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二十九章 五虎五良,八驃騎!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二十九章 五虎五良,八驃騎!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五子良將偏向統率型的將領,而五虎將偏向武力型的將領,八驃騎則取其中間。

陳恬略微沉吟道:「孤決定賜封張遼,白起,周瑜,陳慶之,秦瓊為五子良將,張遼為五良將之首。」

張遼乃是自己最早召喚出來的武將,雖然綜合能力可能遜色於白起等人,但陳恬怎麼能忘記,自己當年處境是那麼的艱難,若沒有張遼一戰擊敗梁師泰的大軍,便沒有自己今日的輝煌。

說什麼,陳恬也不會忘記這份情,將張遼列為五良將之首。

蕭讓飛速執筆記錄,將以上的名字盡皆記錄下來。

又是略微沉思,陳恬開口道:「賜封羅士信,熊闊海,高寵,文鴦,冉閔為五虎將,冉閔為五虎將之首。」

「好耶1羅士信聽到陳恬的分封,頓時高興地大呼道:「哥哥終於給我封官了1

見到這副模樣,張昭等人皆是忍俊不禁。

陳恬亦是嘴角浮起一抹會心之笑,旋即說道:「賜封趙雲,馬超,黃忠,姜松,李存孝,太史慈,尚師徒,凌統為八彪騎,趙云為八驃騎之首。」

「將孤的通告迅速傳到前線,並將糧草全部押送給前線將士,孤要好好犒賞他們一番1

「諾1

蕭讓飛速擬好指令,交由日行千里的馬靈前去辦理這件事情。

「殿下英明1

台下的張昭,張璞等人齊齊拱手稱好。

陳恬用手捋了捋須絨,拂手道:「如果沒什麼事的話,諸位就先退下吧1

「臣等告退。」

張昭等人一拱手,便退了出去。

郭嘉湊過來拍了拍李白的肩膀,笑道:「李兄,今日天色如此之好,倒不如咱們去怡紅院喝酒去?」

怡紅院乃是風流之地,這三個字傳到花木蘭的耳里,花木蘭頓時臉畔生紅,紅暈泛起。

「人生本當快哉,何況有一酒肉知己1

李白掛起腰中佩劍,兩人搭肩走出大堂,一副風流瀟洒之勢。

不過一會,整個大堂之中便只剩下陳恬和花木蘭二人。

「咳咳」

陳恬為了緩和這尷尬的氣氛,便乾咳了兩聲。

「殿下,那那我也先告退了。」花木蘭臉上莫名泛起了絲絲紅暈,便當即起身離去。

望著花木蘭離去的背影,陳恬沉聲不語,心中卻不知是何情緒湧上心頭。

花木蘭離開之後,臉上依舊發燙,內心自問自答道:「為什麼我會這麼緊張」

下一個轉角,花木蘭走到了長廊閣邊,卻發現甄宓一人站在池邊,將一隻信鴿偷偷放飛,再放飛之前還向四處張望了一番,花木蘭急忙躲閃到一旁。

只見甄姬放飛那隻信鴿之後,眼角卻微微有些發紅,顯然是剛剛哭過。

「甄王後為何會這樣?這信鴿又是寄到哪裡去的?」頓時無數的疑問在花木蘭的心頭湧起。

建安郡被攻陷,夏侯淵被斬首的消息迅速被徐茂公派人擴散開來。

一時間交州內流言四起,大街小巷的士民百姓們,都在風傳議論著來自於北方的驚人消息,甚至一度陷入了恐慌。

月余之前,陳恬率師南征的消息傳來,已令他們頗為震動,而近日傳來交州門檻,建安郡被攻陷,梁軍覆沒的消息,再次令他們為之震驚。

交州,南海郡。

王府大堂。

「陳恬這小賊攻城也就罷了,竟然還殺了本王的大將,甚至還大但分封什麼五虎將,五良將,八彪騎,這是何居心?真是氣煞本王也1蕭銑將帛書情報,往案几上一扔,一臉恨色。

左右一干眾臣,忙是跟著把徐茂公和陳恬,一塊罵了一通,大表憤慨。

「建安郡被攻陷,而且大肆地加封前線將士,陳軍士氣和聲望定然大漲,末將認為我們就不能這麼坐以待斃。」夏侯惇強行抑制住內心的怒火,堅毅的語氣決然道。

「那元讓的意思是」蕭銑的眼中,透出一絲精光。

夏侯惇深吸一口氣,緩緩站起身來,拱手正色道:「末將以為大王應該率師北上,籠絡穩定交州的民心,雖然陳軍如今勢大,但他只有區區四萬大軍,而我交州尚有十萬兵馬,何懼與之一戰?」

北伐。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神色都是一震。

蕭銑也身形一震,驀的抬起頭來,以責備的眼光瞪向夏侯惇,訓斥之詞脫口欲出。

那斥責之言都涌到嘴邊,最後一刻卻沒能出口。

曾幾何時,自己也是得到民望所歸,一統交州大地,自封梁王,如今卻被那乳臭未乾的陳恬,帶著一乾草莽賊將,打下了自己一半的地盤,更是當面羞辱自己,讓交州百姓人心惶惶。

若是當年,夏侯惇說北伐之事,蕭銑一定會拒絕,因為北伐會影響根基,一個搞不好便容易讓百姓激起造反的情緒。

現在,蕭銑卻克制住了。

無非是形勢劇變,今時已不同於往日。

但蕭銑一直沉默不語。

輔公祏見狀,向著鄧艾使了個眼色。

鄧艾會意,當即出班,拱手道:「梁王,如今我等已經沒有退路可言了,唯有置之死地而後生,背水一戰了。」

蕭銑身形一震,眸中掠過一絲動心,焦黃的臉上,表情開始變化不定。

「鄧將軍所言極是,如今是陳軍不給我們留退路,我們只能給他們顏色瞧瞧,如若一直退守,如何能成就千古霸業。」夏侯惇又是拱手進言道。

鄧艾,夏侯惇已站出來勸進,其餘文武豈能無動於衷,當即也紛紛站出來,勸蕭銑率軍北伐。

群臣勸進之下,蕭銑心已徹底打動,卻又存有顧忌,苦笑著嘆道:「你們的意思我都明白,只是這陳軍勢強,而且本王聽聞這軍中有一人叫做白起,此人殺人無數,戾氣極重,若是若是戰敗了,本王怕此人會屠戮交州百姓。」

蕭銑居然顧慮的是自己會打輸和百姓的安危。

鄧艾眼神之中掠過一絲失望,很明顯,蕭銑身上儘是婦人之仁,沒有絲毫成大事者該有的霸道風範,相反,鄧艾卻對陳恬那率軍氣吞萬里如虎的氣勢有了幾分好感。

蕭銑乃是隋室宗親,名正言順地一統交州,如今坐擁十萬大軍,卻被這區區四萬的陳軍嚇破了膽,甚至到這個時候還在顧忌著百姓。

夏侯惇慢是因為怕塗炭生靈,大王更是要起兵北伐,將那白起一干妖眾盡皆殺盡,況且我軍勢大,尚有巨毋霸這等力拔山兮的猛將壓軸,何懼那區區趙雲等雜碎?」

話音剛來,夏侯惇又將手一指地圖,沉聲道:「如今干戈已經進入了交州,我大軍只要正面強行壓制,便能以絕對地優勢將趙雲等人打壓下去。」

「大王可要知道,陳軍不過是耍一些陰謀詭計的小人而已,我軍只要強行攻城拔寨,料他有什麼計謀都是無用。」

夏侯惇一番話剛落,台下文武紛紛附和起來,都開始鼓動著蕭銑率師先行主動北伐。

蕭銑眉目緊鎖,沉吟片刻後方才猛地一拍案台喝道:「傳王令,點起三軍,三日後北伐,將陳軍殺盡,連根拔起1

ps:求打賞,求訂閱,求月票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