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五十六章 刺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五十六章 刺客!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聽到系統先把專諸給了自己,然後又把荊軻隨機分配給了夏侯惇,陳恬內心是哭笑不得,究竟該慶幸得到了專諸還是該納悶荊軻給了夏侯惇。

而且夏侯惇和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肯定會用荊軻來暗中對付自己,這也就說明自己接下來這段時間要加強警惕才行。

思緒落定,陳恬自言自語地點了點頭,旋即起身出帳,只見帳外站著幾個戴劍而立的守衛,陳恬乾咳兩聲說道:「專諸是何人,隨孤進帳,孤有話要同你說。」

話音剛來,只見陳恬身邊那個身形削弱的侍衛登時渾身一顫,臉上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起來。

「怎麼,你就是專諸?」陳恬觀察到了他的舉止,不禁納悶的開口問道。

只見其吱吱嗚嗚道:「殿殿下,小的就是專諸,不知殿下有何事?」

陳恬內心頓時感覺千萬頭***呼嘯而過,這專諸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啊,想象中的專諸是一個高大威猛的勇士,就算不是高大威猛的形象,怎麼也得是個目露殺機的形象,怎麼眼前的專諸會如此緊張,彷彿從來沒見過世面一樣。

「本宿主不會召喚了一個假專諸吧1陳恬內心不禁納悶的朝系統抱怨起來。

系統亦是乾咳兩聲,隨即沉聲道:「宿主召喚的一切人物都是歷史真實的人格,請宿主不要懷疑本系統的真實性。」

陳恬內心苦笑一聲,便擠出一張笑臉對專諸說道:「你先隨孤進帳來,孤有話要對你說。」

專諸喉頭一滾,咽了一口口水,便慢吞吞地跟在陳恬後面進了大帳。

進帳大帳之後,專諸深吸一口氣,黯然道:「不知殿下有什麼事要吩咐小的?」

陳恬突然嘴角劃過一抹詭笑,笑著說道:「專諸啊,孤看你生來就與眾不同,身上散發著一股殺伐果斷的氣息,所以本王有一個十分重要的任務想要交給你,不知你可否願意?」

一個小卒能得到主公的提拔,這是何等的運氣,但專諸卻低聲不語,彷彿在左右權衡著什麼,良久方才開口說道:「為殿下赴湯蹈火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但是,孤必須提前提醒你,這可不是什麼好差事,很可能是一去不復返的事情。」陳恬突然語氣一變,變得陰冷起來。

專諸先是微微一怔,旋即低聲試探性地問道:「什麼事情?」

陳恬忽的又平淡笑道:「孤要你去把蕭銑給殺了1

「什麼!?」專諸頓時嚇得捂住了嘴巴,訝然道:「這種事情殿下怎麼會找我去,我家裡上有六十老母,下有六歲兒子,殿下別跟我開玩笑了。」

陳恬內心不禁又是千萬頭***呼嘯而過,鬧了半天,這專諸原來是怕死埃

不過專諸歷史上可是孤身一人在大堂之上敢拔出魚腸劍刺殺吳王僚,但此時又怎麼會如此怕死?

陳恬想不通,但他心裡卻又想到既然這公子光和伍子胥能說服專諸去刺殺吳王僚,說明專諸一定是有辦法說服的。

「唉。」陳恬突然走上前來,拍著專諸的肩膀說道:「曾經我也是和你一樣的想法,以為保全自己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後來才明白,如果想要保全自己,就應該保全天下人。」

「如今天下四分五裂,受害的不僅是我們,更是無數的無辜百姓,他們什麼都沒做錯,卻被迫遭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之苦,我們堂堂七尺男兒,就必須為這天下人做點事情。」

專諸卻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那小的寧願承認自己是六尺男兒,這樣總輪不到我做這種事情了吧,還有人世間的什麼情和責任,說句殿下不愛聽的,小的早就不相信了,而且小的何德何能擔負這種大任。」

「沒有為什麼,就是因為我相信你1陳恬凝視著專諸,堅毅地說道。

專諸依舊苦笑著說道:「小的怕死,而且沒能力,所以殿下還是另尋他人吧。」

「殿下1

話音剛來,陳恬正欲反駁,卻見趙雲急匆匆掀帳入內。

「怎麼了?」陳恬止住了要說的話,開口向趙雲問道。

趙雲看了一眼陳恬身邊的專諸,便開口道:「殿下,軍營外有有一群自稱益州來的難民,大呼要見殿下。」

「益州來的難民?」陳恬略微沉思,轉身道:「叫上其餘將士,陪孤出去看看。」

望著陳恬和趙雲轉身而去的背影,專諸沉吟片刻便也跟了上去。

命令一下,當即召集了各大將領,來到了營門口。

放眼望去,門口是一群難民,見其衣著破爛,都是一幫成年的男女,相互攙扶著,一個個都是一副灰頭土臉的樣子,彷彿好幾天都沒有吃過飯了。

陳恬忙時打開了寨門,率著身後諸將上前攙扶。

「草民拜見錢塘王殿下。」

看見眼前的陳恬正快步邁來,這群難民忙是跪地叩拜。

陳恬連忙命將士上前扶起這群難民。

將士還未去攙扶,開口道:「殿下,救救我們吧,司馬昭這個人渣,殺了我們的親人,我們被迫無奈,只能逃到殿下這裡來,殿下救救我們吧。」

陳恬沉聲道:「大家先別激動,慢慢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見當先的那個難民一瘸一拐地上前走了幾步,開口道:「殿下,草民本是益州境內的普通人家,誰料那司馬昭以下犯上,造反謀權之後,卻大肆地在益州境內燒殺搶掠,草民的兒子和妻子都被那官兵給殺光了1

「這天殺的司馬昭,要是被你張爺爺抓到,非得把你給撕碎了不可1聽到那難民的訴苦,張飛頓時怒氣衝天地罵了起來。

「殿下,民女好可憐啊,那司馬狗賊把民女的丈夫都給殺了1隻見人群中一個衣著不堪的女子頓時哭喪著朝陳恬撲了過來。

「你先別激動。」陳恬見其傷心欲絕,連忙想要上前攙扶。

然而就在那一瞬間,趙雲猛然捕捉到那個女子的袖子之中有一道寒光閃過,那是劍刃的寒光!

「殿下小心1一股空前的不祥之感湧起,趙雲驚忙地大呼起來。

然而一切都太慢了,此時那個女子直接一個箭步撲了上來,袖子之中的匕首直接落入手中,刺向了陳恬的左胸。

這偷襲發生的太突然,兩人相距又太近,陳恬反應過來之時,劍鋒已當胸刺來,他根本不及躲閃,更來不及回身格擋。

眼看,那鋒刃,就要洞穿陳恬的胸膛。

千鈞一髮。

PS: