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四十章 想殺我的人有兩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四十章 想殺我的人有兩種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上前請纓的不是別人,正是蕭銑以往一直器重的張道先。e wwんw1xiaoshuo

夏侯惇凝視了幾眼后,便也點了點頭道:「張將軍,我命你領兵兩千,前往鎖龍谷埋伏,定要給陳軍再來一個當頭棒喝,不得有誤1

「末將定不辱將軍使命1

張道先點了點頭,當即接過令牌,轉身出門而去。

輔公祏看向鄧艾的眼神中,隱隱多了幾分不屑,而此時鄧艾的拳頭,亦是纂得作響。

數日後。

襄陽城。

陳恬高坐於王府大堂之上,正聽著來自四處的軍訓捷報。

只見一道急報匆匆傳來,來的不是別的,正是徐茂公軍團的求助急報。

陳恬和諸多文武看過這文書之後,台下文武大臣皆是眉頭緊凝,凝成了一個「川」字。

陳恬卻拂了一拂手,滿不在意地笑道:「這蕭銑倒是有兩下子,出乎孤的意料了。」

張昭上前,一臉正色地拱手道:「殿下,如今梁軍四倍於我軍,我襄陽城中只有五萬之眾,即便全軍一起出動,也未必能拿下樑軍,若是拿不下,則怕是襄陽有危埃」

「放心,我早有良策。」

陳恬慨然一笑,大步下階,指向高懸的地圖,「徐軍師是被一個叫做巨毋霸的蠻將給難住了,而夏侯惇此時報仇心切已經迷失了心智,蕭銑又是婦人之仁,故不會有什麼變數的。」

說罷,陳恬抬頭看了一眼郭嘉。

郭嘉呷了一口酒,卻是笑而不語。

「哥哥,要打俺陪你去,誰敢動哥哥,我就擰了他的腦袋!害得徐軍師在那裡耗了這麼久1羅士信站出來大咧咧的嚷道。

陳恬笑道:「不必了,夏侯惇可是我的老朋友了,該讓我去好好會會他,如果不是夏侯惇坐主將的話,我還沒有信心去呢。」

「此戰兇險,而且殿下你乃主公之軀,還是讓我等前去支援前線吧」龍且和花榮等人齊齊拱手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陳恬卻一搖頭,慨然道:「這一戰關係我軍生死存亡,關乎到天下氣運,我非得親自指揮不可。」

步上台階,陳恬又淡然笑道:「這夏侯惇的目的是我,只要我出面,夏侯惇定會犯錯,所以諸位就不必多言了,我自有分寸。」

去意已決之後,陳恬當下下達命令,命花木蘭,龍且,李白,郭嘉四人隨行,統率兩萬大軍,分作三支,陳恬親自統率兩千大軍在前方開路,其餘人押送輜重隨後而來。

作戰令下達,諸將散去,各自做準備。

張昭卻未離開,拱手道:「殿下,這貿然出兵的確是太過草率了,而且殿下還以自己為誘餌,若是有個意外,那該如何是好,而且殿下要短時間內到達柳城,則必須經過那個地方。」

「什麼地方?」

「在荊州和柳城接壤的地方。」張昭橫起手指指向地圖,那手指落在了地圖的右下角處,上面赫然呈現三個字。

鎖龍谷。

張昭繼而說道:「鎖龍谷還是天然的兵家忌諱之地,夏侯惇若是得知殿下南下的消息,定會在那裡布下多重埋伏,到時候只恐怕」

張昭沒有再說下去,言下之意,卻不言而喻。

結局只有一個,全軍覆沒。

但張昭所說,陳恬又豈會沒有考慮過。

這致命的缺陷,熱血沸騰的諸將們沒有看出來,卻豈瞞得過張昭的眼睛。

但此時陳恬卻笑了。

笑的淡然,笑的自信,笑的詭秘,陳恬徐徐開口道:「所謂鎖龍谷,乃是鎖末途之龍,孤又有何懼?」

「殿下莫非另有妙計?」張昭目露興奮。

「沒有。」陳恬卻搖頭搖的乾脆。

張昭一愣,茫然道:「既無妙計,殿下又憑什麼這般自信,對著鎖龍谷沒有絲毫的考慮。」

「你莫非忘了么。」陳恬一拍胸膛,傲然道:「孤能鎮守天下三分,則是天命所歸,既然是天命所歸,又有何懼呢?」

張昭先是一怔,旋即恍惚,嘴角不禁揚起一抹苦笑。

鬧了半天,陳恬竟然是把希望寄托在了天命所歸上,這玩笑開的未免有點大了吧。

雖然古代迷信玄學,但軍事上卻很少會信奉玄學。

張昭卻萬沒有想到,一向玩世不恭的陳恬,會在這種時候寄託希望於天命,竟然把這麼一場決定生死的戰役,其最關鍵的部分,寄希望於虛無縹緲的「天命所歸」上。

「可是」

「沒有可是。」陳恬打斷了張昭,若一縷清風,滿不在乎地笑道:「你就替孤治理好荊州,等著孤奪下交州的消息吧。」

說罷,陳恬無一絲遲疑,徑直而去。

看著陳恬離去的身影,張昭眼中卻是深深的狐疑和擔憂,愣怔許久,方是無奈的搖頭一嘆。

不日。

陳恬點齊兩萬大軍,誓師南下。

大軍為了儘快趕到柳城的陳軍大營,陳恬選擇走了鎖龍谷的軍道,郭嘉對此並未做任何的阻攔,依舊是一副滿不在意的樣子。

兩日後,陳恬領著兩千輕騎兵一路趕奔趕到了所謂的鎖龍谷前。

正午。

烏雲遮日,天地肅殺,一股無形的威懾力流轉在蒼穹之上。

陳恬身披紫金甲,手提流光冥火槍,正眯著眼睛,以一種傲然的目光,冷冷注視著眼前的鎖龍谷。

「鎖龍谷這就是鎖龍谷么?」

陳恬默念幾番,隨即卻是冷然一笑。

正當陳恬率軍要進去之時,只見眼前叢林中一陣竄動,一騎頭戴斗笠,手提寶劍的男子從旁竄出。

兩旁的將士眼見有異動,當即就要上前護衛,卻只見那一騎男子,刻意壓低了斗笠和斗篷,怕被人認出樣子。

馬蹄一震,那男子也不廢話,深沉地開口道:「本以為你是個聰明人,竟也是執迷不悟之人,要殺你的人,就在前方。」

陳恬微微一怔,只是略微沉吟,旋即笑道:「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孤可以告訴你,想殺我的人有兩種,一種在陰曹地府,一種正在去的路上。」

話音剛來,只見那男子嘴角微微一顫,聽得一聲冷哼,那男子便又縱馬跳進了叢林。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