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四十一章 其言之毒,其言當誅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四十一章 其言之毒,其言當誅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蕭銑,既然你要成全我,那我自然不會讓你失望的,呵呵」

沒有一絲的猶豫,陳恬冷然的目光凝視著前方,旋即是一聲冷笑,那一聲冷笑,恍若置天下英雄於無物。

「全軍行進1

陳恬手中的流光冥火槍猛然一震,槍纓隨風飄蕩開來,率著兩千輕騎兵直接挺進了這鎖龍谷之中。

鎖龍谷之中過道狹窄,陳恬便讓手下將士四四通過,自己走在了最前面。

只見兩邊峽谷猶如巨蛇一般蜿蜒,那石壁上的絲絲流水,便如巨蛇的吐息,觸人心弦。

前半段路顯得很正常,只是不時有一些小石子從兩邊的峽谷上漏下來,陳恬已經嗅到了這峽谷之中的一絲異然,但卻沒有絲毫表現出來。

繼續走著,陳軍的將士都已經發覺有些不對了,但陳恬做了一個手勢,示意手下將領都不要後退,繼續前進。

咚咚咚!!!

下一個瞬間,高亢的戰鼓聲衝天而起,無數面令旗如風而動,嘹亮的號角聲,震破了天際。

從左到右,綿連數里的峽谷邊,千軍齊出,只見數千大軍同時從兩邊峽谷上出現,前方赫然出現一座軍陣。

從空中俯視下去,密密麻麻的梁軍,鋪天蓋地的向著峽谷涌去,陳軍將士猛然回頭。

卻發現身後同時也出現了數千梁軍。

就在陳恬身後的陳軍驚慌失措之時,眼前那座軍陣之中,走出一員上將。

只見其手縱方天畫戟,呼嘯如風,望著前方錢塘王旗號所在,猙獰的臉上,已浮現一絲譏諷的冷笑。

此人便是張道先。

「殿下,這」

陳恬身後的副將,支支吾吾地嚇得說不出話來。

陳恬沒有說話,只是鷹眉緊緊地凝視著前方,因為他從未想過後退。

「系統,給我檢測一下眼前這個敵將的四維。」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陳恬從未在梁軍之中見過此人,此時見到,便不動聲色地想系統發送了信息。

「請稍等,正在檢測中」

「檢測到此人是張道先,四維如下,武力:89,智力:59,統率:66,政治:50,請宿主注意查看。」

「武力已經達到了89,倒是准一流的武將了,不過這個張道先,總覺得有點耳熟,不知在哪看到過。」陳恬心中默然地想著。

少頃,只見張道先嘴角一咧,露出一抹姦邪之笑,開口道:「錢塘王,倒是好久不見埃」

陳恬眉角一凝,沉聲道:「我見過你么?」

「呵呵。」張道先冷笑一聲,旋即陰聲道:「錢塘王真是記性不好啊,你莫非真的忘了,當年我可是在你母妃的後宮之中見過你,呵呵。」

話音一落,陳恬一怔,腦海之中思緒翻滾如潮。

此時陳恬才猛然想起,自己前世曾在一本野史之上看到張道先的名字,此人年少以武力著稱做了陳叔寶身邊的侍衛。

後來陳國蒙難之時,張道先非但沒有為國效力,反而是趁著陳叔寶不備,褻瀆後宮佳麗,不知多少後宮娘娘被這個張道先所染指,卻無人敢告訴陳叔寶。

「怎麼,想起來了?」

正當陳恬思緒之時,張道先又是奸笑了起來,旋即說道:「錢塘王啊錢塘王,想當年,你母妃是何等的風流,連我也禁不住她的誘惑,與我夜夜笙歌。」

「今日卻讓我在這鎖龍谷遇見了你,真乃天意也。」

而聽著張道先的羞辱,陳恬手中流光冥火槍已經隱隱散發出層層殺氣,沉聲道:「張道先,你想怎麼樣?」

「怎麼樣?」

張道先看了看身後的數千梁軍,再是囂張地看著眼前的陳恬,笑道:「你母后當年如同一隻母狗般趴在我的胯下,今日你我相見一場,我也不想為難你,你若是願意和你母后一樣,像一條狗一樣趴在我的胯下,我今日便放你一條生路。」

「哈哈哈1

張道先話音剛來,引得身後數千梁軍嗤之以鼻地大笑。

笑得那麼猖狂,那麼囂張,那麼刺耳。

陳恬身後的陳軍,瞬間臉色鐵青,他們在猶豫,但又彷彿在絕境之中看到了希望,因為只要陳恬忍受這些恥辱,他們今日就能全身而退。

身後有幾個將士顫顫巍巍地走到陳恬身邊,輕聲勸道:「殿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勿要衝動埃」

陳恬沒有說話,氣氛頓時處於一片死寂之中。

過了一會,一縷斜風吹過。

打亂了陳恬眼角的碎發,陳恬抬頭看著張道先,這個當著兩軍之面,牽扯到自己的母親,侮辱自己的人。

嘴角劃過一抹笑,那是死神般燦爛的冷笑,開口淡淡道:「若是我不願意呢?」

「不願意是么?」張道先笑得更是狂妄,繼而面露色相,狂然道:「早聞你那錢塘王妃甄宓,是個不出世的美人,卻天天被你冷落在襄陽,你倒不如把那甄美人送到我這裡來,讓我好生快活快活,說不定我今天就會放了你,哈哈1

陳恬冷笑不語,手中的流光冥火槍已經開始凝聚一縷縷殺氣。

「怎麼不說話了?你還有一個王妃叫做瓊英,聽說此女長得也是花容月貌,不如一起送給我消遣幾天,然後再讓手下的兄弟們一起過過癮,也嘗嘗這王妃是什麼滋味,我已經聯想到那兩條母狗呻吟求饒的樣子了,哈哈。」

張道先變本加利地譏諷起來,因為在他看來,今天陳恬已經被團團包圍了,絲毫沒有談判的籌碼可言。

耳聽著張道先的話語,數千的梁軍登時各各色相畢露,在那奸笑起來,笑聲震徹了山谷。

笑聲傳徹到數千陳軍的耳中,他們已經個個皆顯頹色,鬥志幾乎全喪。

「你個狗雜種,倒是說話啊1

張道先頓時眼色一變,厲然喝問著眼前的陳恬。

陳恬緩緩揚了頭,那雙瞳孔之中,閃過了一瞬間猛烈無比的殺意,那是凌駕世間一切寒光之上的殺意,道不盡的肅殺!

ps:求打賞,求訂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