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三十章 斗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三十章 斗將!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建安一戰,陳軍實力大增,靠著投降的梁軍,如今兵力已經漲至四萬有餘。.

七日後。

交州境內。

徐茂公率領四萬大軍駐紮於柳州城旁。

與此同時,夏侯惇與鄧艾統率著十萬大軍駐守於柳州城內。

一場空前的大戰在醞釀之中。

柳州城內,總兵府大堂。

夏侯惇坐於主將之位,眼神沉重地凝視著地圖,企圖找到破敵之策,卻遲遲沒有定論。

最後只得無奈的嘆息一聲,說道:「無奈這陳軍如今勢氣鋒芒畢露,如若我等與之戰場上直接交戰,怕是會殺敵八百,自損一千,如此得不償失,不知諸位有何看法。」

台下無人說話,眾將要麼是沉默不語,要麼是苦著一張臉搖了搖頭。

良久,只見輔公祏上前拱手道:「將軍,如今陳軍士氣正旺,我們可以不必與之正面作戰,到可以挫一挫他們的銳氣,來增長我們的銳氣。」

「此話怎麼講。」夏侯惇精神一振,臉上卻仍存有不解之色。

輔公祏拂起衣袖,開口道:「向來聽聞陳軍兵精將勇,錢塘王麾下皆是萬夫莫當的猛將,如若能陣斬其一兩員大將,便能打破他們不敗的神話,更能挫其銳氣,大漲我大梁神威。」

「甚好,那便照你說的來1

夏侯惇決意已下,驀然回,掃射諸將,喝問道:「爾等誰敢擔此重任,」

然而兩邊將領,盡皆低頭不語,沒有人站出來請戰。

沒辦法,前番與陳軍多番交手,他們是屢戰屢敗,皆已被陳恬手下的將領打敗了,此時竟無一人請纓出站。

「莫不是要本將親自上陣會敵?」

夏侯惇冷然一喝,頓時又是眉頭一凝,目光流露出失望。

正當這時,一員虎熊般的大將出列,慨然道:「末將願擔此重任。」

請戰者,正是巨毋霸。

夏侯惇先是微微一怔,再是大喜,巨毋霸神力驚人,力能倒拉五牛,不在李元霸之下,而且陳軍無人識得他,若是巨毋霸出戰,必能給陳軍一個當頭棒喝。

「好!本將便親自為你擂鼓助威,待你多斬幾個級回來1夏侯惇狂笑起來,又喝令手下斥候給陳軍送往挑戰信。

陳軍大營。

中軍大帳,眾將正在商議戰略。

徐茂公手執羽扇,聽著周瑜在分析當前的戰情局勢,台下諸多將領經過了建安城的巨大勝利,已經是一個個熱血燃燒,恨不得立即和柳州城內的梁兵開戰。

「稟告軍師。」

徐茂公正與周瑜分析情勢之時,雄闊海從外來報,言是夏侯惇派了使者前來求見。

「他娘的,先是夏侯淵,現在又是夏侯惇,他們這兩對難兄難弟,就不能消停點么……」張飛冷笑著嘲諷一聲。

徐茂公卻是目光一凝,手中羽扇戛然而止,冷然拂手示意熊闊海讓那名使者進來相見。

片刻后,只見一個身著普通百姓衣著的人步入了大帳,眾將們已停止了喧囂,一雙雙冷殘的凶目,齊刷刷的射向那不之客,直將那使者盯的毛骨悚然。

深吸過一口氣,那使者卻強作坦然,拱手向著徐茂公深深一拜,開口說話時,聽得張飛沉重的鼻息,又突然泄了膽,支支吾吾道:「在下在下是柳州城中的一個小百姓,夏侯夏侯將軍讓我來告高訴你們」

「怎麼?夏侯惇那雜種又搞了什麼事情1張飛登時從座椅上站起身來,雷霆般地朝那使者怒吼。

那使者頓時被嚇得腿軟,整個人被嚇得說不出話來。

徐茂公淡然一笑,當下他便一拂手,波瀾不驚地笑道:「翼德休要嚇到人家,我大軍從不濫殺百姓,你說吧,夏侯惇派你來什麼事要相告的。」

「是這這樣的。」那使者喉頭翻滾如潮,強咽一口口水,平定內心的驚恐,從懷中取出帛書,雙手奉上,道:「夏侯將軍聽聞錢塘王麾下戰將如雲,人人有萬夫不當之勇,今日特地在派出一員將領在城前相侯,希望來討教一下貴軍將領的英勇之處。」

斗將。

「有意思……」周瑜不由笑了。

夏侯淵和夏侯惇這二人,還真是「臭味相投」,皆不想跟他動真格,消耗自身實力,卻一個用完斗陣,一個又想用斗將這種低成本的手段,來顯示自己並非無所作為,更想藉此來打壓他陳軍的士氣。

「不知是何人前來挑戰呢?」徐茂公輕捋須絨,試探性地問道。

那使者遲鈍道:「是我軍第一猛將,巨毋霸。」

「什麼狗屁巨毋霸,取個名字嚇人么?老子還龍傲天呢1張飛登時不服,扯著嗓子又開始咆哮。

周瑜沉吟道:「從來只聽說梁軍之中勇將不過於夏侯兄弟,到底也就是鄧艾和那突然出現的鐵面人,從來沒有聽聞過什麼巨毋霸。」

「看來這夏侯惇是不知天高地厚,今日便斬他一員大將,來再顯示我軍天威。」6遜亦是沉聲一笑。

張飛頓時傲氣如火狂燃,騰的一躍而起,雷霆般的聲音,沖著那使者喝道:「回去告訴夏侯狗賊,讓那什麼巨毋霸洗乾淨脖子,我張翼德少頃必取他狗頭。」

徐茂公掐指一算,眉頭微微一凝,徐徐道:「翼德可要小心,若是有詐,及時撤退,切勿逞強。」

「有個鳥的詐!軍師你們便在這等我去砍了那鳥人的頭顱1張飛狂意盎然,當即掀帳而去。

幾刻鐘后。

張飛統帥著數百的陳軍,列陣於柳州城前。

望著城樓上那飄揚著的一面面「梁」字大旗,張飛大聲喝道:「我乃燕人張翼德是也,誰敢與我決一死戰1

張飛吼聲猶如晴天霹靂,台上的許多兵卒都被嚇了一跳,夏侯惇冷然地注視著張飛,沉聲道:「是張翼德,此人聽聞被封了陳軍的八彪騎之一,今日如若能斬得此人級,必能教陳軍喪了軍膽1

吼聲剛過,只見城門緩緩打開。

一聲聲沉重的腳步聲頓時鳴響起來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