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四十二章 笑啊,繼續笑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四十二章 笑啊,繼續笑啊!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我這個人沒什麼脾氣。」

陳恬凝視著眼前的張道先,平淡若水的說著。

「但是我有一個原則。」

「若是膽敢侮辱我的女人,縱使他是天王老子,我也要把他的骨頭給抽出來1

下一刻,氣氛驟變,一股寒徹入骨的冰冷涌到在場每一個人的心頭。

陳恬身上的氣勢已經完全改變,那鎮靜若水的氣勢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空前凜冽的殺生戾氣。

「找死1張道先先是一怔,再是勃然大怒道:「就憑你這個雜種?」

陳恬冷然用一種極其恐怖的眼神看著張道先,彷彿已經看穿了張道先的內心,旋即又將刀鋒般犀利的目光橫掃全場,一字千鈞道:

「剛才笑過的人,全部給我」

「過1

「來1

「受1

「死1

話語落下,全場一片駭然,不僅是梁軍被陳恬的氣勢所震懾到,就連陳恬身後的陳軍,也都是一怔。

「我看你是活膩了,給我宰了他1張道先當先清醒過來,立即大喝一聲,登時引得前面數百梁兵朝陳恬湧來。

「找死1

陳恬勃然一怒,雙眼瞬間變得通紅,這一次,他是真的怒了!

「檢測到宿主激發流光冥火槍殺戮本性,武力大幅度提升,請宿主注意查看1

陳恬手中流光冥火槍瞬間爆發出震徹虛空的殺氣,雙腿猛地一夾馬鐙,直接迎著那梁軍單騎而上。

「不自量力,今日我便先殺你,再日你的女人1張道先輕蔑地看著陳恬衝上來,嘴角滿是邪魅的笑。

身後的梁軍又是哄然大笑,笑陳恬的不自量力,笑陳恬自取其辱。

唰唰唰!

鐵蹄對接之時,只見陳恬手中的流光冥火槍猛然一顫,厲芒暴閃而過,彷彿永夜中裂破天際的一線弧光,星火點點,瞬間綻放開來,生出璀璨精芒。

陳恬一槍橫掃,化入空氣之中。

槍鋒引動了周遭的氣流,似乎連空氣都在這一刻化成了泥沼,被這空前凜冽的殺機攪成了一團漿糊。

槍式也終於在這一刻臻至了巔峰。

一槍生光輝!

重重血影,鋪滿虛空!

槍身散發出的道道血光密結成蛛網,如同是一道道纏繞交擊的血色閃電雷霆。

彈指之間,這凶戾之極的一槍生就寒芒,已將眼前諸多梁兵盡數罩入橫掃範圍內,避無可避。

噗嗤!

只聽得一聲血肉撕裂之聲,眼前這數十個梁兵,居然被陳恬瞬間橫掃為兩段,連哀嚎的機會都沒有。

一片血肉橫飛,驚得梁軍的笑聲戛然而止。

「笑啊,繼續笑啊1

陳恬突然變了臉色,臉上變得桀狂一片,同時,他黑髮舞動,雙眸似翻騰的火海,充滿暴虐之色,整個人宛如蒼龍游空,睥睨四周,暴烈的氣息四處涌散,讓人驚顫。

眨眼間,只聽得轟然一聲巨響,三層人牆組成的盾陣,如同朽木似的,頃刻間被陳恬撕破在腥風血雨之中。

陳恬一槍洞穿了一個士卒,再用狂瀾之力,將其直接從胸部撕為兩半,死相極其駭人。

又是頃刻間,陳恬一槍攜著千斤之力,直接從上轟到一個梁兵的頭顱上,只見那腦袋就如同西瓜一般爆裂開來,緊接著,他的整個身體也隨之爆裂,化成漫天的血霧!

陳恬嘴角殺意凜然,眼中血光漫天。槍鋒不斷拋射而出,所經過之處,頭顱飛起。血液濺射,碎骨亂飛,屍體宛如暴雨一般不斷落下,重重摔落在地。

血雨不斷瀰漫,陳恬瘋狂殺戮,以摧枯拉朽之勢,無人能擋。

仿若,他就是來自最深地獄。在人間不斷的索命的邪惡死神,所到之處,萬物盡滅,留下的只有恐懼和死亡!

眼前的梁軍在不斷後退,不斷顫抖,就彷彿陳恬身體周圍百米之內全部都是死亡禁區一般,生怕觸及半分!

陳恬引著一路血毯,單騎直接殺到了張道先的面前。

張道先此時仍無畏懼,狂然道:「就憑你?我就是上了你的母妃,我把她當狗一樣蹂躪,不僅如此,我還要把你的女人搶過來,全部按到我胯下蹂躪,我要把她們的衣服全部撕光,然後」

張道先想要再說,卻發現一股無形的殺氣,已經灌入自己的五臟六腑。

陳恬的眼神,猶如來自九幽地獄,這絲恐懼不知道從何而來,只是突然就在每個人的身體之中最深處蔓延出來,眨眼之間就遍布全身各處,讓人身體發涼,如墜冰窖!

此時的陳恬,已經和流光冥火槍融為一體。

唰!

只見空中閃過一抹驚鴻,陳恬出手了!

張道先提起方天畫戟來提防,一戟直接迎著陳恬的狂擊而上。

一聲巨響之下,方天畫戟轟然碎裂。

張道先只覺一股強大力量襲入自己的身體,翻湧自己的氣血。

「怎麼可能1張道先猛然一怔,卻為時已晚,陳恬右手此時抓中了張道先的左臂,便如老鷹抓著小雞一般輕鬆。

噗嗤。

血肉撕裂聲再次響徹,只見張道先整條手臂被陳恬簡單而粗暴的直接扯了下來,露出肩膀之處大片的慘白的骨頭渣子和血淋淋的肉皮!

鮮血,涌了出來,幾乎是瞬間就染紅了他的大半個身體。

「啊1

張道先怔立了一秒鐘之後,頓時就從喉嚨之中發出一聲難以置信的驚恐大叫之聲,整張臉變得什麼猙獰。

但是!

「嚓1,「嚓1,「嚓1

他的這一聲驚恐大叫只叫了一下,他的另外一隻手臂,以及雙腿也都被陳恬簡單而粗暴的直接撕了下來。

「說啊,繼續說啊1

陳恬每撕下他的一條肢體,便狂然怒喝著問道。

鮮血撒了一地,陳恬凶戾如殺神。

轉眼之間,原本狂妄無比的張道先,此時居然之剩下一個頭顱和軀體。

陳恬手中的槍鋒直接挑中了張道先的軀體,將其挑落於馬下。

然後陳恬殺伐果斷,仗著馬蹄狠狠踐踏而下,張道先的整個腦袋頓時就如同西瓜一般在馬蹄底下崩裂開來。

下一刻,陳恬如同殘忍嗜血殺神的雙眸橫掃當常一字一頓的森然說道:「剛才笑過的人,全部給我滾出來受死1

無人說話,四周一片死寂!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