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三十九章 鎖龍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三十九章 鎖龍谷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高寵!今日我勢必殺你1

兩騎當世絕頂的刀將,相對衝殺而來,所過之處,一切阻擋的生命,都如落葉一般被掃蕩。eΩom

巨毋霸頓時心中無限怒火爆而出,勢如閃電一般,狂撲而至。

手中處,那一柄板門刀,更是勢著毀滅一切的威勢,狂襲而來。

高寵則是仗著手中虎頭金槍那長河般的力道,滾滾而出,那正大雄渾的槍勢,迎擊而上。

刀與槍,瞬息撞擊。

吭!

某一個瞬間,周圍的士卒只覺耳膜震動欲裂,頭目幾乎眩暈。

刀槍相撞所出的驚鳴之聲,直將左右之人震得心神眩盪,就連那凶戾無比的蒼鷹,也被震得眩暈過去。

兩道暴風錯身而過。

一招之下,巨毋霸和高寵二人都被震蕩開來。

高寵震蕩的是身體,而巨毋霸震蕩的是內心。

一股空前力量貫穿自己的全身,巨毋霸無法想象,這高寵明明已經被自己震傷,而此時的力量,居然不低於自己,甚至隱隱在自己之上。

高寵深吸一口氣,手中的虎頭金槍猛然挺起,厲聲喝道:「巨毋霸,你這猴頭狗臉,只會用妖術之道,今日我必殺你,來祭奠我軍將士的亡靈1

此時的巨毋霸,瞬間暴怒了。

高寵的那一句「猴屁狗臉」,幾乎讓巨毋霸氣到要吐血。

「啊啊啊!我要你的命!!1

此時憤怒已極的巨毋霸,板門刀狂斬如風,層層疊疊的刀影,將高寵包裹其中。

高寵卻從容不迫,手中虎頭金槍舞成鐵幕,沉穩如山的擋下了巨毋霸狂暴雨般的進攻。

黑色與金色兩道流光亂火,頃刻間又撞擊在了起,兩員當世絕頂的武者,此時又戰成了一團。

只見戰團四周,勁風四掃,刃氣衝天,四濺的怒濤之力,只將周遭的地面刮出道道的溝痕。

轉眼之間,百餘招已過。

此時的高寵,已經完全冷靜下來,不再受巨毋霸的任何影響。

巨毋霸想憑著那狂暴之氣,一股作氣的拿下高寵,簡直是痴心妄想。

面對著從容不迫的高寵,巨毋霸那狂暴的刀式漸漸減弱,板門刀上的威力一減,更是無法佔得上風。

轉眼之間,百餘招走過。

心情慢慢平靜下來的巨毋霸,開始越來越焦慮。

他萬沒想到,此時的高寵竟然沒有絲毫的敗像,彷彿剛才的震傷,讓高寵徹底脫胎換骨,武道更上一個台階。

如此比拼下去,只怕最後就要演變成一場拼體力的鏊戰,沒有千餘招,豈能分出勝負。

但冷靜下來的巨毋霸,卻現左右的士卒越戰越少,因為自己本來就是憑著突襲而來,自己的兵力不如陳軍,此時梁軍不是被陳兵所殺,就是狼狽而逃。

片刻間,兩人已交過兩百餘招,巨毋霸刀法漸漸開始出現不支的跡象,高寵卻威勢不減,槍法依舊剛猛霸道,漸漸將巨毋霸壓制下去。

三百招走過,巨毋霸更是被高寵全面壓制,在那咄咄逼人的槍式下,他只能是窮於應付,已開始喘不過氣來。

高寵的攻勢是越來越強,巨毋霸刀法漸顯凌亂,氣勢降至冰點,已敗相畢露。

巨毋霸很清楚若是自己再戰下去,自己必敗無疑,但他又咽不下這口氣。

「罷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巨毋霸無奈咬了咬牙,內心下了決定。

「高寵狗賊,今日你兵卒多於我,勝之不武,他日我必親手取你級」

巨毋霸過幾句狠,也顧不得什麼顏面,急攻幾招,晃出一個破綻,勒馬跳出戰團望南面逃去。

眾陳軍將士見如此兇猛的巨毋霸,竟然再次在高寵面前敗潰而逃,信心無不大受鼓舞,士氣大盛。

左右尚自頑抗的梁軍們,眼見巨毋霸竟然被高寵打跑了,殘存的士氣則是土崩解瓦,呼啦啦的跪倒於地,紛紛的向高寵拜跪求降。

眼見巨毋霸逃走,高寵也不再追,因為他不知道,這叢林深處究竟還有多少的伏兵。

隨著巨毋霸的潰逃,四處的猛獸也漸漸失去控制,各自散去,一場纏鬥許久的戰爭終於落下了帷幕。

次日,陳軍大帳。

經過一夜的大戰,徐茂公清點一番將士,現此戰自己是損失慘重。

損兵三千,雄闊海和文鴦負傷,其餘將領也多多少少受了一點小傷,而梁軍卻僅僅折損八百將士。

本來陳軍兵力就遠不如梁兵,此消彼長之下,兵力差距拉得更為巨大。

6遜無奈搖了搖頭,說道:「這妖術怕是沒法破解了,如今攻不進柳城,也打不起消耗戰,真不知是如何是好了。」

周瑜將目光拋到徐茂公的身上,起身問道:「如果再來一次這種猛獸突襲,該如何是好,軍師你熟知道術,可有辦法破解這妖術。」

徐茂公手中羽扇微微搖動,然後搖了搖頭,淡然道:「如今已經沒有辦法了,我看只能加急傳書給殿下了,殿下自然會有對策的。」

「我這就去。」6遜點了點頭,當即轉身出帳,準備給陳恬飛鴿傳書。

剩下的將士,全都是陷入了一片默然之中。

柳城。

軍機大堂。

經過一夜的大戰,巨毋霸將陳軍的損失一一報告給了夏侯惇,夏侯惇頓時欣喜起來,當然,巨毋霸絕對不會把自己再次輸給高寵的事情報告給夏侯惇。

「報!稟告將軍,細作回報,陳軍昨夜損兵三千,多員大將受傷,此時已經陷入了休整的狀態,好像要向襄陽方向求援。」

腳步匆匆響起,一個親兵匆匆入內拱手報告起來。

「好!巨毋霸,你果然沒讓本將軍失望1

消息得到確認后,夏侯惇豪然大笑,憋屈多時,總算給了陳軍一個當頭棒喝。

「夏侯將軍,這陳軍定是去請求那錢塘王來出兵了,我們何不將計就計,派人去半路劫擊,再好好殺一殺他們的士氣呢?」

「吾曾聞這揚州和荊州與交州的交壤之處是一個鎖龍谷,這條峽谷狹隘,士卒只能四四並排通過,想要快運輸輜重,就必須要走這條峽谷,將軍大可在此處設伏,即便沒有援軍,也可拖延陳軍的進軍。」

輔公祏捋著嘴角的須絨,一臉陰笑地站出來說道。

夏侯惇拍掌笑道:「如此甚好,就是錢塘王不知道是否會上鉤,不知道哪一位將軍願意走這一趟,去埋伏陳軍?」

話音剛來,輔公祏將目光拋到了鄧艾的身上,期望鄧艾能夠請纓,鄧艾卻默然不語,彷彿在等待著什麼。

此時只見一個黑甲將軍站了出來,拱手說道:「末將願意走這一趟,定不負夏侯將軍所望1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