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二十七章 陳恬的野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二十七章 陳恬的野望!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啊啊啊!我要把你們碎屍萬段1

面具破碎,那張傷痕遍布的面容,已經依稀模糊了五官。。

望著破碎的面具,鐵面人彷彿頓時被刺痛了心頭,狂然猙獰地在瘋狂咆哮。

怒火猛然燃起,鐵面人一腳狠狠地踹中了馬超的背部,將馬超整個人踢出數丈之外。

馬超儘管強,但這一腳威力之大,依然讓馬超一連打了數個滾,一口鮮血噴涌到塵土之上。

「你張爺爺在此1

張飛猛然一個虎撲撲到了鐵面人的背上,將鐵面人的咽喉緊緊勒住,試圖將其掐暈過去。

鐵面人雙瞳通紅,反手一肘轟在了張飛的胸口,張飛登時臉色一變,整個人被彈了開來。

「這究竟是何人?」趙雲望著鐵面人那傷痕遍布的臉龐,心中無數猜疑湧上心頭。

但眼見著鐵面人滿臉凶戾地朝馬超走去,趙雲不容多想,憑著手中的龍膽亮銀槍往地上一撐,瞬間化為一道銀色的閃電,朝鐵面人踢去。

砰!

趙雲一腳踢中了鐵面人的膝關節,鐵面人吃痛整個人半蹲下來。

馬超見勢,強忍著痛苦,當即縱身飛起,側身鞭腿直接踢在了鐵面人的後腦勺上。

這一腳踢得鐵面人頓時失去了意識,整個人猶如一座轟然墜地的鐵塔,轟然倒地。

「給我生擒了1

趙雲大喝一聲,一干陳兵立即上前用麻繩將鐵面人緊緊捆祝

城樓之上,高寵手提金槍,一路狂殺而過,所到之處無不血色漫空。

只見夏侯淵單臂手提戰刀,亦是一路狂殺爬上城樓的陳兵,閣樓轉角之處,夏侯淵與高寵狹路相逢。

「若非你這賊子,何來今日!我殺了你1

看見了眼前的高寵,夏侯淵頓時心中壓抑了多日的怒火轟然爆發,也顧不上實力上的差距。

夏侯淵當先殺至,獨臂運起生平之力,手中一柄戰刀捲起漫漫血色,向著高寵狂斬而至。

「休教世人笑我欺你,今日我便只有一隻手與你一戰1

眼見夏侯淵狂殺而來,高寵之用一隻右手襯著虎頭金槍,巍如鐵塔,紋絲不動,面對狂沖而來的夏侯淵,眼神不起一絲波瀾,彷彿視他為土雞瓦狗一般。

眼看刀鋒將至,高寵猿臂一抖,以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飛身刺出一槍。

那一槍,快如疾風,勢如雷電,槍鋒過去,捲起無盡的漩渦血花,竟如一面血牆般,轟然撞出。

砰。

沉悶的撞擊聲中,刀槍相撞,血色四面震散,飛濺出的火星,灼人眼球。

只見刀片鏗然碎裂之音響起。

夏侯淵手中的戰刀,眼見出現一個顯赫的窟窿,轉而透進的槍鋒,在夏侯淵的身上刺出了一個巨大的血窟窿。

高寵一瞬間穿透了夏侯淵的刀刃,並直接刺穿了夏侯淵的身軀,一柄金槍貫穿。

「吾乃一代名將,竟然是如今下場,蒼天不長眼1

夏侯淵雙眼充血,瞳孔飛速收縮,仰天咆哮一聲,手中的戰刀轟然落地,整個人失去了氣息。

南門之處,郝昭正率領著最後一部分負隅頑抗的梁兵,企圖突圍來為日後的反擊保存一部分的實力。

「窮寇何逃1

只見一聲喝令在後響起,姜鬆手提八寶玲瓏槍,縱馬追趕了上來。

郝昭先是駭然一驚,再是仔細一盯,發現追上來的不過才只有姜松一人而已,而且郝昭從未見過姜松,也並不知道眼前這將軍是何人。

郝昭拔出腰間佩劍,劍鋒凜然直指著姜松,冷然威脅道:「你若敢再追,我便令你死無葬身之地1

「哦,是么?」姜松耳聽郝昭之言,嘴角揚起一抹詭笑,那是死神般的笑容。

「那便讓我看看爾等有何本事1姜松目光一凝,雙腿一夾馬鐙,坐下戰馬朝眼前數千的梁兵直接衝擊而來。

郝昭眼見姜松不知死活,當即喝令數百士卒上前將姜松堵截。

姜松一馬當先,縱槍踏入敵群。

鮮血飛淺而起,慘叫之聲四起,手中的八寶玲瓏槍四面八方的刺出,每一槍下去,必索一敵之命。

姜松就如一柄鋒利難當的利箭,踏著長長的血路,劈波斬浪一般碾殺向前,一路所過,只將飛濺的人頭和四散的鮮血留在身後。

長驅如入,如摧枯拉朽,崩潰的梁軍士卒,在他的槍鋒之下,如紙紮的一般,輕鬆撕碎在腥風血雨之中。

「撤1

郝昭並不笨,眼前姜松武藝如此之高,便也顧不上尊嚴不尊嚴的,當即調轉馬頭,朝西門狂奔而逃。

正當此時,一面面「白」字大旗獵獵飛舞,馬蹄聲陣陣傳來。

只見白起和文鴦率著三千大軍,已經攻入了西門,此時裡應外合,將郝昭包圍在其中。

白起冷然肅殺的目光凝視著眼前士氣低落到谷底的梁兵,殺意凜然道:「爾等亦是瓮中之鱉,若還不棄械投降,今日便將爾等一一就地斬首1

郝昭無望地環掃四周,後有追兵,前有攔截,知道今日是註定有死無生了,便手中的劍慢慢揚起到脖頸上,哀嘆道:「天不助我大梁1

嘆聲過後,寒光一閃。

郝昭當即自刎而死。

眼見主將已死,其餘梁兵已經徹底奔潰,完全放棄了繼續頑抗下去的想法,當即器械紛紛跪地投降。

建安郡破!

「恭喜宿主攻破建安城,獲得200點君主點獎勵,宿主當前總計擁有200君主點,請宿主注意查看。」

此時正在襄陽王府閣台上的陳恬,腦海中接收到系統的信息,頓時拍案大喜。

「建安城是交州的腹地,建安城破了的話,平定交州指日可待。」

正當陳恬欣喜不已之時,一隻白鴿從北邊飛到窗檻之上。

陳恬發現了白鴿腳上綁著的信件,上面赫然寫著一個「儀」字。

「這是張儀的飛鴿傳書,此時張儀應該是在李淵的地盤才對。」

陳恬思酌著,便打開字條,只見上面寫道:「李,劉,虛張聲勢,無力南下。」

眼見字條上的字,陳恬冷然一笑,沉聲道:「就知道李建成不會真正來南下,否則拿什麼來和李世民斗。」

放下字條,陳恬走到閣樓之上,望著襄陽城中一片太平安樂的景象,腦海中浮現一個空前大膽的念頭。

如今天下自己已經打下三分,卻依然是以錢塘王一個王侯自稱,陳恬心中不禁有些壓抑,況且自己手中擁有召喚系統,如何要委屈自己,一直憋屈在王侯的位置上。

而且自己手下大將,也就只能分封一些普通的小將軍官職,如今就連都城也沒有,只能用一個陳國含糊的稱呼。

陳恬越想越不甘心,心中的野心狂然膨脹。

與其虛偽地隱瞞自己的野心,倒不如痛快地做一次小人。

倒不如繼承大統,敕令天下。

ps:求訂閱,求打賞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