們已失去了守城的希望,變成了無助的孤軍。

「為梁王死戰,不得後退半步1夏侯淵喉頭一滾,手中戰刀瞬間將一個爬上城牆的陳兵砍翻下城,瘋狂的大叫,欲作垂死掙扎。

鐵面人當即催馬上前近至城門前,喝斥著軍士不得慌張,將一柄柄的長槍架在營柵上,形成一排排密如森林般的尖刺,以阻擋陳軍衝破營柵。

震天的喊殺聲中,數不清的陳軍已撲到,高舉著大盾,向著城門內密集的刃牆撞去。

慘叫之聲,兵器摧折之聲,混亂而起,飛濺的鮮血,沿城牆上空皆血染。

陳軍將士憑著堅盾的保護,將半數的梁軍長槍都撞了回去,大盾硬生生的撞在了營柵上,整條營牆都出龜裂的響聲,眼在即。

那鐵面下的瞳孔猛然膨脹,好似將要迸出來,手中青龍偃月刀揚起大叫道:「給我撐住,不許後退1

那些被陳軍盾手撞回去的梁軍槍手,只能鼓起勇氣,吼叫著再度衝上去,用長槍拚命的亂刺,企圖將陳軍擋回去。

陳軍卻在五員虎將的衝鋒下,不顧生死,一次又一次的起衝撞,數萬陳軍在綿延六十步的內城一線,瘋狂的動衝撞,將那道槍陣撞得的越來越搖搖欲墜。

「不要慫,都他娘地給我沖啊1張飛目眥俱裂,扯著嗓子猛然咆哮,竟是嚇翻了幾個手執長槍的梁兵。

張飛手中的丈八蛇矛捲起層層烈風,攜著螺旋般的勁氣,帶著五嶽俱傾之力轟然橫掃而來。

嚓嚓。

槍陣的陣腳,瞬間被撞穿了一道缺口,整面營牆便如脆弱的玻璃牆,一點被擊穿,整面玻璃皆轟然碎裂。

「殺1

眼見張飛的洪荒之力,震天的咆哮聲中,陳軍如決堤的洪流,從破裂的營柵上沖涌而上,將腳下的敵人無情的跳為粉碎。

無盡的鋒利斬向驚惶的敵人,一萬多陳軍狂涌而去,殺盡眼前一切之敵。

槍陣一破,梁軍殘存的抵抗意志,就此瓦解,紛紛抱頭崩潰。

「不許後退,給我頂住1鐵面人沙啞的嘶吼著,卻依然扼制不住敗潰之勢,甚至親手斬殺了數名潰敵,也無濟於事。

兩百餘步外,眼見敵營已破,趙雲大喜,向張飛和高寵道:「敵城已破,張將軍,高將軍,餘下的三千騎兵,統統都交給你,去殺個痛快吧。」

「多謝子龍。」張合和高寵那血紅的眼睛瞬間鬥志熊熊燃起,早就等著這句話,當即拍馬提槍而去。

三千鐵騎從中軍中殺出,挾著天崩地裂的巨響,轟然撞入了城門之中,將一切頑抗之敵,統統都輾成肉泥。

高寵瘋狂殺戮,金槍所到之處,無一合之敵,這彷彿便是一種殺人的藝術,如入無人之境。

張飛縱馬舞槍,狂沖在前,將飛濺的人頭被留在身後,他斬開一條血路,直奔梁兵中軍的鐵面人而至。

血戰的鐵面人,驀然間覺察到一股凜烈之極的戰氣,正狂壓而來,猛抬頭時,驚見張飛向自己殺來。

「張翼德,今日你既然要來送死,我便殺了你1鐵面人怒吼一聲,拍馬舞刀迎了上去。

張飛眼中儘是即將爆的火焰,先前自己中了埋伏,被鐵面人在亂軍之中逼迫得無處可退,醜態盡出。

如今鐵面人在他眼前,登時張飛心中壓抑了許久的怒火轟然爆,口中大喝道:「沒臉見人的東西,你看張爺爺今天不把你祖宗十八代的祖墳挖了1

暴喝聲中,張飛手中的丈八蛇矛,挾著狂瀾怒濤之力,轟斬而上。

空氣之中,爆出一聲轟然巨響,飛濺的火星中,鐵面人沒想到張飛力道竟然如此猛烈,頓時身形劇震,手中戰刀嗡嗡作響,險些拿捏不祝

瞬息之間,鐵面人被震醒,想起張飛武道之強,並不在自己之下。

更何況,是眼前這個被仇恨所燃燒,不顧一切要向自己復仇的張飛。

但那一瞬間的遲疑頓時湮滅,取而代之的是鐵面人眼中無盡的怒火。

因為他絕不容許任何人踩在他那凌駕於蒼茫大地之上的尊嚴!

「啊啊啊1

鐵面人頓時惱羞成怒,瘋了似的狂叫,整個人幾如失去理性的野獸,猿臂再度揮出,層層疊疊的青光刀影,四面八方的向著張飛攻去。

張飛亦是暴怒,來不及思索,舞動著手中丈八蛇矛舞出,從容的應對鐵面人的狂暴攻勢。

刀光四射。矛影亂斬。

方圓數丈之間。盡被如爹籠罩。形如一個巨大的絞肉機一般。把地面掃刮到溝壕叢生。

張飛只覺鐵面人初步的三刀令自己難以承受,愈到後期,鐵面人刀上的力道便愈加減弱。

「插標賣之徒。今日便讓我馬孟起來取了你的級1

只見此時一道銀光瞬間貫穿天際,馬手中的龍騎尖猛然從一旁攜著破碎虛空般的氣勢襲來。

鐵面人只覺一股凜然寒風從右側襲來,但手中的青龍偃月刀正與張飛的丈八蛇矛僵持在一起。

無奈之下,鐵面人當即棄了手中的青龍偃月刀,轉瞬之間伸出猿臂,一把擒住馬龍騎尖的槍柄。

但馬的龍騎尖衝擊力何其之強,鐵面人與馬兩人齊齊落下馬來,滾到了血色蔓延的地上。

「土雞瓦狗,安敢陰我1

鐵面人瞳孔極盡凶戾,一拳狠辣地打在馬的腹部,一個虎撲撲到了馬的身上,又是一拳兇猛地轟響了馬的瞳孔。

馬忍住腹部的劇痛,一個側頭,鐵面人一拳轟打在了塵土之上,震起一道氣波。

「沒臉見人的東西!也配談道義1馬白甲一顫,一腳牽制住鐵面人的手,一個迴旋,將鐵面人的頓時踢開。

鐵面人嗚咽一聲,一把擒住馬的臂膀,憑藉著蠻力將其整個人倒拖而起,就欲將馬狠狠摔在地上。

砰!

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起,馬雙拳合併,狠狠地打在了鐵面人的兩邊穴道之上。

只覺眼前一陣昏黑,鐵面人將馬擲飛出去,那張鐵面卻在馬的拳擊之下轟然被震飛開來。

那片面具騰飛而起,面具之下,是一張極其猙獰的面容,那張傷痕遍布的面容!

居然是他!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