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三十五章 天才之嘆,恐怖來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三十五章 天才之嘆,恐怖來襲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月明星稀,南風瑟瑟。?火然文 w?w?w?.?

經過第一天的交戰,張飛等人都在自己的營帳之中養傷。

擊敗了那不可戰勝的巨毋霸,高寵頓時威名大起,甚至一時蓋過了馬超等人,就連周瑜等人也對高寵刮目相看。

陳軍大營,此時一片修養之勢,但來回巡邏的衛士卻未曾鬆懈半分。

空中卻忽的飄起一股奇異的味道,但眾人並未把這當一回事,畢竟此時天氣轉熱,各種蛇蟲鼠蟻都復甦過來,有點異味很正常。

冷冷的月光潑灑在大地之上,猶如被打翻了的銀白水墨。

范蠡一人掀開營帳,冷然地看著漫天星辰,卻悠然嘆道:「我胸藏百萬雄兵,卻可惜這世上無識才之人,本以為白起是招收名士之人,卻不知其只是貪圖功利而已,怕是難以為謀,唉」

「范先生如何雅興在此悲嘆?」

就在此時,輕盈地腳步聲響起,只見趙雲卸去盔甲,一身白衣,襯著一柄佩劍走了過來。

「趙將軍。」

范蠡眼眸一凝,那神傷之感瞬間消散如蒼雲白狗,轉而若平靜的江水般笑道:「在下只是興詠世事變化罷了,趙將軍請回吧。」

趙雲臉頰拂過一絲清風,捲起一絲笑意,淡然道:「想當年,我和殿下走南闖北,不知並肩作戰多少回,才有了今日的天下,先生何故神傷,如今當儘力於殿下才是。」

「何曾不想。」

范蠡亦是如清水泛起漣漪般,徐然道:「但趙將軍可知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

話未說盡,范蠡繼續說道:「自古能一統者,必是禮賢下士者,胸懷天下者,手段陰狠者,下義其罪,上賞其奸,上下相蒙。

帶兵重在帶心,以心交心解心鎖,知兵貴在知心,一味橫衝直撞的江山,必不久矣!

但自從我來到陳營,卻從未見到絲毫一點。」

「先生大才也1

趙雲登時一怔,竟沒想到眼前這個范蠡居然還懂得治國之道,而且明白明哲保身的道理。

「先生,軍中有怠慢的地方還望不要見怪,待南方戰事告一段落,子龍必當親自面見殿下,然後舉薦先生大才。」

趙雲連忙做了數個禮節,范蠡急忙扶起,若有所思道:「要是軍中多幾個像趙將軍一樣胸懷廣闊之士,則大事成矣。」

趙雲沉聲道:「不敢當,倒是辜負了先生滿腹經綸。」

范蠡笑道:「無妨,那梁軍不會善罷甘休,而且據我所知,南方多操縱毒物的蠱術,今夜怕是有變,趙將軍還是多多加強力道巡邏吧。」

「多謝先生提醒,那子龍就告退了。」

趙雲拱手退後,范蠡眼珠子一轉,但也沒說什麼,轉身就走進了大帳之中。

子時,森寒一片。

叢林深處,只見埋伏了數千的梁軍,此時箭已上弦。

巨毋霸一身戎裝,翻上一道小土坡子,橫刀舉目遠望,隱隱約約瞧見一座連綿里許的大營,燈火閃爍。

捏了捏手中特製的號角,巨毋霸胸中一股熱血,瞬間燃起,那虎目中迸射出興奮的火焰。

身後,數千將士蓄勢已久,一股股殺氣洶湧澎湃。

巨毋霸深吸一口氣,瞬間吹響了手中的號角,猶如一聲狼嚎,瞬間響徹整個夜空。

一聲嚎叫響起,陳軍瞬間由零零點點的星火變得燈火通明,全軍進入了警戒狀態。

趙雲提起警惕之心,連忙掀開帳簾,只見此時帳外已經站著一排排將卒,馬超,文鴦,張飛,高寵等人都紛紛掀帳出營。

徐茂公身披道家黑服,掀帳出營,鷹目橫掃一圈,手中羽扇搖動不止。

此時周瑜和陸遜等人也齊齊趕來,眾人很快就匯聚于軍營中心。

陸遜沉聲道:「並未發現有什麼夜襲的軍旅,應該只是一聲狼嚎罷了。」

「此處早已派人四處查探過了,這方圓百里都沒有狼,所以不可能是狼嚎,怕是有敵軍埋伏在暗處。」周瑜搖了搖頭說道。

徐茂公略微沉吟,腦海中思緒如潮,卻也想不出個所以為然。

此時趙雲卻突然想起范蠡叮囑自己的話,便開口道:「諸位將軍,這號角之聲奇怪,莫不是什麼蠱術不成?」

「老子打爛他的蠱術1張飛聳了聳腦袋,笑道:「子龍你沒睡醒吧,這大半夜的,什麼蠱術不蠱術的。」

張飛這一笑,文鴦等人也跟著笑了起來,覺得這是無稽之談。

「軍師怎麼看?」周瑜湊近問道。

徐茂公手中羽扇慢慢停下來,良久才開口道:「不知梁軍是何打算,但為了保險起見,文將軍,雄將軍,你二人加派人送,加強巡邏今夜,其餘將士好好休息,養精蓄銳。」

「得令1

文鴦和雄闊海二人拱手答應一聲,便各自率領五百將士,開始周邊地區的巡邏。

趙雲鷹眉微微凝起,腦海中總是徘徊著范蠡的那句話,也湧起了一股不怎麼好的預感,但此時雄闊海和文鴦已經被派遣去加強了巡邏,應該沒什麼大礙。

「文將軍,你去那邊吧,這邊便讓我來看著好了,相必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雄闊海收起了自己兩根熟銅棍,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說道。

文鴦也是打了一個哈欠,點了點頭,便轉身帶著人朝另外一邊走去。

當下趙雲便也不在多想,轉身也便回了自己的營帳。

兩支隊伍分開,雄闊海朝軍營角落處走去,這是與叢林接壤的地方。

雄闊海放眼望去,只見樹木蒙起了黑紗影影綽綽的令人看不清楚,除了腳步聲,只有林中的鳥兒不時發出令人戰慄的嘶啞叫聲。

讓雄闊海不禁感受到一絲絲寒氣亦或是陰冷之氣,甚至在想這裡會不會是什麼亂葬崗。

雄闊海越走越深,此時一個小卒顫顫巍巍地上前勸道:「將軍,要不我們走到這裡隨便看一下就回去吧。」

「怕個鳥,有我在1雄闊海不耐煩地一把把小卒推開,繼續往前面深處走去。

只見一行人越走越深,周圍的環境也是愈來愈陰森,不時傳來那零零的草叢竄動聲。

夜色濃重,如腐爛的屍體上流出來黯黑冰涼的血,蜿蜒覆蓋了天與地。

只見突然四周變得濕氣重重,樹木和泥土的皮膚開始潰爛一般,空氣中瀰漫著令人窒息的味道。

只見一個小卒突然間像是踩到了什麼軟綿綿的東西,低頭望去,只見一雙猶如幽靈般,反射著殺機凜冽寒光的眼睛正盯著他。

那是一條毒蛇!

只見其瞬間張開兩顆青白猶如死神勾鐮般的獠牙,牙尖滴著翠綠的毒液,突然嗖的一身,直竄出去,朝著他的腳跟一口咬下。

「啊,蛇啊1

只見那個小卒登時哀嚎起來,眾人都是一怔,急忙將手中火把高高舉起,卻看見無比驚悚的一幕,雄闊海瞬間臉色慘白!

方圓一里,竟然盤繞數不盡毒蛇!

樹上,草叢,身上!

那黝黑的鱗片散射著死神般燦爛的寒光!

剛剛被毒蛇咬中腳的那個士卒,竟然已經腳部開始潰爛,發出了令人作嘔的氣味。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