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三十三章 一槍動乾坤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三十三章 一槍動乾坤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戰場之上風起雲湧。

趙雲,馬超,文鴦三騎繞著巨毋霸在左右刺擊,卻被巨毋霸一一都擋了下來攻勢,反而那巨大力量讓三人打得有點難以招架。

三桿長槍纏繞著一柄板門刀,不斷在半空之中碰擦出灼人眼目的火花。

轉瞬之間,一百招已過。

依舊勝負未分。

趙雲,馬超和文鴦的衣甲已然為汗水浸透,而巨毋霸的臉上,同樣已滿頭大汗。

「為什麼會這樣,有招式卻每次都好像被抑制了一樣?」文鴦手中的鐵鞭被巨毋霸一個橫掃蕩開,頓時五指發麻。

「我也一樣,不知道為什麼。」馬超亦是漲紅了臉,五指被震得微微發顫,只能左右招架來抵擋巨毋霸的反擊。

趙雲這才發覺不對,心知如果再戰下去,自己三人勢必嘗不到一點甜頭,甚至很可能會敗給這個巨毋霸。

此時若收手,三人還可以保持著不敗之身回來,勉強的保住些許顏面,若再戰下去,就要敗於巨毋霸之手,徹底令陳軍顏面掃盡,再次重挫三軍銳氣。

猶豫再三,咬牙再三,趙雲只得強咽下不甘的惡氣,無奈之下,趙雲當即喝令道:「今日狀態不好,來日再戰1

馬超和文鴦二人面露驚色,顯然是不甘就此撤退,然軍令如山,他卻不得不撤。

「巨毋霸,我們之間的恩怨還沒完,下次交手,我西涼馬孟起必取你狗命1馬超和文鴦調轉槍鋒,低吼一聲,搶攻數招,撥馬便退。

巨毋霸擊退了三人,也不追擊,只橫刀傲立,那饕餮般的護目掃射敵軍,好似惡來再世。

那眼神,彷彿在向敵人耀武揚威,陳軍之中什麼五虎上將,八驃猛騎,皆為插標賣首,土雞瓦狗之輩。

眼見趙雲三人退回,陳軍士卒無不是唉聲嘆氣,士氣多多少少已受打擊。

陳軍大營。

趙雲三人一臉苦惱地掀帳而入,當即單膝跪在地上拱手請罪道:「末將三人,未能擊敗敵將巨毋霸,請軍師降罪。」

「什麼?」張飛當即瞪大了眼睛,吼道:「子龍,你們三個人都拿不下他?」

馬超惡狠狠地一拳砸在地上,怒火中燒道:「不知那巨毋霸有什麼妖術,力大無窮,讓我們三人不敢正面硬接,而且和他對打之時,總覺得力不從心。」

「哦?」徐茂公手中羽扇輕輕搖動,眉頭微微皺起,生平第一次出現了困惑之色,喃喃道:「普天之下,竟有此等能人異士。」

「豈有此理,那讓我去收拾了他1

雄闊海扛起自己兩根熟銅棍,就要掀帳出去迎戰。

陸遜急忙攔截道:「雄將軍休要衝動,連趙,馬,文三位將軍一起上都只能全身而退,可見這個巨毋霸並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好對付。」

雄闊海氣得頓腳道:「那該如何是好,總不能看著就這樣讓他們贏得了士氣上的優勢吧。」

「是埃」周瑜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沉吟道:「這夏侯惇倒是給我們出了一道難題。」

一時間,氣氛瞬間死寂下來,眾人都陷入了無奈的沉默之中。

「如此看來,那便讓末將去會一會這個巨毋霸吧。」

這時候,聲音響起打破了這短暫的尷尬,眾人齊齊朝那個方向望去,請戰的不是別人,正是高寵。

「如今也就只能這樣了。」周瑜若有所思地說道,因為他心裡已經有了打算,如今在座武道巔峰的還有姜松,姜松可是能與李元霸戰平的存在。

至於高寵,他聽說過高寵的實力,卻並未對高寵有多大把握,但此時高寵自己請戰,周瑜也便同意了,將姜松作為底牌。

徐茂公亦是點了點頭,示意高寵出戰。

高寵深吸一口氣,當即便掀帳出營,準備與那巨毋霸一戰。

戰場之上,梁軍的氣勢大漲,巨毋霸一副捨我其誰的樣子傲視陳軍。

只見高寵騎著一騎青騅馬,手執手執一柄碗口粗,重達二百斤的鏨金虎頭槍,金色的鎧甲立於陳軍陣前。

勒馬於巨毋霸五十步之外,高寵虎頭槍一橫,傲然道:「巨毋霸,吾乃五虎上將高寵,今日你的死期已到。」

高寵名號報出,夏侯惇臉色微微一動,面露驚疑。

「高寵,便是你殺了我的兄弟,今日我要拿你首級來祭奠我兄弟的在天之靈1夏侯惇立即回過神來,猙獰的面容,惡狠狠地朝高寵怒罵。

「高寵么,今日殺你正合我的胃口1

巨毋霸吃驚一瞬,聽到夏侯惇的罵聲,旋即一聲不屑的暴喝,催動下猛虎,第一次發起了主動的攻勢,如一道黑色的閃電射出,瞬間殺至高寵跟前。

招式尚未發動,高寵的整個身體,已被一股瘋狂的殺氣所包裹,彷彿周遭空氣都要被吸干一般。

心神微微動蕩時,巨毋霸手中一柄黑色板門刀,已化作一道扇形之面,挾著狂瀾怒濤之力,向著高寵迎面斬來。

凶戾非常的一擊。

高寵眼眸瞬間殺機畢露,雄軀一抖,便將那壓迫而來的殺氣,輕鬆震散,低嘯聲中,手中虎頭槍狂擊而出。

金色的巨槍,掀起海潮般的巨力,如一道金色的長虹,呼嘯而出。

一聲獵獵激鳴,隆隆的巨響震得兩軍士卒,耳膜都有種刺痛的錯覺,濺射出去的火光耀如天日。

火星四濺中,刀槍相擊。

兩具雄軀,幾乎在同時都劇烈一震。

高寵只覺千斤之力直撞而來,由手臂灌入體內的巨力,攪動著他的五腑六臟翻湧激蕩。

巨毋霸主動地這一刀,力道之強,竟已強到超乎項羽的意料,震到他虎口都微微開裂。

但那又如何,還不給他穩穩接下。

被反震開來的巨毋霸,瞬間從容盡失,胸中氣血鼓盪,虎口亦是隱隱發麻。

巨毋霸深陷的眼眶中,竟然流露出了匪夷所思之色,似乎萬沒有料到,眼前這個高寵,竟然能如此從容接下自己狂烈之極的橫空一刀。

要知道,即便是馬超,張飛這等猛將,受了自己這麼一刀,都要震傷一點筋脈,而眼前的高寵卻從容接下,而且攪得自己體內氣血微微翻騰起來。

這也就意味著,那高寵的力量,竟與巨毋霸不分伯仲。

不光是巨毋霸,掠陣觀戰的陳軍,個個也是嗔目結舌,被震到統統都變成了啞巴。

城樓上夏侯惇的那一張臉,憤怒的表情已煙銷雲散,取而代之的是目瞪口呆。

「騎頭老虎嚇人么?」

冷然吸了一口涼氣,高寵望著巨毋霸,嘴角劃過一抹死神般燦爛的微笑。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