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三十一章 猛獸之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三十一章 猛獸之王!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那是一個怪物。

黑色的鎧甲,黑色的戰袍,黑色的披風,坐下竟然是一匹老虎坐騎,手中一柄重達二百五十斤的虎紋黑色板門刀。

那個騎著猛虎敵將,從頭到腳都是清一色的黑,就像是一個從黑暗地獄里走出來的幽靈,緩緩的進入張飛的視野,進入到數百將士的眼中。

此人正是蕭銑親點的大將,巨毋霸!

只見其身軀之大,竟然有兩丈之高,坐下猛虎那兇惡的雙眸半睜半閉。

「這個野人是從哪裡來的?」張飛第一個驚奇的叫道。

其餘將士也皆是狐疑不解,身後的數百士卒們,個個也是嘩然議論,皆是不知那高大的猛虎敵將是何來歷。

「嗷嗚1

只見那頭猛虎赫然地睜開雙眼,兩排如死神鐮刀般鋒利的獠牙露了出來,一聲仰天巨嘯。

一聲虎嘯,驚得張飛身後數百陳軍頓時嚇破了膽,不由得往後靠了數步,就連張飛坐下的黑鬃馬也不禁往後想要退卻。

可見這百獸之王的威懾不可小覷。

就在陳軍這邊被嚇得嘩然議論時,那猛虎將領已至城池前面,板門刀向著陳軍軍陣一指,傲然喝道:「誰敢出來受死。」

那一聲喝,低沉沙啞,透著一股陰森詭厲的殺氣,卻又挾著目空一切的傲慢,彷彿陳軍上下,在他眼中統統都是螻蟻一般。

就連張飛的背後,禁不住掠起了一絲寒意,只覺那猛虎敵將一聲喝,有一種無形的威懾力,瞬間襲卷而來,竟讓他有種不寒而慄的錯覺。

雖不知其虛實,光這份氣勢,張飛就足以判斷此人非是尋常之將。

但眼中的憂慮瞬間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惱火,自己乃是八驃猛騎,怎麼會被這麼一個野人給嚇破了膽!

「我乃燕人張翼德是也,今日便來取你級1

張飛目眥俱裂地怒喝一聲,雙腿猛地一夾馬鐙,座下戰馬亦是壯了壯膽,朝巨毋霸狂奔而去。

「檢測到張飛進入憤怒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1oo,當前武力上升至1o2,請宿主注意查看。」

巨毋霸目光如熾焰般地凝視著疾馳而來的張飛,手中的板門刀慢慢劃破沙土,揚到半空之中。

「檢測到巨毋霸獸王潛能激,獸王潛能如下——巨毋霸面對有坐騎的敵將,能造成敵將每次增加武力變成武力降低,張飛由上升兩點武力變成下降兩點武力,當前張飛武力下降至98,請宿主注意查看。」

「殺1

巨毋霸突然雙腿一夾虎背,激起坐下猛虎的鬥志,那頭猛虎突然縱身一躍,朝張飛狂奔而來。

張飛手中的丈八蛇矛猛然挺起,瞬間如閃電般遞出,狂瀾巨浪般的勁氣迅的凝聚,形成一束旋轉放射似的渦流直刺而出。

巨毋霸那鐵塔般的身軀卻絲毫沒有閃避,那柄沉重的板門刀,如大磨盤般狂攪而出,刀鋒過處,吸盡了空氣,氣流從四面八方向真空處填射而來,形成了一道寬闊的無形刃幕,挾裹著毀滅一切的力量橫推而來。

半空之中,一頭猛虎與一匹戰馬相撞,兩股強大的力量相對而至。

吭。

一聲沉悶攸長的金屬轟擊聲,響起了曠野之上,飛濺起的火星,耀如白晝之光。

一擊之下,張飛只覺巨浪般的狂力,順著刀刃直灌入身體,侵入內臟,如同沾了水的皮鞭,直抽得他五腑劇痛,氣血翻滾。

張飛那傲然的眼中,瞬間掠起了駭然之色。

僅第一招交手,張飛深深體會到了這巨毋霸的武道之強,更已確認,眼前這個「野人」的實力,竟然在自己之上。

兩道身影錯過。

一擊之下,張飛沒有賺到絲毫的甜頭。

「所謂八彪騎,也不過如此。」巨毋霸深吸一口氣,冷然狂笑起來。

「你這狗頭,張爺爺砍了你1

張飛登時勃然大怒,一聲瘋狂咆哮,手舞丈八蛇矛再次迎擊而上。

「檢測到張飛進入最強狀態,受巨毋霸潛能影響,武力下降至97,請宿主注意查看。」

「什麼?張飛武力降到了97?這樣一來張飛根本不是巨毋霸的對手,但願這個張翼德能知難而退埃」遠在襄陽的陳恬收到系統的信息,登時為張飛提心弔膽,更畏懼於巨毋霸的潛能,這潛能無異於剋制所有騎將。

「一顆好頭顱我收下了1

巨毋霸喉頭一滾,出一聲低沉不屑的冷笑,就在張飛丈八蛇矛刺到前的瞬間,粗如碗口的雙臂驀然抖動。

寒光一閃,就在張飛還未看清對方是如何出招時,那一柄黑漆漆的板門刀,竟已后先至,狂轟而來。

哧哧。

刀鋒度太快,力道太猛,劃破空氣時,竟然出銳利的磨擦之聲。

畫戟所過,強勁之極的力道,竟將馬下的地面掃刮到狂塵驟起。

刀鋒未至,張飛竟已驚駭的感覺到,排山倒海般的氣壓,幾乎一堵無形的巨牆,挾著摧毀一切的力量,向著自己狂壓而來。

度之快,快過疾風閃電,力道之強,強過泰山壓頂。

「怎麼可能1張飛一臉驚駭無比,只得瞬間將攻勢轉為守勢,而與此同時,又是一陣異變。

巨毋霸坐下的猛虎突然躍起,那鋒利的獠牙瞬間咬在了張飛的坐騎上。

黑鬃馬頓時被猛虎咬斷了一條腿。

張飛整個人瞬間失去了平衡,在半空中只得高舉丈八蛇矛,傾盡全力一擋。

砰!

又是一道金屬震鳴,如雷鳴般震得所有人耳膜麻,狂塵之中,緊跟著響起一聲慘烈的慘叫聲。

張飛竟然整個人被巨毋霸一刀劈飛六七丈之遠,整個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張飛此時才明白自己根本不是這巨毋霸的對手,這巨毋霸詭異得異常,似乎對猛獸有著特別的操縱能力。

「撤,快撤1

強忍著胸口的痛苦,張飛將手中的丈八蛇矛飛擲而出,切斷了巨毋霸想要緊隨追擊的可能,轉瞬翻身上了一匹空的戰馬,率著數百將士狼狽不堪地逃回陳營。

死了戰馬,又丟了武器,張飛真是覺得今天丟臉丟到家了。

陳營之中,眾人正在商議如何攻克這柳州城,卻覺急匆匆的腳步響起。

「定是翼德斬了級回來了1呂蒙起身笑道。

周瑜卻有種不祥地預感湧上心頭:「斗將不可能有這麼快的,怕是有不測的情況生。」

話音剛來,只見張飛嘴角儘是鮮血,就連那黑臉都變得有幾分慘白。

在兩旁將士的攙扶下走進了營帳,登時跪在地上請罪道:「罪將張翼德,斗將失敗,請軍師降罪1

聽到此言,眾人皆是一驚。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